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不死的对手
    身处药剂师协会的起司自然是听不见城墙上的号角。事实上,即使法师听到了那声音,对军事所知甚少的他也很有可能不知道这号角意味着什么。但是比起尚在接近中的鼠人大军,眼下的情况恐怕对于起司来说显得更加凶险。

    随着二层的恶战,不断地有砖块和其它东西从天井和地上的破口里朝着法师飞过来,无奈,起司不得不减缓了自己的脚步,用魔力构成一道防御的力场来抵抗这些流弹。

    “轰隆!”

    当法师向前走了几步,想要从天井里看看楼下的战况时,一声沉重的响声从下方传来。同时,起司看到某种巨大的东西从二楼的走廊中被击飞了出来,溅起了漫天的烟尘,至于被击打的主体,则狠狠的砸到了法师身边。

    “作为一个狼行者,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太狼狈了。”起司走到被打飞上来的杰克身边,用魔力力场挡住后续的杂物,对同伴说道。

    “哈,你被人从肚子插一刀之后打起架来肯定还不如我呢。”从地面上爬起来的狼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回答道,可以看到哪怕此时杰克以及几乎化身成了狼形,但是他的腹部的毛发上仍然沾染着鲜血。而这些鲜血,都来自于被杰森偷袭时造成的伤口。

    “你这伤口…没想到他连真银都搞到了。”起司知道,普通的金属即使锋利度可以割开狼人的皮肤,但是留下的伤口对于狼人来说也只不过是转瞬间就可以复原的小伤罢了。只有真正纯粹的银,才能够让狼行者变的像是普通人那样脆弱。

    “你说这话真是毫无说服力。难道你不是早就知道这家伙叛变了的事?也不提前跟我说一下,要是那家伙第一刀直接切开我的脖子,就算我命再硬,这个时候恐怕也凉透了。”杰克从嘴里吐出一口血,说道。

    “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也进了这栋房子才察觉到杰森有问题的。不过那个时候我也没机会跟你们说了。”起司耸了耸肩,对同伴说道,“不过好在他得到的任务应该只是拖住我们,不然他完全有能力给我们造成更沉重的打击。”

    “更沉重的打击?你的未婚妻可是被那个混蛋从二楼扔下去了!你难道没看见那些尖刺吗!”杰克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法师,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起司可以这么冷静的面对背叛。

    “别这么激动,杰克。珂兰蒂没事。”起司说着将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挥了挥,示意狼人他手上和女巫的订婚戒指还在,一般这种带有契约意味的道具如果契约中的二人有人死亡就会自动失去魔力。【】而法师手上的戒指明显还在正常运作,只是比起平时,戒指似乎收紧了一些,荆棘的尖刺刺破了起司的手指,流出的血液则被戒指吸收。

    狼行者蹒跚着都到法师身边,他的身体由于受到了楼层高度的限制而不得不弯下一些。

    “好吧,我不懂你们这些巫师的门路。不过要我说,如果你知道怎么把楼下的那个叛徒弄死,还是早点说出来的好。”

    起司没有很快回应同伴的话,他的视线盯着三层杰克被打飞的地方,随着浮起的烟尘渐渐落下,杰森,或者说被杰森附体了的倒霉卫兵出现在了走廊的缺口处。

    “不可能的,我们杀不了他。”法师摇了摇头,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叫杀不了,那家伙是那么强的存在吗?”杰克惊讶的说道。在狼行者的认知里,起司既然可以认出杰森所属的种族,就没有理由找不到杀死杰森的方法。要知道,法师可以一眼就看出他腹部的伤口是真银造成的。

    “巫师之影这种东西就是这么麻烦的存在,除非我们杀死召唤它的施法者,不然不存在可以彻底摧毁它们的方法。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现在杰森的主人,应该是一整个女巫团。”起司说着,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好像故意把这句话说给远处的敌人听一样,“我说的没错吧?背誓者。”

    听到法师的话,卫兵队长冷笑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如同漏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瘫倒了下去。一团黑影顺着这个人的七窍钻了出来,并且迅速凝结成了人类的外观。这个时候的杰森,和洛萨他们第一次见时完全一致。

    “我没有背弃我的誓言。在葛琳死之前,我一直效忠于她。我只是不想回到那个无光的世界里去。”

    “所以你就投靠了你葛琳的敌人?那些追杀了她和她女儿至此的女巫团成员?”起司说道,关于被女巫团追杀的事情,爱米亚已经告诉了法师。

    本来在葛琳死了之后,杰森的契约应该由她来承担,但是爱米亚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和巫师之影的联系变的有些模糊,虽然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可是她还是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妙。但是作为一名女巫,就算是葛琳也不可能对自己所属的魔力体系之外的法术有着详实的了解,这也让她无法得知和杰森的联系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

    “那个女巫无法支持我的存在。你知道的,我们这样的东西,在这个世界留存的时间越长,对施术者的负担就越大。葛琳足够强大,可是她的女儿?我看就潜力来说还不如珂兰蒂。”杰森的话只说到这里,不过他言外的意思起司已经明白了。

    如果爱米亚无法支付让他留在这个世界的代价,那么杰森只能去寻找可以为他支付的人。而整整一个女巫团的女巫,她们绝对不会拒绝一个已经留存了二十年以上的强大巫师之影的效忠。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欺诈法术,就可以让爱米亚无法察觉到她和杰森间的契约已经被解除了,这也是女巫没有来得及警告起司杰森有问题的主要原因。

    “好吧,其实我根本不关心你的事情。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可以让我理解为,你背后的女巫们对我宣战?”起司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或许有能力支使邪神祭司和巫妖来散播瘟疫的敌人是会让法师头疼的强大对手,可是一群女巫,她们凭什么敢在这种时候挑衅灰袍法师?

    杰森没有回应起司的问题,他只是向后退了一步,融入了墙壁投下的阴影之中。下一秒,一柄黑色阴影凝结成的短剑,从法师背后的影子里朝着他的后心刺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