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何而战
    烈锤堡,烈锤大公的书房

    喝下烈锤大公递过来的烈酒,咒鸦有一种自己的食道烧起来的错觉。灰塔在上,这绝对是咒术师喝过最烈的酒了。不过神奇的是,虽然这酒的纯度让人怀疑它是否可以作为饮料来饮用,不过当它落入了咒鸦的胃袋中后,想象中的酒力却并没有产生。那些酒液好像一碰到胃酸就变成了无害的清水,而且还隐隐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传到咒术师的大脑里。

    “哈哈,你真应该看看你自己的表情,巫师。”矮人拿着酒瓶和酒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的椅子比普通人坐的要高一些,而且在底部还有两节台阶供椅子的主人更方便的坐上去。不过当烈锤大公坐上去之后,他的身高看起来就和咒鸦相差无二了。

    “请原谅我的失礼,公爵。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喝过这种……酒。”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咒鸦最终还是把烈锤大公给自己的饮料归类为了酒类。

    “怎么样?这酒是不是很神奇?这些是我自己酿的,整个大陆独此一份。”看着咒术师困惑的表情,烈锤大公得意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

    “是的,这恐怕是我见过最神奇的酒之一了。它和我知道的矮人酒,您知道的,有些不大一样。”咒鸦耸了耸肩,在他的印象中,矮人的酒或许不够清澈,但是却绝对够烈!那些随时可以被用作燃料用途的酒无一不在挑战着人类的感官极限。

    “那当然。酿造出这种酒可是花了我不少时间。对于我们矮人来说,一天不吃东西不会有事,但是一天没有酒喝?那是要死人的。但是自从我当上这个该死的大公之后,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做。”矮人说着,猛地灌了一口酒,“那些低能的官僚和贵族,我实在不懂人类的行政体制是怎么撑到现在的。总之,这个烈锤领需要一个清醒的烈锤大公,所以我不得不找个折中的办法。”

    咒鸦又试着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液,他发现在习惯了这种酒的味道之后,它是一种不错的提神饮料。

    “现在看起来,您找到的办法十分成功。不是我奉承,但是我相信您凭着这种酒,也足够在矮人的史册里留下名字了。它叫什么名字?”

    “你小子看起来确实知道如何讨好一个矮人。”烈锤大公听到咒鸦的话,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作为一个矮人,没有比自己酿的酒和制作出来的武器被赞誉更值得高兴的了。他又给咒术师的酒杯里续满了酒,“虽然还没有确定下来,不过我想叫它火百合。”

    “这是个好名字,敬火百合!”咒鸦举起酒杯,用矮人的敬酒礼节——也就是一饮而尽,来表达自己对这种饮料的喜爱。而这个动作也让他注意到了烈锤大公桌面上的一张信件。这张信件显然是加急送来的,一旁被拆开的火漆纹路是烈锤家族的独有标志。

    “那上面写了什么?”咒术师趁着两人兴致都很高涨的时候问道。

    矮人将桌子上的信纸交给咒鸦,对他说道。

    “没什么,只是通知我王都被鼠人攻击了的情报。”

    “什么!王都被鼠人攻击了!”或许烈锤大公此时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到这件事上,但是第一次得到这个消息的咒鸦确实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在他得到的情报中,鼠人瘟疫的范围应该还远没有到达王都附近,这也是为什么起司有时间安排针对药剂师协会的突击的理由。

    “别紧张,小子。那座城市可没这么容易倒下,不说别的,那里可是足足住着一家子的女巫,她们不会喜欢自己的家变成老鼠窝的。”矮人喝了一口酒,说道,“只要王都不像铁堡那样从内部被瓦解,只凭那些老鼠,来再多也是徒然。”

    信件上的内容似乎也在印证着公爵的话,虽然这封信上对王都遭到攻击表示了极为强烈的惊讶,可是同时也表示以目前的情况来说,王都还没有沦陷的危险。但是这信息却并没有让咒鸦欣慰多少,鼠人大军突然出现在王都,一方面可能只是偶然。另一方面,他总有种预感,这是因为自己的同门,起司,做的某些事情触动了对方的神经。

    “是我太紧张了。您说的对,苍狮王都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被攻破。不过,既然您提到了铁堡,那么我要告诉您,铁堡封存起来的时候,我也在场。”咒鸦停顿了一下,观察着对方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烈锤大公在得知咒术师曾经见证了铁堡的封存后,并没有展现出什么特殊的表现,他只是随意的答应了一声,接着又喝了一口酒。对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我和沃尔认识五十年了。”矮人突然开口说道,“他是个固执的家伙,跟我一样。我见过很多巫师,甚至你们的那个老师,灰塔的主人,最初的灰袍,我也见过一面。但是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守护战巫,完全放弃攻击而只专注于防御的法术流派,听起来就觉得蠢。”

    咒鸦没有说话,他知道当一个人在回忆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断他。于是烈锤大公继续说着。

    “但是那家伙……啊,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固执的人类。他甚至拒绝用剑,不过他的盾牌却玩的不错。你可不知道,当时为了说服他当铁堡的城主花费了我多大的力气。”矮人说着说着笑了起来,似乎是回忆起了和铁堡城主的对话,“而既然你现在在这里,我想,至少在那个时候,他认为你是可信的。”

    说到这里,烈锤大公的眼神突然变的极为凌厉,他死死的盯着咒鸦,那表情和杀意让人毫不怀疑他会突然从桌子底下抄出一把斧子剁了咒鸦。。他突然的行为让咒术师显得措不及防,被之前矮人随和的假象放松了警惕的咒鸦一时之间甚至对眼前的人产生出了恐惧!

    “听着小子,我可以原谅你昨晚的无礼造访,也可以原谅你改变我子民的心智。但是那都是看在沃尔的面子上!至于你,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不管你是灰袍还是白袍,我都不会让你继续接触这个王国的事情了!”

    摄于对方强大的气势,咒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很好小子,我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为什么而战?”2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