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惨胜
    “看来今天的远足没有白来。”看着滚落到自己脚前的人头,穿着绿靴子的人用带着十分奇怪腔调的人类语说道。

    里昂的视线转向同伴的头颅的位置,他的脸在看到那个说话的人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那个穿着绿靴子的家伙并不是一个人类。在血狮的记忆里,人们称呼他们为森林之子,林间轻语者或者——精灵。当然,对于那些讨厌这个物种的人来说,他们更愿意将这些生灵戏谑的称为长耳朵。

    骑士长面前的这个精灵穿着一件褐色的衬衣,树皮色的长裤让他的腿看起来要比人类战士纤细许多。暗绿色的兜帽盖住了这个精灵的面容,不过从兜帽的开口里伸出来的两只尖尖的长耳朵还是可以肯定他的种族。同时里昂也注意到,这个精灵并没有背着他们种族特有的木质长弓,反而在腰间别着两把还未出鞘的长刀。

    刚刚杀死了格里高利的鼠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位新的客人,它放下啃食到了一半的骑士尸体,将身体转向精灵的方向。至于里昂?在鼠人的眼中这个奄奄一息的人类根本不足为惧。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些老头子嘴里的非自然生物,不过我不得不说,你看起来丑极了。”精灵的耳朵抖了一下,这是他们表达自己情感的一种方式。而比起抖耳朵,他表达情感的另一种方式,就要直接的多。随着两声利刃出鞘的声音,精灵的手上已经多了两把闪着金属光芒的长刀。

    血狮不是第一次见到精灵,苍狮王国的临近国家中就有一个是属于这些长耳朵的。不论是和精灵作战还是一同对抗敌人,骑士长都有着和精灵接触的经验。但是这些经验在眼前的这个精灵身上却并不适用,在里昂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过像眼前的这个家伙一样使用金属制成的近战武器与敌人战斗的精灵。

    而且精灵手上的那两把刀也让骑士长感到了疑惑。一般来说,刀这种武器,其最具杀伤力的攻击方式就是劈砍,所以为了增加劈砍的能力,很多刀匠都会故意加重刀身的重量来达到杠杆一样的结果。可是这个精灵手里的长刀却似乎并不是这样。这两把刀虽然一短一长,刀身却都薄的让人咋舌,加上那新月一样的刃口,与其说是武器,它们更像是艺术品。

    两把长刀在精灵的手中如同蝴蝶一样飞舞着,刀身上的树枝雕刻在林间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着寒光。精灵在耍了几套刀花之后将短刀倒提着藏到了手臂下面,另一只手平举着长刀指着面前的鼠人。

    “希望你能多挨几刀。”精灵嚣张的说道。

    或许是这个精灵的举动过于轻浮了吧,里昂总觉得这家伙和自己见过的那些精灵长者或者那些自称巡林者的长耳朵一点也不像。硬要说的话,他更像是那些刚刚完成新兵训练,迫不及待走上战场证明自己的年轻人。以血狮的经验,这样的家伙大多活不久。

    骑士长本能的想要开口提醒这个精灵小心一些,可是还不等他开口,精灵手中的长刀已经照着鼠人的喉咙砍了过去。

    “嘎哈!”精灵的速度令习惯了和人类作战的鼠人吓了一跳。这个长耳朵手中的长刀就像是一道银光,薄薄的刀身在切过空气时甚至不会发出声音。但是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这只鼠人还是靠着后退躲开了精灵的突袭。

    “哼。”看到自己的攻击被避开,精灵冷哼了一下,右手短刀从下到上,划出一条白线!

    然而右手的短刀长度确实还是差了一些,令这原本足以将鼠人开膛破肚的一击只削下了几根毛发。精灵双刀尽出,他的右脚向前踏出,想要以这只脚作为支点转身用左手的长刀再次进行劈砍。可是他的动作只做到了一半,被激起了凶性的鼠人不退反进,利爪带着恶风攻向了对手的头部!

    身体旋转到了一半的精灵根本来不及收招,他完全没有想过会有敌人冒着被短刀刺中的危险冲上来。而在生死交战的时候,经验上的不足势必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嘶啦!”利爪毫无阻碍的撕碎了兜帽,虽然尽量偏过头来躲避,可是鼠人的爪子还是在精灵的脸上留下了三道长长的伤口,其中最致命的那道恰好经过了他的右眼。

    “啊!”发出一声惨叫,精灵右手的长刀因为疼痛而松手,他捂着自己的右眼向后跌倒到了地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精灵语)”和人类一样颜色的血液顺着精灵捂在脸上的手慢慢留下来,巨大的疼痛和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冲击令这个精灵一时之间完全失去了作战的意志。他像是疯了一样,一脸错愕的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但是精灵的惨叫对鼠人不会有丝毫的影响,没有人会去怜悯自己的食物,至少鼠人不会。见到猎物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鼠人的嘴里发出刺耳的尖笑声,它抬起脚猛地朝精灵的腹部踢去,把这个倒霉蛋一下子踢倒到地上。

    “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里昂用手中刚捡起来的石头奋力朝着鼠人的头扔了过去,这块只比一个指节大一些的石块仅仅让鼠人歪了一下脑袋。不过这个举动却成功的让血狮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鼠人将头慢慢的转向骑士长的方向,从它的表情来看,它对这个将死之人的挑衅行为十分不满。

    鼠人的分神让它踩着精灵的脚略微松开了一些,或许是这稍微的喘息之机让精灵想起自己的手中还有一把刀吧,不等那只鼠人扑向里昂,精灵左手的短刀顺着鼠人的双腿之间狠狠的刺了上去!

    “去死吧!混蛋!”由于在精灵语中并没有类似的脏话,所以这句话是用人类语说的。

    鼠人毕竟还是由人类转化来的存在,在外观和身体结构都被病毒重组了的情况下,一些人体本来的弱点却被保留了下来。而作为一只雄性,在经历了如此重击之后,鼠人庞大的身体很痛快的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那个精灵似乎终于从失去一只眼睛的疼痛中恢复了过来,他艰难的推开压在身上的鼠人,用手里的短刀在这个罪魁祸首身上泄愤似的捅了不下三十刀。直到自己因为疲惫而不得不再次拄着刀休息。

    这一切里昂都看在眼里,血狮有一种预感,虽然这个精灵救了自己一命。不过他欠的人情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还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