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先见之明
    “你对我做了什么!”杰森的脸上出现了恐惧的表情。原本作为巫师之影这种存在,他应该是不会懂得恐惧的,就像他应该不懂其它所有感情一样。可是在这个世界滞留太久的代价就是他不可避免的学会了人类的情绪,这一开始或许只是为了在获取**时能够更好的扮演自己的角色,可现在,杰森是发自真心的感到了害怕。

    “可怜的杰森。你看看你,简直就像是个人类。”法师的眼睛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辉,他玩味的对眼前的对手说道,“你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现在的你,根本不足畏惧。”

    滴落在地上的血液,还在剑刃上滑动的血液,起司从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在他说话时开始逐渐发出和他眼睛里一样的光彩。这些血滴似乎在法师的法术影响下变成了某种其它的东西,它们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开始朝着杰森的身体游动过去。

    “啊咔咯……”杰森张开嘴,想要对法师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喉咙里却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当法师散落在附近的血液全数钻进了杰森的铠甲下面之后,起司终于放开了他握着剑刃的手。而这个动作也让原本站立着的杰森好像失去依靠一样,直接跪倒了下去。

    巫师之影想要驱使自己占据的这幅**重新站起来,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现在就像是被关在一个人形的棺材里,不论是手还是脚,他甚至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绷紧一块肌肉。而由于他跪倒的姿势,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顺着佩剑流到手背上的法师血液正在慢慢的渗进自己的皮肤里。

    “在我死之前,或者这些血液被人从你现在这幅身体里全部取出来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幅**棺材里吧。”起司弯下腰,在杰森耳边低语着,“你应该感谢我,至少你现在还能看,能听。珍惜这些记忆吧,这是你被送回那个黑暗世界前最后的记忆了。”

    这个时候,杰克也从格雷男爵的办公室里把洛萨扛了出来。伯爵虽然极力反对狼人的这种搬运方式,可是奈何他现在身体的情况并不会比杰森好到哪去。

    “看起来你已经解决了?”狼行者走到法师身边问道。

    “嗯,杰森被我钉在这个身体里了。你待会得把他和洛萨一起搬回去。”起司站直了身子说道,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之前强行扛下了杰森攻击的副作用开始产生了。

    “你不要紧吧?”杰克察觉到了法师身体的异样,他可不觉得起司和杰森的战斗会很轻松,巫师之影的能力让他都曾经一度陷入苦战。更何况抛开那些法术,起司的身体素质也就只是个普通人。

    “至少比你肩膀上那个强,不用担心我。”起司随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液,从袍子里掏出一小瓶红色的药剂一口灌了下去。从法师脸上的表情来看,这一瓶散发着浓重血腥味和药草味的玩意儿一定不怎么好喝。

    “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一个人丢给那个怪物,要不是我运气好,这次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洛萨虽然十分虚弱,可是还没有昏厥,此时听到同伴的调侃,立刻回嘴说道。

    “那个假男爵是恶魔和魔鬼的混血,我要是在那里的话,它的力量可就不只是打断你几根肋骨和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可以说,在咱们几个人里,只有你有能力战胜它。再说你不是也没死掉吗,回去记的好好谢谢咱们的佣兵小姐。”起司耸了耸肩,又拿出了一瓶和刚才一样的药剂递到了洛萨的嘴边。

    “原来那东西是恶魔和魔鬼的子嗣,难怪长的那么丑。话说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虫的匕首可以……唔!……呸!你给我喝的是什么玩意儿!”黑山伯爵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起司用药剂打断了,而和熟悉这种药剂味道的法师不同,洛萨感觉自己嘴里的味道像是吃了一大口放烂了的血豆腐。

    “能保住你命的东西。快点走吧,我们刚才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再不走恐怕就要被城卫军堵在这里了。”起司说道,示意杰克把地上的卫兵队长也扛起来。

    “珂兰蒂呢?你不打算管你的未婚妻了吗?”狼行者一把将杰森扛了起来,跟在法师背后说道。

    “你顺着天井往下看。看的见一滴血吗?放心,她现在比我们都安全。”起司说着,轻巧的跳过了地上的一滩血迹,从这摊血迹中的盔甲来看,这应该是刚才守着楼梯的两个卫兵之一。

    “等一下,既然这里有埋伏,一楼的那些人会不会……”狼行者想到之前和杰森战斗时周围的卫兵主动帮助巫师之影的情况,不禁对自己在上二楼是感到的视线感到了担忧。

    “还记得我之前说宁神花可以作为致幻剂的事情吗?”起司打断了杰克的话,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狼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不过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理解了法师的意思。

    “我当时说了个谎,想要让宁神花变成致幻剂,并不需要那么复杂的步骤。只需要将一些药膏和花叶揉碎扔到根部附近就可以了。”

    杰克马上想到起司在一层时确实摘下并碾碎了一片树叶,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

    “你不是说那种药剂是你同门的独家秘方吗?”

    听到狼行者的问题,起司停住了脚步并转头用一种不耐烦的表情看着他,说道。

    “我可怜的杰克,既然我知道了这种药剂的存在,那么它就不再是秘方了。至少不是独家秘方。”

    一楼的景象确实如法师所说,那些原本忙碌的人们此时已经在宁神草散发出的致幻成分作用下陷入了自己的幻觉当中。而那些原本潜伏在这些人当中的杀手,自然也跟着毫无防备的中了招。

    就比如一个男人在几人下楼时正在一楼通完二楼的楼梯旁旁若无人的对着墙做着某些不堪入目的行为。而他的脚边,掉落着一把匕首。

    “我认识这家伙,他是这附近几个王国最好的杀手。任务号称从来没有失败过。”趴在杰克背上的伯爵指着那个人说道。

    “你说他?”狼行者瞥了一眼那个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对着墙壁耸动着某些部位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十分滑稽。

    “……算了,当我没说。”

    在这样的环境中,几人闲庭信步一般就走出了药剂师协会的大门。这一路上他们至少发现了三组杀手小队,看来如果不是起司的小手段,这里必然还有一场恶战。

    而当他们再次看到王都的街道的时候,城市上空回荡着的号角声显得那么的刺耳。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