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对决(上)
    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尤其是对于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来。【】不仅仅是人类,就连这片大地上的其他智慧种族也不得不承认孕育了他们的这个世界并不友善。那些森林深处的东西,那些洞穴之中的东西,那些在阴影之下的东西,太多太多的存在都在威胁着凡人种族脆弱的生命。

    而在这些威胁中,最致命的却不是巨龙或者恶魔,诚然这两者都可以让大片的土地化作焦土。但是以频繁程度和伤害的深远性来,它们远远比不上误入歧途的同族。这些无意中敲开真理之门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威胁,凡人脆弱的意志让他们很容易被力量蒙蔽双眼,从而做出一些连恶魔都会咂舌的行径。

    因此,猎人诞生了。他们是凡人,至少大部分是,这些普通人依靠着对“猎物”的认知来狩猎,是他们发现了狼人畏惧银器,血族害怕木桩。但他们最主要的猎杀目标却并不是这些非人的存在,行巫术者,或者巫师,才是他们的狩猎对象。为了抵御这些癫狂的同族,他们在漫长的时光中掌握了一种特殊的锻造技巧。

    在这种锻造技巧下诞生的武器被称为猎巫刀,当然,它们的外形并不全都是刀。在起司尚未离开灰塔的时候,他就知道,如果施法者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敌,那么拿着猎巫刀的家伙就是了。【】

    现在哈罗德三世手中的战斧毫无疑问就是这样一把武器。作为巫师,起司并不知道猎巫刀的运作原理,这是那些猎人最大的秘密,不过当战斧上的狮子眼睛里露出像是活物一样凶狠的光芒的时候,法师意识到事情恐怕不会如他所想的那样顺利了。

    “怎么了,子?你怕了?”手提战斧的刽子手向前走了两步,道。他的声音比刚才的更加低沉了,那感觉,就像是野兽在耳边低声咆哮。

    对于对方的挑衅,起司的回应很简单。当他的眼睛里绽放出魔力的光辉的时候,刚才还对血斧大公亲自出战表示怀疑的士兵们都情不自禁的朝后退了一步。就连之前被公爵挑出来的黑袍剑士也不敢去直视法师的眼睛,生物的本能告诉他,此时的起司是很危险的。

    “那把斧子有问题。”处于起司身后的杰克皱着眉头道。作为狼行者,猎巫刀对他来自然谈不上威胁。可是法师的反应和哈罗德三世身上隐隐传来的血腥味都让他感到不安。

    “你赫恩之手?”和狼人不同,洛萨完全看不出血斧大公手里的武器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对于他来,那只是一把仪式性大于实战性的武器罢了。与其相关的信息不过是血斧家族御用的斩首斧还有作为国王意志的体现以王室的姓氏,赫恩,来命名这两件事。【】

    “我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但是那把斧子一定有问题。你要准备一下,必要的时候,我想我不得不打断这场审判。”狼行者口中必要的时候,自然就是起司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然而这句话从跟着法师时间最长的杰克嘴里出来,或许本身也就证明了在狼人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起司无法战胜对手。

    不过不论杰克有什么打算,这场决定了洛萨命运的荣耀审判还是开始了。

    包围着三人的士兵们无声的向外错开,为决斗的两人留出足够的场地。对于他们来,能够看到王国中最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对阵一个来历不明的巫师,这样的场面恐怕足够吹嘘一辈子的了。

    哈罗德三世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在开战前挥舞自己的武器来震慑对手。对于这个人来,他的战斗更像是一场行刑,既然敌人的下场已经注定,恐吓一个将死之人也就没有意义。

    “虽然我知道你多半不会实话,不过还是问一下。灰袍的巫师,你打算在你的墓碑上刻上什么名字?”血斧大公看着起司问道。对于法师眼中闪动的魔力,他似乎毫不在意。

    起司挑了挑眉毛,他眼睛里的光芒让这个动作显得十分明显。

    “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要死在她手上。所以,这个王国不会有我的墓碑。”

    “是吗……”听到法师的回答,哈罗德沉默了一下。不过作为一个刽子手,他可不会怜悯自己要杀死的犯人。在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和起司间的距离之后,这位大公以与外表不相符的速度朝着法师猛冲了过去。

    与手持猎巫刀的敌人作战对于起司来也是首次。在明知对方是自己克星的情况下心中产生的微妙恐惧以及对未知事物的好奇混杂成了兴奋感充斥着法师的身体。感受着身上涌出的力量,被第一场雨的雨滴修补好的身体到底有着怎样的能力,起司对此十分好奇,而这才是他主动参加审判的理由。

    “那家伙是不是疯了。”洛萨指着起司的身影,对身边的狼行者道。而他身边的杰克这已经因为震惊而不出话。

    无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对手,法师并没有如其他人预料的那样选择后退或者释放魔法。只见他脸上带着近乎疯狂的笑容,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哈罗德三世一样迎着敌人跑了过去!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飞速缩短,刽子手大公甚至能看清起司脸上还没有擦干净的血迹,但是就在他觉得法师已经进入了他攻击的范围而挥动其那把战斧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没有咒语,也没有手势。起司这次的施法完全没有任何的前兆,可随着他将伸出的双手狠狠的朝着空气中按下去,法师身上的灰袍以爆炸般的速度迅速膨胀,并且转换成了一阵烟雾。这团浓烟迅速的将决斗的两人包裹了起来。

    “雕虫技。”被烟雾笼罩了的哈罗德并没有惊慌。他按照之前的记忆,朝着起司应该会在的方向挥起大斧砍了过去,而这一击无疑砍到了空处。锋利的斧刃在烟雾中留下两道旋转的气流,却并没有擦到一片衣角。

    于此同时,其他围观的人却看到起司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团烟雾之外。他出现的方向正是血斧大公跑过来的方向,此时的法师没了穿在外面的灰色长袍,露出一套趁着轻便皮质护甲的衣着。起司看都没看身后的烟雾,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从容。法师伸出自己的左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啪!”

    随着响指的声音,那团烟雾以爆发时同样的速度开始收缩,如果这个法术释放成功,那么灰塔特产的灰袍就会变成束缚住刽子手的锁链。

    可哈罗德毕竟不是毫无经验的战士,在他挥动战斧无果之后,血斧大公毫不顾忌形象的就地一滚,而正是这一次翻滚,让他躲开了雾气的中心。收缩的浓雾在空中重新汇聚成灰色的长袍,但是它的猎物却先一步逃出了陷阱。

    “切。”见到自己的法术没有成功限制住对手,起司撇了撇嘴,伸手将空中的灰袍一把披回到身上。当他完成这个动作并转身面向对手的时候,从翻滚中起身的哈罗德三世离法师已经只有五步之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