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失败的狩猎
    在这个世界上,猎物和猎人的关系是十分微妙的。从来没有谁可以肯定自己在生存这个游戏中的位置,但是对于狼行者们来说,他们是天生的追猎者,行于黑暗中的捕食者。凡是被他们的狼瞳盯上的东西,都鲜有机会可以摆脱葬身狼吻的厄运。哪怕对方是女巫也不例外……

    “呼哧!”随着杰克将缠绕在手上的阴影一把按到小巷的墙壁上,那团如火焰一样跳动的东西很快就消失在了建筑物墙壁的砖缝间。这是他正在追踪的那个家伙留下的小陷阱,这样的魔法机关或许可以给很多人带来麻烦,不过天生免疫魔力的狼人绝不在此列。

    “无聊的把戏。”狼行者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道。他其实完全可以将追踪的目标一下子按倒,可是出于谨慎起见,杰克还是希望通过更多的追踪来看看这只被惊吓了的羊羔会逃向哪里。如果可以从她的身上得到羊群的位置,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杰克的希望还是落空了。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追捕了吧,被狼行者追赶着的猎物最终停在了王都无数小巷中的一个深处。这个看起来穿着药剂师协会学徒服装的年轻男性,用和他的外貌极为不符的眼睛盯着从屋顶上一跃而下,落到自己眼前的杰克。

    不需要使用狼人的能力,杰克也可以察觉到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因为他的眼睛实在是太特别了,哪怕是身为狼行者,杰克也不得不承认这双眼睛有着令人着迷的魅力。它们应该长在那些会在附近诸国中最富艳名的王妃或者公主身上,甚至属于一只以吸食男人灵魂为生的恶魔或者魔鬼,这是一双会令人终身铭记的眸子。

    “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狼人说道。虽然他此时并没有变身,可是杰克的身材本就比这个人要高大。而当他居高临下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口中的语气就像在调戏一个小姑娘。

    听到杰克的话,这个穿着药剂师学徒衣服的男人开始产生了某种变化。他的皮肤开始变的松弛而且膨胀,就像是发酵中的面团,同时,他皮肤上的毛发和纹理也开始脱落消失,很快,这个人就肿的不像样子。但是这还没完,当皮肤的膨胀停止之后,这个人的两只手开始撕扯自己膨胀起来的皮肤。随着大块大块的皮肤被撕扯下来,狼行者眼前的男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性。

    毫无疑问,对方是一名女巫,一个和爱米亚以及珂兰蒂相同的存在。而现在,这个女巫用她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狼行者,虽然她极力掩饰,可是她颤抖的四肢还是暴露了她恐惧的事实。

    “怎么?你自己解除了伪装却又不敢和我对话?”杰克歪着头看着面前的女巫,向前走了一步,问道。

    随着狼行者的脚步,这个女巫迅速向后退却,但是她的背后却只有一堵墙壁。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杰克,女巫的眼睛里露出了绝望的色彩。

    看到对方的反应,狼人的表情变的无聊起来。原本他还以为起司让自己来追赶的目标有多么强大,现在看来,这个女巫只是靠着那双奇怪的眼睛影响了周围的普通人。而既然她的双眼无法让杰克受到影响,那她就完全没有威胁。

    “起司这家伙,还真是给我派了个无趣的任务。”摇了摇头,狼人伸手想要抓住女巫的衣领,在他眼中,这个女巫是无法伤害到他分毫的。

    但是如果对方真的不能伤害到他,那么为什么杰克伸出的手,会流血呢?

    “啊!”来自手指尖的痛感和灼热感让狼人不自觉的惨叫了起来。他以极快的速度收回自己的手,同时也看到自己为什么会感到疼痛。一些细密的伤口密密麻麻的遍布了杰克的整只右手,鲜血正顺着这些破损处流出他的身体。

    “你干了什么?”熟悉的疼痛感和没有快速愈合的伤势都说明不管对方是怎么让狼人受伤的,她都使用了银。而想到这唯一能杀死自己的金属,杰克腹部上的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

    看到狼行者的反应,刚才还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的女巫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她用那双美的让人心惊的眼睛看着杰克,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这个时候狼人才发现,除了眼睛中之外,这个女巫也毫无意外的是一个美人。

    “我干了什么?嘻嘻,对付狼行者自然是要用银啊,这种事情需要我说明吗?”女巫歪着头,笑着说道。

    对方的反应让杰克明白他恐怕是被女巫之前的表演给耍了,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试图逃离他的追猎,而是以一种示弱的方式偷偷的设下了陷阱。而此时狼人敏锐的视力也终于让他发现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弄伤了他。那是许多细到人眼无法察觉的细线,这些线像一张蜘蛛网一样拦在了狼人和女巫之间,而且这张网的材质并不是蛛丝,而是银。

    杰克的狼瞳眯了起来,他看着对方得意的样子,深知此时最不能做的就是意气用事。眼前的羊羔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可口,在羊皮的掩盖下,他无法确定自己在追逐的东西到底还是不是猎物。

    “你觉得这些银丝能拦得住我?”狼行者开口威胁道,银这种金属并不以坚硬著称,何况它们现在还被拉伸成了这种丝线一样的外形。不需要任何的武器,只需要一块石子,杰克就可以毁掉这张网。

    “你可以试试,我亲爱的大狗狗。不过要小心呦,我的同伴们可随时都会来。到时候,我说不定会真的把你捉回去当宠物。”这个女巫轻佻的对狼人说道,从她的笑容来看,她应该是对这些银丝有着绝对的自信。同时,虽然可能只是虚张声势,但是她口中的同伴也让杰克觉得不安。

    “碰!”愤怒之中的狼人一拳在墙面上打出了一个可怕的凹陷。不过这泄愤一样的举动却让女巫的笑容更加快乐,因为这就说明了现在的杰克确实拿她没有办法。

    “呼噜噜!”狼行者咧开嘴发出低沉的咆哮,他的牙因为愤怒而变的长而尖,身体内属于野兽的血液在促使着他不顾代价的冲上去将这个激怒自己的女人撕成碎片,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果是刚刚完成转化的时候,杰克一定会这么做,可是作为一名真正的猎人,与自身的噬血**相抗衡才是永恒的课题。

    “耐心,要有耐心。”杰克低声重复着自己父亲在教自己打猎时总是重复的话,他口中的兽齿渐渐收了回去。与此同时,狼行者将眼前这个女巫的样子牢牢的记了下来。

    “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我想它们作为我的第一件收藏应该正好。”留下这句话,狼人纵身一跃又跳上了旁边的房屋,离开了。在杰克的感知中,很多带着明显敌意的人正在朝这条小巷子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