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河中小屋
    苍狮王都

    “你听见那号角声了吗?”蒙娜对房间里的爱尔莎说道。

    老板娘推开窗户,她们此时所在的房间是一栋建筑物的二层。而从这扇窗户朝远处看去,只能看到奔腾的河流,以及河面上弥漫的白色雾气。除此之外,看不到河岸或者其它什么建筑。事实上,如果不是将她们带来这栋建筑物的人一直声称这栋房屋确实是在苍狮王都内,爱尔莎甚至都要怀疑这里到底还是不是正常的世界。

    虽然河面上的白雾隔绝了人的视线,不过那响彻了整座城市的号角声却还是从雾中传了进来。爱尔莎皱起了眉头,即使对王都守备军的信号并不熟悉,可是会使用这么声势浩大的方法来进行通知,恐怕传递的消息绝对不容乐观。

    “我们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老板娘转头对蒙娜说道。

    以往在很多事情上面,女战士对于爱尔莎的决定都是持赞成态度的。因为比起只知道战斗的她来说,老板娘的很多想法显得更加灵活而且具有可操作性。但是这一次,蒙娜没有同意自己好友的意见。

    “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方法了,可是我们现在还在这里。”女战士摇了摇头,她有些颓废的坐到自己的床上。

    这是一张好床,我是说,这张床显然比山下小镇和冰霜守卫的辖区内任何一张床都要好。床骨由古老的橡木一体制成,那股淡淡的树木香味可以让睡在这张床上的人陷入最安稳的睡眠。床褥和被子都是丝绸制作成的奢侈品,里面填充着从南方草场上最好的绵羊身上采下的羊毛,它们柔软的触感就像是有魔力一样。

    而此时蒙娜和爱尔莎身上的衣物也不是她们在被劫走时的那一身战斗用装束,虽然由于北地人的习惯两人都没有穿裙子,可是紧身的马裤也让这两位女士显示出平时没有的魅力。除此之外,在这个二人房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酒类和食物。

    听到女战士的话,老板娘也叹了一口气。虽然提出逃离这里的是她,但是就如蒙娜所说,自从被带到这栋奇怪的房子里之后的几天里,她们尝试了很多方法离开这里。不过事实却是这对于她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就如同之前从窗外看到的那样,这栋房屋似乎是被建在了某条河流的中心小岛上。这几天来供给蒙娜她们的物资都是由一艘小船在黎明时分运来的。由于河面上的大雾,老板娘她们在不清楚这条河的深浅和宽度的情况下不敢贸然渡河,所以她们自然是打过劫持那艘小船的主意。

    可是同样被囚禁在这栋屋子里的希瑟在第一天就很严肃的告诉过她们千万不要试图去动那艘船,那艘船是受到某种高位存在守护的东西,没有资格的人是无法驾驶它的。而当两人继续询问女骑士长她所说的高位存在和资格都是指什么的时候,希瑟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再多说,只是一再告诫她们不要碰那艘船。

    想到希瑟说话时那副严肃的样子,蒙娜和爱尔莎都知道女骑士长绝对是在忌惮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而出于对同伴的信任,她们也不至于对希瑟的话不管不顾。

    “唉……”两位女士看着对方同时长叹了一声。爱尔莎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葡萄酒瓶,没有使用杯子,直接就喝了起来。看得出来,这几日的监禁生活让她积累了相当程度的怨气。

    “叩叩”敲门的声音响起。不需要任何其它的证明,在这栋房子里除了二人之外就只有希瑟了。

    “请进。”蒙娜开口说道。虚掩的房门被推开,女骑士长穿着一身和爱尔莎她们相似的打扮走了进来。她注意到了爱尔莎嘴角的酒渍和手中的酒瓶,眉头略微皱了一下,不过这点小事并没有改变她想说的话。

    “我想你们也听见了吧?”女骑士长说的自然是刚刚平复下来的号角声。

    “那是什么意思?”女战士问道,身为烈锤的骑士长,希瑟一定是对苍狮大部分军队的号令有着清楚的了解的。

    “敌军大举入侵。全体士兵上城墙。”希瑟简单的回答道,同时也走到了之前爱尔莎打开的窗户旁朝外面的雾气看去。

    “什么!”蒙娜和老板娘对视了一眼,能够逼得堂堂苍狮王都所有的守备兵力投入防守,足可见来自城外的威胁之恐怖,而在她们的印象中,近年来都没有与邻国发生冲突的王国唯一有可能会被大量敌人攻击只有一种可能性。

    “是鼠人。大量的原生鼠人。”女骑士长的语气虽然有些焦急,但是还不至于失态,她的视线在雾中四处寻找着,好像可以看到大雾之外的东西。

    “龙脊山在上!它们是怎么到这里的!难道王国的其它领地也沦陷了吗!”女战士发出一声惊呼。虽然她也已经知道黑山领和烈锤领的一部分被鼠人所侵占,但是那里离王都可是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何况,根据希瑟的说法,里昂所率领的军团已经在新疫区的边界驻扎。有那位血狮压阵,鼠人们到底是怎么突破到这里的,这确实是个问题。

    “我不知道,祂没有告诉我更多。”希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更多情报。

    而爱尔莎注意到,在女骑士长的话中使用了“祂”这个词,而这个词通常是那些有着信仰的牧师用来称呼自己所崇拜的神邸时才会用的词汇。但是老板娘之前可不知道女骑士长是某位存在的信徒。

    还不等爱尔莎问出自己的问题,希瑟接下来的话让她瞬间就忘了这小小的疑惑。

    “时机已经到了,我们要离开这里。”希瑟的声音不大,但是十分坚定。这让房间中的另外两个人知道,女骑士长并不是在开玩笑。

    接着,希瑟径直打开了房门,朝着屋子的门口走去。

    “你们还在等什么?跟着我。”

    爱尔莎赶紧放下手中的酒瓶,和蒙娜一起起身快步走到了希瑟的身后。这栋房子并不大,所以很快她们三人就打开了房子的大门。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片小小的沙滩,以及沙滩更远处湍急的河流和大雾。

    就在老板娘她们怀疑希瑟要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女骑士长却伸出两只手,分别搭在二人的肩膀上。希瑟的口中开始吟唱起某种歌谣,听起来很像是牧师们会在礼拜日唱给自己的神邸时的那种。这歌谣的曲调充满了忧伤,虽然听不懂歌词,可是一种忧愁却随着歌谣笼罩了听者的心头。

    当歌谣唱完之后,希瑟就牵着蒙娜和爱尔莎的手,大步走过了沙滩,走到了湍急的河水中。

    女战士和老板娘一度以为女骑士长疯了,就在她们一脚即将踏入河水的时候,她们本能的闭起眼睛,等待着冰冷的河水浸没她们的躯体。但是想象中的潮湿感并没有出现,她们感到自己的脚好像踩在某种柔软的,流动的物体上,虽然不如大地那般结实,可似乎也不会轻易破碎。

    “我们要加快脚步了,我对这些东西使用的并不熟练。”希瑟的声音从二人的耳边响起。同时也让她们意识到自己现在正站在流动的河水之上。蒙娜她们下意识的想自己脚下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但是女骑士长却握紧了她们的手制止道。

    “别去看你们的脚!那会让它失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