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报死女妖
    熔铁城的街道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只有一辆马车孤独的朝着道路的前方前进着,对于咒鸦来说,这或许才是他平时看到的世界的样子。那些鲜活的人在咒术师眼中只是一些不同面目的木偶,他们的思想和命运都是如此的脆弱。至于咒鸦自己,则是这些无知的木偶后面的提线人。

    但是这样的想法并不能让咒术师好过起来,孤独和落寞笼罩着咒鸦,这些负面情感几乎就要压垮他的灵魂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这双手是如此温暖,它让原本疲惫不堪的意识在这鼓舞下重新振作了起来。

    “好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琳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轻柔过,她的话就好像羽毛一样扫过咒鸦的心脏。

    咒术师茫然的抬起头,看着这个捧着他的脸的女人。如果说之前琳的皮肤只是单纯的白的话,那么此时在咒鸦的视线里,她的身上似乎还泛着柔和的白光。这种光和琳的声音一样给人放松的感觉,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咒鸦眼前的琳和自己幼年记忆中的母亲形象出现了短暂的重叠。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施法者强大的意志力让咒鸦很快从恍惚中恢复了过来。随即,他就知道了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都知道了?”咒鸦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之前可没想到自己无意中释放的魔力会让琳身体里的某些特质觉醒了过来。本来在咒术师的计划里,这会事很久以后的事情。而此时琳的觉醒以及她和咒鸦的身体接触也就意味着一些事情已经不可避免的被这个女孩知道了,而这些事情会让琳用一种怎样的眼光来看咒鸦,那不是咒术师可以预见到的。

    “知道了,迪普,呃不,咒鸦先生。”琳笑着回答道,她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从容。这与她之前一直有一些畏畏缩缩的形象完全不符。但是不得不说,充满自信的琳有着比之前更强的魅力,咒鸦完全有理由相信,只是这一个微笑,就足以让大部分男人彻底沦陷。

    而很可惜的,咒鸦并不是那大部分中的一员。所以,在短暂的惊讶和些许的恐惧之后,咒术师脸上的表情迅速平静了下来。他的恐惧,是因为他知道正常人在知道自己了曾经被控制了思想之后会有多么愤怒。而他的惊讶,则是因为,在琳的手碰到他的时候,咒鸦发现自己看不见自己的死期了。

    “呵,看来至少这件事情我没有搞砸。”咒术师自嘲的笑了,他并没有尝试去挣脱琳的手,反而十分享受这片刻的解放,从对自己死亡时间的倒计时中解放出来。

    “您对我说谎了。您并不是来自萨隆领或者王国北部的其它地方。”琳的声音依旧轻柔,同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从马车的座椅上站了起来,这让她更靠近咒鸦的同时,也使得咒鸦不得不仰起头来看她的脸。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当时只是跟你说,我来自北方。”

    “但是您还是骗了我。”从琳的语气上来看,她可没打算承认咒鸦的文字游戏。

    “好吧,那么亲爱的报死女妖小姐,你要怎么处理我这个骗子呢?”咒鸦耸了耸肩,说道。

    琳脸上的笑容更盛。在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感受到咒鸦的情绪,也因此,她可以肯定此时的咒术师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负面情绪。

    而虽然琳确实对咒鸦一开始欺骗她这件事感到不快,可是得到了一部分对方记忆的她也很快意识到这个男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扪心自问,琳很确定自己如果拥有咒鸦的本领恐怕做的事情会比咒术师还要过分,所以她决定暂时不去追究这个问题。

    “我希望您能够现在回去警告大公,今晚,鼠人会大举来攻击熔铁城。很多人,不,这座城市里的大部分人都会因此而死。”

    听到对方的话,咒鸦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本能的对琳所说的内容感到无法相信,可是转念一想,眼前的这个女孩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女仆了。联想到报死女妖的能力,咒术师沉吟了一下,说道。

    “你看到了多少人的死?”

    “我们马车外所有的人。如果您不管的话,他们都会死在今晚。”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刚刚觉醒为报死女妖,她还不能感知太远,可是如果这条熔铁城最繁华的街道上的人们都难逃一死,那么这座城市面临的情况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里要说一下报死女妖这种存在,在各地的传说中,这些如同死神的信使一样的女妖会出现在将死之人的身边,为他们带来平和的死亡。

    而虽然大部分人将死者的不幸和厄运归结到女妖们的头上,事实上,这和报死女妖们并没有关系。她们只是本能的被死亡吸引,而她们善良的本性则让她们不能无视死者痛苦的灵魂。所以报死女妖经常活动的地方,亡灵生物的出现概率会减少很多。因此在某些地区,她们也被称为死亡天使。

    当然这些内容都是流传于大陆各地的民间传闻,报死女妖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哪怕是灰塔的图书馆里也对此所言甚少。这也是为什么咒鸦会对琳有着极大兴趣的原因,在灰塔零碎的记载中,报死女妖们有着一种奇特的能力,她们可以通过身体接触来消除人对于死亡的本能恐惧。而这对于咒鸦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嘈杂的人声渐渐的响起,随着咒鸦的情绪平稳下来,被他魔力影响的人们也恢复了原样。只不过他们都对自己在刚才那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困惑。

    “我不管您到底是咒鸦还是迪普,我都恳求您救救这座城市。它是我长大的地方,这里的人……他们是无辜的。”琳恳求道,她的眼睛里有着隐隐的泪光。

    “听着琳,不是我不想管这件事。”咒鸦轻轻用手将琳的手从自己的脸颊上取下来,“你也看到了,你们的大公并不信任我。”

    “可我认为那是您没有真的想要说服他。我恳请您再试一试好吗?”琳的表情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虽然成为了报死女妖,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的思想会迅速发生转变。

    “那么代价呢?你愿意为此付出什么?”咒鸦的表情很严肃。

    “我…我愿意付出一切。”女妖坐了下来,她低下了头说道。这个动作令咒术师看不见她的表情。

    “别那么轻易的许下这么沉重的承诺,你将来要面对的世界远比之前的可怕的多。你必须学习,学习如何以新的身份活下去。”咒鸦向后靠进马车的座椅里,“我会去警告烈锤大公。但是作为代价,你必须跟我走,去灰塔。而且除此之外,你要让我每晚都安然入睡。”

    琳的脸红了一下,她知道咒鸦最后那句话的意思。那并不是什么下流的请求,咒术师需要她做的,是在睡前消除他对于死亡倒计时的恐惧。可是这还是让琳感到有些许的害羞。

    “那么,你的答复是?”咒鸦看到琳并没有回答自己,继续问道。事实上,在这场交易中,咒鸦比琳更加急切。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有安然入睡过一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每次睡眠时对于自己生命缩短的忧虑已经让这个人随时处于崩溃的边缘。

    报死女妖想了一下,她抬起头,勇敢的直视着咒鸦的眼睛。

    “我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