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对决(中)
    五步,这个距离大概有多远?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甚至算不上距离,两个站在街上互相打招呼的人相距可能也就只有这几步之遥。而既然在日常中五步都谈不上距离,那么在激烈的搏杀中这就更加谈不上了。

    几乎是在起司转头的一瞬间,带着恶风的斧刃已经如猛虎的利爪一样朝着他的脖子砍了过来。对于法师来说,如果此时攻击他的是一把铁质的武器,那他有不下二十种方法可以阻挡这次攻击,甚至其中还有几种能让挥舞着武器的人后悔他的鲁莽。但是随着挥舞的动作隐隐传来的虎啸声告诉起司,这一击,他只能躲。

    法师的眼睛中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就像是两颗太阳被镶嵌在了他的眼窝里。但是受益于战斧的保护,血斧大公却可以直视着两道强光而完全不受印象。不过就在他几乎着自己的挥砍动作的时候,刽子手惊讶的发现在他的注意力被起司眼睛里的强光吸引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被拉远了。

    这种拉远并不是指真正意义上的拉远,他们之间的距离仍然是五步,可是这五步的空间在此时的哈罗德三世眼中已经完全扭曲了。不论是地上的砖块还是两边的风景,都像是被暴躁画家抹了一下的油画一样被横向拉长,就连他手中的斧头也变的像是一根长长的树枝一样怪异。

    这样的景象令血斧大公不由得犹豫了一下,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战士,在这种怪异的情况下他的身体本能的选择了观望。或许是因为猎巫刀的原因,原本应该可以长久的影响对手感官的魔法被压缩到了短短不到三秒的时间,很快在公爵眼中,四周的景物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不过刚才明明近在咫尺的法师却趁着这个空隙再次拉开了和对手之间的距离。

    “这就是你的本事,嗯?一些不值一提的障眼法而已。”两次攻击无功而返,哈罗德三世也有些着急了。与强大的对手战斗不敌是一回事,被一个年轻的巫师用戏法调戏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呼…呼…”起司没有立即回答对手的挑衅,虽然他的魔法被赫恩之手所抵消,但是施法时付出的代价却一点都不会减少。再加上在刚才短短的几秒内逃出血斧大公的攻击范围,这一连串的施法和行动让法师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法师会就此保持沉默。

    “你不也是拿着把斧子到处乱挥?到现在连我的衣角都没碰到。你刚才那一下算什么?砍树吗?”

    听到起司的话,洛萨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就算是和法师接触不深的他都知道此时的起司无疑是落于下风。但是就是这样,这家伙居然还敢这么嘲讽自己的对手。

    “看!那个老头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伯爵身边的狼行者凭着自己过人的目力清楚的看到在听到起司的话之后,哈罗德三世的太阳穴都因为愤怒而鼓了起来。

    不只是这两个人,其他围观的士兵们虽然因为盔甲挡住了脸,可是那种憋住笑声所发出的奇怪声音一时间颇为刺耳。而本来就被起司的话所激怒的哈罗德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的反应可想而知。

    “你找死!”血斧大公二话不说,手中战斧随着脚步一起朝着起司的方向猛砍过去,这一斧子将这位老战士的速度和力量都发挥到了极致!漆黑的斧身在空中留下的轨迹像是一轮黑色的新月,挥舞武器产生的狂风连围观的士兵都觉得心凉。

    躲不开。这是起司对这一斧的判断。当哈罗德挥出这一击的时候,法师就对自己的嘴欠感到了深深的后悔,血斧大公的全力一击快的超出了他的想象,没有时间思考对策了,也没有机会再对愤怒的公爵故伎重演。那种影响五感的法术只要被施加了一次,下一次再用出来的效果就会差很多。

    无奈,起司只能将魔力催动到自己左手的订婚戒指上,女巫的指环有着很多功效,法师希望至少它可以保护自己承受一次战斧的攻击。感受到涌入的魔力,荆棘组成的戒指迅速扭动了起来,它们藤条上的尖刺深深的刺入法师的皮肤,痛饮着起司的鲜血,然后将其化为养分。

    几乎只在一瞬之间,法师的左手就被从指环里冒出来的荆棘条布满了。这些藤条编制成了一只带刺的手套,将起司的手武装了起来。此时赫恩之手的斧刃离法师的脖子已经近在咫尺,或许是刽子手的执着吧,血斧大公的两次攻击都瞄准了起司的喉咙。

    “噗!”

    奇怪的声音自斧刃处响起。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斧头砍到了某种由藤条编制的厚重盾牌上一样。而现实则是,起司用自己包裹着荆棘的左手生生拦下了这一次砍击。但是女巫的戒指也并不是万能的,大量的血液顺着荆棘条的缝隙喷溅出来,显然为了挡下这次攻击,法师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惊异于起司手上的荆棘,哈罗德下意识的想要将陷进法师左手里的斧头拔出来。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起司居然凭着一只手的力量,死死的握住了赫恩之手的斧刃。与此同时,大量的荆棘藤蔓顺着战斧蔓延了过来。

    “砍了人就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起司用阴森的语气说道。只是他苍白的脸色让他的话十分缺少说服力。

    而面对法师的纠缠,血斧大公的反应则十分简洁。只见这位公爵双手握住斧柄,以此作为支点猛地发力,将起司朝着自己拉进过来。同时哈罗德三世将头略微后仰,对着法师那张逐渐靠近的脸就是一记头槌!

    “噗!”

    洛萨再次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过与第一次不同,他这是不忍心看到起司现在的惨状。一旁的杰克则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骨,下意识的说道。

    “这下肯定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