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斧易主
    “该死的!这些是什么东西!”明明手中的武器即将刺入法师的身体里,但是血斧大公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短剑再前进分毫。他茫然的低下头,看到了无数只有手指粗细的荆棘藤蔓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爬满了他的下半身。

    “严格来说。它们可以算是一位女士送给我的礼物。”起司耸了耸肩,他的左手轻轻一挥,那些藤条就将哈罗德三世彻底的束缚起来,公爵手中的短剑也被打飞掉到了远处。周围的士兵们见到这个情景本能的想要上前营救他们的公爵,可是被荆棘包裹着的赫恩之手此时已经架到了刽子手的脖子上。

    自己的处刑大斧紧贴着自己的喉咙,血斧大公明白他现在已经彻底的输掉了这场决斗。而在荣耀审判中,杀死战败者并不是什么残忍的事情,相反,这样反而可以彰显为了自己的信念愿意赌上一切的决心。而在不清楚起司为人的情况下,哈罗德三世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活着离开。

    作为一名职业刽子手,血斧大公一生在刑场上至少处死过两位数的贵族。他们有些是因为叛乱,有些则是因为犯下了难以被宽恕的重罪。当然,其中也有人是被陷害致死。不过作为一名处刑者,哈罗德无权去挑选在何时杀死谁,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让死在这把赫恩之手下的人能够少一点痛苦。

    “你还在犹豫什么?小子?”血斧大公直视着起司,说出了这句话。听他不满的口气,好像不仅不害怕被杀,反而还在嫌弃法师太过犹豫,他甚至还开口挑衅道,“是等着我教你怎么下刀才能一次致命吗?”

    起司被哈罗德三世的话逗笑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在死亡面前如此随意,而且这种随意里还不掺杂任何的疯狂。法师收起了左手上的荆棘,将赫恩之手收回到手里。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握住这把斧头,而是将它放在了地上,像血斧大公之前做的那样。

    “我为什么要杀您?这场审判我已经赢了不是吗?”

    哈罗德三世错愕的看着起司收回了那些缠绕着他的藤蔓,当最后一根荆棘也重新融入了法师手上的戒指里之后,血斧大公才相信起司是真的没想要杀自己。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叹了一口气。

    “……好吧,年轻的巫师,我以哈罗德三世的名义宣布,你为洛萨赢得了这场荣耀审判。”

    当血斧大公的话音传播开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士兵们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知道这句话的分量。而那个之前被起司看到的躲在哈罗德家族队伍中的穿着药剂师协会服装的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二话不说就打算趁着众人尚且在震惊中时溜走。可是他没有走几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某种可怕的东西盯上了。

    杰克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狼形的瞳孔,虽然他除了眼睛之外外形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只要有人看到他的眼睛,那么他一定不会认为此时的狼行者是个人类。

    “你在这里等着起司回来。我要去追我的猎物了。”狼人只留下这句话,就以一种可怕的速度纵身翻过了围观的士兵们,那些禁卫军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杰克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了。而当他们后知后觉的转过头去时,又哪里还看得到狼行者的影子呢?

    起司自然是注意到了同伴的举动。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一开始,让杰克去用狼人的眼睛去寻找目标的就是他本人。当法师使用亚历山大这个姓氏而非杰克的名字来称呼他的时候,其实就是在暗示他有些东西只有狼行者的眼睛才能看清。

    另一方面,哈罗德三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对法师说道。

    “听着,巫师。我知道这有些不合情理,不过,虽然我今天放过了洛萨,可是恐怕国王陛下的通缉令短时间内并不会取消。”血斧大公苦笑了一下说道,他知道苍狮国王有多喜欢洛萨,而能让他下定决心派遣自己来杀死黑山伯爵,就意味着国王的决定不会因为一场荣耀审判而善罢甘休。

    “我建议你们先离开王都一段时间,最好先离开苍狮。你也听到了城墙上的号角,现在你们趁乱离开这里不会有人阻拦。还有,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可是我认为陛下对处死洛萨这件事上的反应有些奇怪……”

    起司听懂了哈罗德三世的意思。事实上,当他让杰克去抓人的时候,法师就已经对这次的事件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不论是杰森的背叛还是现在反常的国王,这种让人不快的手法是起司印象中女巫们的常用手段。现在法师只需要等狼行者把那个混在人群里的家伙抓回来,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的大概了。

    现在他只希望,那些女巫只是单纯的来找爱米亚她们复仇,而不是已经变成了瘟疫传播者手下的又一群棋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法师摇了摇头,将这个不吉利的想法暂时压了下来。他点头感谢了哈罗德三世的建议,然后自然的想要拿起插在地上的赫恩之手。不过当起司的手接触到这把战斧的斧柄时,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灼热感刺痛了法师的手掌。

    “嘶!”虽然起司及时松手,可是他的手心还是留下了大片烫伤的痕迹。作为一名施法者而言,他天生被这把猎巫刀所排斥。可是这更加加深了法师对着把武器的兴趣,他不怀好意的抬头看着想要走过来拿走战斧的哈罗德三世。

    “公爵大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您的这把战斧,能不能借给我一段时间?”

    血斧大公的脸当时就拉下来了。赫恩之手作为哈罗德家族的象征,同时也代表着苍狮王室的统治权威。这把武器绝不仅仅是一把杀人用的凶器那么简单,它是一种图腾。可是起司毕竟在荣耀审判中战胜了自己,别说这把战斧,就是这条命,也是在法师的宽恕下才捡了回来。作为贵族的尊严让哈罗德皱起了他的眉头。

    “抱歉巫师先生,可是赫恩之手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外乡人手里。这把武器对于苍狮来说太重要了。”

    对此起司笑了一下,他早就想好了对策。

    “当然,公爵大人。我知道这把战斧对苍狮有多重要,所以我保证,在我借来这把战斧的这段时间里。它会由洛萨先生保管,难道您会怀疑对王国的忠诚吗?”

    黑山伯爵无疑是忠于苍狮的,这一点洛萨已经用他赫赫的战功证明了自己。况且,即使是国王的命令里,也承认洛萨至死都会享有黑山伯爵这个头衔,所以换句话来说,即使洛萨真的犯下了叛国这样的大罪,国王也没打算剥夺洛萨的爵位,这足以说明他在国王心中的地位。再加上洛萨确实是在国王身边长大的,两人之间的感情非比寻常……

    血斧大公咬了咬牙,他看了看不远处拄着黄金战斧的洛萨。从地上一把抄起了赫恩之手,走到后者的面前。

    “在你把赫恩之手还回来之前,你的这把斧子先由我保管。”说着,哈罗德三世抢过洛萨的黄金战斧,将手中雕刻着雄狮图案的黑色猎巫刀塞到了他的手上。同时小声对黑山伯爵说道。

    “向我证明,陛下对你的判决是错的。”

    “是,哈罗德……叔叔。”洛萨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要杀死自己的老人,苦笑着说道。他清楚的记得,在自己生活在王都的岁月里,这个在王国中臭名昭著的刽子手给了自己多少帮助。所以他也很清楚这个老人冷酷的外表下其实有着一颗多么炙热的心。

    看着血斧大公走回士兵中的背影,洛萨猛地有一种预感,他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把战斧还给这个老人了。当血斧家的黑袍士兵带着禁卫军如出现时一般消失在街角的时候,黑山伯爵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而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会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