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骑士之死
    “你看起来可真狼狈啊,骑士长大人。”草丛被同样沾满污迹的手拨开,一个戴着附有面甲头盔的王国骑士走到了里昂的身边。

    “哈哈,这话可轮不到你说啊。”里昂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是脸上依然挤出了苦笑,他的视线放在那个骑士尚且在滴血的左臂上,后者的整条手臂看起来似乎是被巨大的力量整个从肩膀上撕了下去。

    “格里高利,怎么说你也是王国里排的上号的骑士,什么东西能拿走你的那条胳膊?”

    格里高利听到里昂的话,用仅剩的右手掀开自己的面甲,瘫倒在骑士长的身边。

    “别提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么丑的老鼠,最见鬼的是那玩意儿居然还会用剑!不过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吧?被几只劣鼠人搞成这样。”

    原本因为出身不同而明争暗斗的王国骑士此时像是两个老朋友一样,靠在同一棵大树边相互挖苦着。当足以抹杀整个王国的强敌出现,平时为了争夺权利所产生的矛盾已经完全不值一顾。虽然格里高利曾经想过要使用不名誉的手段来陷害里昂,但是当鼠人们大举进攻,不论是他还是血狮本人都已经顾不上这些小小的过节。

    里昂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释放了那些跟着格里高利叛乱的贵族骑士,并且以特殊情况为由将他们一律赦免。这是极为难得的事情,哪怕在王国的历史上,如此大规模的赦免叛乱士兵都是少见的事情,何况赦免令还是由被叛乱的血狮亲自颁发的。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在二人因虚弱而陷入短暂的沉默之后,里昂开口问道。

    “不清楚,我们最后一次看到地图上的地点是在三天前了。如果我们跑的足够远的话,现在可能都已经跑出国境了。”格里高利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树冠,微微摇了摇头。

    里昂又扯了一些树叶,将其递给格里高利,后者作为一个贵族,对于血狮这样的举动本能的有些抗拒。在他看来这样为了求生不顾尊严的举动实在是有违他的做派。但是感受着喉咙里升腾的热气,格里高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些树叶,学着里昂的样子放进嘴里吮吸起来。

    “出国界倒是不至于,那些长耳朵的森林不是这样子的。他们总是习惯把自己的森林照顾的很好,可是却不知道这样只会让它们失去应有的意义。”血狮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对于这个,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当年在那个战场上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清楚的记得你在参战之前可不是现在这样一幅……”王国骑士转过头看着自己的骑士长,“吊儿郎当的样子。那时候我虽然看不上你,但是也不会做出在浊流镇那样的事情。”

    对于自己部下的疑问,里昂只是笑了笑。血狮的视线变的很遥远,好像在看什么十分飘忽的东西,在他的眼前浮现的,是那个会在午夜将自己从梦中惊醒的战场。纵然时间已经过了许多个年头,可是战场上的一幕幕仍然会让他心悸。同时,一股鲜血的气味也传入了他的鼻子里。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而且这次可不是劣鼠人那样的家伙。”格里高利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他的意识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变的十分模糊。不过这个贵族骑士的战斗本能却让他几乎是同时和里昂发现了正在接近他们的敌人。

    “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那家伙的。”因为角度的关系,血狮的视线比同伴更早的发现了正在接近他们的东西的本体。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泛起了苦涩的感觉。因为里昂十分清楚,凭他们二人此时的状态,无论如何也打不过眼前的敌人。

    因为那是一只比正常原生鼠人还要巨大将近一半,有着灰褐色毛皮,瞎了一只眼睛的强壮鼠人。就像是骑士长曾经在溪谷城见到的那些变异鼠人一样,只不过,这个家伙的眼睛里可没有溪谷城的同类那样的智慧。看起来,刚才被里昂他们杀死的劣鼠人们应该就是为它服务的。

    格里高利在注意到骑士长的异常后也将目光转向了里昂看的方向,他在看到那只鼠人时的反应倒是比血狮要平静一些。只因为极度的贫血已经让他无法做出惊讶这样的行为了。

    灰褐色的鼠人循着手下的气味来到了这片林间,当它看到那些劣鼠人的死状时,它那扭曲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喂,那家伙好像生气了呢。”或许是已经放弃了希望吧,此时的里昂甚至还开起了玩笑。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也许它就会把我们当成是石头放过我们呢。”格里高利半闭着眼睛,说道。

    鼠人当然不会把这两个杀死了自己手下的罪魁祸首当成是石头。它那凶残的狭长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嘴部略微张开,露出里面泛黄却锋利的牙齿。

    “好吧,我可没想到会和你这家伙死在一起。”骑士长知道当鼠人展露出自己的牙齿的时候,就表示它们的进攻要开始了。可两人手里别说武器,就连一块石头都没有,被格里高利的剑杀死的那只劣鼠人的尸体远在十步之外,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对手在他们拔出武器前杀死他们三遍的了。

    果不其然,在里昂的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那只鼠人就已经扑了过来。它的目标,是看起来伤的没有那么重的骑士长!

    血狮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在对手的攻击到来之前躲开。但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疲惫了,短暂的休息非但没有给他恢复任何的体力,反而让之前积累的损伤一次性爆发了出来。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鼠人,里昂知道这里恐怕就是自己生命的终点了。

    不知道起司那小子有没有找到瘟疫的解药。

    这是骑士长脑中最后的想法。然后……他就被一股冲击力从树边撞到了一旁!

    里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鼠人扑过来的最后一刻,格里高利猛地撞到了他的身上将他从鼠人的利齿下救了下来。但是代价却是自己的喉咙被那些牙齿残忍的撕开。

    鲜血,从伤口里喷溅出来。但是却并没能持续多久,或许是因为格里高利身上的血已经顺着手臂的伤口流出了太多的关系吧。这个曾经一度想要里昂从骑士长的位置上拽下来的贵族骑士看着满脸惊讶的血狮,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嘴张了张,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破碎的喉管显然不足以支持他发出任何声音。

    “不!”血狮咆哮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可以发出这样音量的声音。

    但这声咆哮对于眼前的局势无济于事,里昂眼睁睁的看着格里高利的尸体被这只鼠人咬着喉咙肆意甩动起来。脆弱的脖子很快就被巨力所撕碎,连其中的颈椎也被一同咀嚼成了碎片。失去了身体的头颅像是垃圾一样在林间草地上滚动着。

    滚到一只绿色的靴子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