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那可真蠢
    “小心!”饶是以狼行者的反应速度,杰克也只来得及喊出这两个字。之前杰森并没有抛弃人类身体时所表现出的战力就已经让他感到棘手了。而现在恢复了原本的阴影形态之后,这个家伙就变的更加的神出鬼没。

    而既然狼人都来不及反应,起司的身体机能自然比不上狼行者。虽然法师已经在使用魔力视野来睹物,也成功的捕捉到了巫师之影在阴影中移动的轨迹,可是看到并不代表着可以躲开。在杰克的视角里,起司只来的及做出转头这个动作,而在法师的头尚且没有转过一半的时候,阴影中的利刃已经刺到了他的灰袍。

    狼行者已经可以想象接下来将出现的鲜血飞溅的场景,他甚至已经在思考要怎么带着负伤的法师逃离这里。可是那想象中的情况毕竟还是没有出现。当利刃刺到灰袍上的时候,那把由阴影凝结成的武器就像是滴到了水中的墨汁一样迅速失去了原有的形状,然后消散殆尽。

    “别担心,他伤不了我。”当利刃的一半以上被灰袍抵消了的时候,起司的声音才响起来。

    作为刺杀者的杰森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握着刀柄伸出阴影的手发现突袭无效后毫不犹豫的松开了自己的武器,如同出现时那样迅速消失到了影子里。

    “怎么回事?这又是你的新把戏?”杰克一边警惕的盯着身后的阴影,一边问道。

    “呵,我想你也意识到了吧,杰森。”起司没有回答狼人的问题,反而将头又转了回去,对着二层说道。

    巫师之影的身体从之前消失的那样出现在他舍弃了**的地方。他仰头用没有五官的脸对着居高临下的法师。

    起司知道这个时候的杰森是不会跟自己说话的,所以他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只要你没有实体,就休想靠这些阴影来伤害我。你穿透不了我的防御。”

    对于法师近乎于挑衅一般的发言,杰森的回应十分简单,六把黑色的长矛从起司脚下的影子里突兀的刺了出来,从六个方向朝着起司的躯干发起了攻击。但是,这些阴影凝成的武器在接触到法师的长袍时与之前的利刃一样迅速分解,这次攻击再次宣告失败。

    “怎么样,好玩吗?我的魔力足以和你这么玩上一整天。而且在这期间你根本不可能留的住我,这栋房子,我想走就走。”起司说着,抬脚开始朝着向下的楼梯走去。同时,似乎是不相信法师的话,在起司抬起脚的影子里,无数的短刺已经升了起来,只要法师的脚落到地上,这些尖刺就可以刺穿起司的脚底。

    不过就如法师说的,这些生成于阴影的东西对起司毫无作用。他正常的朝前走着,地上那些尖刺看起来就像是不存在一样。而或许是承认了自己现在的状态无法给法师带来任何的影响,杰森的身体再次钻入了那个倒霉的士兵**里。

    “这就对了吗。”起司的嘴角带着冷笑说道。

    “喂,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开心,不过我得提醒你。”杰克走到法师身边说道,“这家伙在有**的情况下可是相当危险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比我强。”

    “放心,我心里有数。比起担心我,你还是先去把洛萨弄出来吧。他那边的事情应该是解决了。等我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叛徒解决掉,咱们就可以走了。”法师挥了挥手对狼行者说道,他看起来十分自信。

    杰克歪了歪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起司这么肯定。但是既然法师这么保证了,那么想来他是有着某些自己并不清楚的依仗,联想到刚才起司轻松化解杰森发动的突袭时的从容,狼行者点了点头就转身走向洛萨在的房间去了。

    “你太自大了,巫师。你不该自己一个人面对我。”几乎在杰克转头的离开的同时,巫师之影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起司的面前,没人看得清他到底是怎么从二楼移动到这里的。起司只知道,在敌人说话的同时,他腰间的佩剑已经发出了铿锵出鞘的声响。

    “你觉得我很自大?”对于杰森拔剑的举动,起司却表现的异常的冷静,或者说,在法师问出杰森他背后的女巫团是否要和他为敌之后,起司的表现都显得冷静的过头了。这种冷静,一方面可以让起司不被情绪影响的分析战场环境,另一方面,如果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法师被真的激怒时才会出现的现象。

    很遗憾的,杰森可不知道此时的起司已经出离愤怒,不过就算巫师之影知道了这件事,他的立场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后退。带着风压的短剑划过一条冷冽的弧线,直取法师的头颅,凭着他此时这具**的力量,杰森有把握在起司做出任何施法动作前就砍下对方的首级。

    但是剑锋到底还是没有碰到法师的脖子,因为当它挥舞到一半的时候,起司的右手已经在半空中将剑身牢牢的抓到了手里。

    “听着杰森,你犯了一个错误。”起司一手握着对方的佩剑,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而回答他的,是穿着铠甲的卫兵朝着法师腰部踢出的一脚。

    “噗”沉闷的声音从起司的腰部响了起来,杰森的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到了他的身上。可是就算遭受了如此重击,法师却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只是他脸上短暂的扭曲证明了起司并不是没有感到疼痛。

    “错误?你是想说我不该背叛你们吗?哈哈,我早就说过,这不是错误,这是选择!”杰森脸上带着狂热的表情,作为巫师之影,也只有在附身其他生物的时候,他才能如此鲜明的表现自己的情绪。而随着这句话,杰森在收回自己踢出去的脚的同时,用左手对着起司又挥出了三拳。

    杰森的拳很重,尤其是他手上还带着卫兵的手甲,上面虽然没有尖刺,可是金属制的护甲也足以让它成为斗殴时的利器。而吃下这三拳的法师,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可是他的嘴角还是溢出了少许的鲜血。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起司抓着剑身的手掌被剑刃割开,一滴一滴的血珠顺着剑刃滴落到地上,“我是想告诉你。本来如果你保持那个阴影状态,我还真拿你没辙。毕竟我确实杀不了你。”

    法师的话令杰森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放弃手中的佩剑远离起司,可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无论如何都松不开剑柄。接着杰森想到要抛弃这个身体,但是他的意识同样也被牢牢的吸附在了这具**上。

    看到对方表情上的变化,起司的嘴角笑意更胜,他继续说道。

    “但是你自己把自己困在一个凡人的躯壳里?我只能说,那可真蠢。”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