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林中血狮
    阳光透过树叶打在林间的灌木和杂草上,虽然已经是中午,可是被顶层的茂密枝叶遮挡了大部分光照的树林中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植物的叶子上沾着尚未蒸发的露珠。这片宁静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多久。

    一只戴着骑士手甲的手一把扯下一丛树叶,毫无顾忌的将其送到自己的嘴里吮吸了起来。这个出现在树林中的人十分狼狈,伤痕和泥泞几乎彻底掩盖了他的形体。不过从他身上穿着的甲胃依稀还是可以看出王国骑士的样子。

    树叶上的少量露水当然不足以满足这个饥渴的人,它们只能略微湿润一下骑士那干涩的嘴唇罢了。可即使如此,口中清凉湿润的感觉也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一些。骑士靠着背后的树木坐了下来,他实在是太累了,已经足足三天没有合过眼睛,即使是有着血狮之称的里昂也不得不对身体的极限低头。

    然而当骑士长刚刚放松下来的时候,从他来的方向就传来了树叶被拨动的声音。里昂的眼睛瞬间睁大,他本能的想要站起来,可是骑士长和那个在树丛后面的东西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以让他有时间这么做了。里昂的手在身边的地上摸索着,试图寻找一块可以作为武器的石头,他的佩剑在混战中早已不知所踪,再加上和自己的部下失散,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绝境。

    林间的风从上风处吹来,传到了骑士长的鼻子里。那股带着腐烂气息的恶臭让里昂确定,现在在树丛后面和他僵持的东西毫无疑问是一只鼠人。这也让他的背后不自觉的流出了冷汗,好在这个时候,他的右手终于在草丛中抓到了一块有着较为尖锐边缘的石块,里昂将这块石头牢牢地攥在手里,随时准备用它给那只该死的鼠人致命一击。

    “唦唦”不等里昂找准对手的方位,更多的声音从上风处传来。这下骑士长的心瞬间就沉了下来。单个的落单鼠人他尚且还有一搏之力,可是面对两只或者更多鼠人的围攻,就算自己可以杀掉其中的一只,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其余的鼠人有着充足的时间咬碎自己的脖子。

    “嘶哈……”或许是同伴的到来让最早跟踪里昂的鼠人有了足够的胆量,这只看起来只有一米四左右的黑色瘦弱鼠人拨开了它和骑士长之间的草丛,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里昂面前。

    次级鼠人,或者说,劣鼠人。里昂的瞳孔在看到敌人的时候收缩了一下,他知道这种鼠人。这些比早期鼠人更加瘦小而且猥琐的种类是在近日才出现的鼠人品种,就如同它们的名字一样,这些鼠人的**力量和智力远远及不上那些正常的原生鼠人。不过与之相对的,则是它们一旦出现就会成群结队的特性。

    这些劣鼠人的出现曾经一度给封锁边界的士兵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因为比起更加趋近于野兽的原生鼠人,这些瘦弱的家伙更像是无脑的昆虫或者无目的的行尸。它们大群大群的在夜晚游荡,毫无目的性可言,但是同时却又会悍不畏死的攻击任何出现在它们视野里的生物,不论是人类还是鹿之类的野兽。

    随着第一只劣鼠人走出草丛,从树丛后又接连走出了四只与其相似的鼠人,五对无神的眼睛一起看着坐在树边的骑士长,场面诡异的吓人。

    看到对方只是劣鼠人,里昂的心里又有了一些希望。他现在的身体确实已经不足以进行激烈的战斗,但是和原生鼠人强悍的**不同,和劣鼠人有过多次交手的骑士长深知,这些家伙的身体坚韧程度,甚至都比不上普通的人类。它们过于纤细而且脆弱的骨架不足以让它们长出强健的肌肉来保护内脏,只需要一次有效的打击,里昂就有把握杀死它们。

    “看来还不到我退场的时候啊。”骑士长低声自语道,他的声音因为干渴而变的极度沙哑。不过里昂眼中锋利的杀意却并没有因为身体的疲惫而减弱。

    在发现自己的猎物似乎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之后,那只领头的劣鼠人终于下定决心结束这场追猎。它的口中开始分泌出大量的唾液,显然即使已经变的十分虚弱,里昂的肉对于这些家伙来说也是难得的美味。

    “嘎哈!”老鼠一般的嘴里发出难听的嘶吼声,这只劣鼠人猛地扑向了里昂。

    骑士长并没有被这攻击吓到,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只不过,里昂此时的目光却并没放在那只朝自己扑过来的鼠人身上,他的视线在其余的四只鼠人身上飞速转动,心中快速的计算着如何才能用最简单的动作将这些家伙一打尽。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当里昂将视线再一次转回扑向自己的鼠人的时候,他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意。翻滚,起身,用石头对对手的后脑发起一次重击。这三个动作被骑士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瞬间完成。剩下那四只鼠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坐在树下的猎物就已经站了起来,而且他手中的石块也准确无误的砸碎了扑过去的同伴的后脑。

    “来啊!你们这些怪物!”不许要里昂再说什么,看到同伴的死亡,剩下四只鼠人发出怪叫同时朝他冲了过去。

    骑士长用仅剩的力量猛地冲向离他最近的那个鼠人,手中的石块准确的送入了对方的下颚。同时,里昂的右脚轻轻蹬地,凭借着惯性,让身体在空中完成了一次变向,穿着铠甲的骑士狠狠的砸到了第二个鼠人的怀里,让这个倒霉蛋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

    “哈!”在身体跟着第二只鼠人一起倒下以前,里昂的右手一把将石块从第一只鼠人的脖子里拔了出来,朝着另一只鼠人的脑袋甩了出去,这包含着骑士长全部力量的一击虽然没能如里昂设想的那样砸碎敌人的颅骨,可是这第三只鼠人也被飞来的石头一下子砸晕了过去。

    “噗通!”**倒在地上的声音,从里昂迎向这四只鼠人,再到他以一套连贯的动作解决掉其中的三个不过过去了一次呼吸的时间而已。随着同时传来的倒地声,仅剩的那只劣鼠人茫然的看着周围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人一起倒在了地上。不过不同的是,在这倒地的四具**中,只有里昂,还有着清醒的意志。

    如果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或者野兽,见到这一幕势必会被骑士长的身手所震慑,即使不会当场逃跑,也会对里昂多出很多忌惮而不再轻易行动。但是劣鼠人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再次找到里昂的位置之后,第四只鼠人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它的大嘴,朝着骑士长的脖子咬了过去。

    鼠人嘴里的气味足够让一个嗅觉正常的人发疯,很难想象一个生物的嘴里是怎么变的这么臭的。不过此时的里昂可没时间想这个问题,在他的视线中,那张令人作呕的大嘴正在逐渐放大,那张嘴里锋利的牙齿让他毫不怀疑自己的脖子将要经历怎样的命运。

    还是差了一点。里昂这么想到,一次性解决三只鼠人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此时的骑士长无论如何也没有力量来对抗这仅剩的敌人。事实上,别说是对抗,里昂现在已经连移动一根手指的力量也没有了。

    “嗡!”就在这只鼠人的牙齿即将碰到里昂脖子的时候,沉重的破风之声从树丛的不远处传来,一把骑士单手剑在空中旋转着朝着那只鼠人的脑袋飞了过来,它的剑身毫无悬念的贯穿了鼠人的太阳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