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久违的见面
    苍狮王都

    爱米亚已经很久都没有走出大屋了。作为一名女巫而言,她不需要离开自己的居所就能完成近乎所有的事情,即使是实在因为无聊而想寻些事做,用乌鸦的眼睛来俯瞰大地也是不错的消遣。可话虽如此,在很多年以前,她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葛琳总是向其他女巫抱怨,自己的女儿永远学不会耐心,总是一转眼就不见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抱怨时的样子,爱米亚在面纱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但是这抹笑意在女巫的脸上仅仅只是一瞬,葛琳的死让爱米亚很难再发自内心的感到欣喜,她太想念自己的母亲了。很少会有女巫能够像珂兰蒂一家一样隐居如此漫长的岁月,因为很少有女巫能像葛琳那样坦然迎接自己的死亡。

    年老的女巫总是试图继续延续她们的生命,为此,她们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有些极端者会向邪神或者恶魔献祭自己的子嗣。死神总在追着我们,这是几乎所有女巫都会说的一句话。可是爱米亚却几乎从未在自己母亲的嘴里听过。相较其他女巫急功近利的去取得更多的素材来延续生命,葛琳总是很沉稳。

    而这份沉稳,也为她在女巫团中取得了极高的声誉,几乎所有的女巫们都很乐于听取这位的意见。甚至有传言声称葛琳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女巫团的领袖。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爱米亚想到,自从自己背叛了女巫团之后,母亲没有抛弃自己,反而直接带着自己逃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国。从那时候起,女巫团就已经不再是她们的归宿。

    回想在这里被打断了,爱米亚默默的勒住了手中的缰绳,因为在这无人的街道上,一架华丽的马车不偏不倚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架马车的华丽程度绝对是整个苍狮都不曾有的,恐怕就连国王或者王后的座驾都没有这么惹人注目。这是辆由两匹纯种小栗色马拉着的四轮马车,车身是用只有精灵领地中的森林才会出产的月光木制成,上面没有一颗钉子。月光木制的洁白车身上几乎雕满了各种浮雕,这些浮雕有些是在叙述神话故事,有的只是为了装饰,但是不管那一种,浮雕中的纹饰都是由宝石或者黄金来镶嵌制作的。

    马车的形制是半敞篷的,这种受到贵族女性钟爱的款式无法ti gong让马车ti gong任何的防御能力,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安装减震或者其它装置。可是它那酷似一张巨大沙发的车身却足以凸显出躺在上面的女性的身材。就像是现在这个躺在天鹅绒绸缎堆成的软塌中的女人一样。

    这是一个中年妇人,至少她看上去如此。她有着一张美丽的面孔,恰当好处的妆容更是让她的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致命的you huo力。自中间区分,黑白两色的长发让这个女人在令人心醉的同时神秘无比。一件与发色相同的黑白貂皮长裙更是让她在尽情的展示自己美丽的身体的同时,又营造出一种尊贵感。而从她露出来的皮肤来看,这位女士的肌肤几乎白的和琳不相上下。

    这架马车和它的主人在这条街上显得如此突兀,我是说,这位女士应该乘着她的座驾出席在王国最盛大的晚宴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大白天堂而皇之的在大街上闲逛。不过从爱米亚面纱下的表情来看,她对这个女人的出现倒是并不惊讶。

    “你看起来还是这么让人感到恶心。”这应该是爱米亚近几年来说的最重的脏话。但是见到眼前这个人,饶是以她的涵养也实在是难以遮掩脸上的厌恶之色。

    不过这个半躺在马车里的女人看起来倒是并不在乎,她轻笑了一下,用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横坐在马背上的爱米亚。和她相比,爱米亚身上的红色长裙就显得如此的朴素。而从宽大女士风帽上垂下来的面纱好像也成了为了遮掩长相而存在的东西。

    “而你却还是那么…幼稚。”马车里的女人用一把黑色鎏金的小折扇遮住下半张脸,说道。

    “我?幼稚?”爱米亚笑了,不过并不是因为开心,而是因为气愤,“听着,我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我了。在你面前的,是这个王国最强大的女巫,你最好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最强大的女巫?”那个女人的眼睛里露出了嘲弄的味道,“也只有在葛琳死后吧?一个连将死之人都比不上的女巫,还是别用这种自大的称号为好。”

    “不过我倒是真的挺佩服葛琳的,她离开女巫团的时候已经活了那么久了,居然硬生生的靠着在这个小王国里搜集到的素材又挺了将近三十年。你们到底在这个国家发现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

    “那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比起刺探我的**,你更应该想想怎么带着你的人活着离开这个国家。”爱米亚的语气很冷,就像她的眼神一样。

    听到爱米亚的话,那个女人再次用折扇遮住了嘴,从扇子下面发出清脆的笑声。这笑声很动听,可却会让人有种莫名的寒意。

    “哦,我亲爱的爱米亚。你不会真的以为,一个小巫师和你召集来的那些乌合之众可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吧?虽然那小子身上披着灰袍,可是他也不过就是一只雏鸟罢了。和挑起这场战争的存在相比,他根本上不了台面。”

    “是吗?可我觉得收拾你,对他来说还太轻松了。”爱米亚说道。

    那女人还想说什么,可是她刚要说话,就好像收到了什么信息一样停住了。在脸上露出明显带着恐惧和厌恶的表情后,她再次说道。

    “狼行者?这就是你们的底牌吗?可真令人不快。”

    说完,这个女人轻轻一挥手,拉着马车的两匹小马离开拨转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奔跑起来。看到对方撤退,爱米亚并没有急着追赶或者阻拦,因为她深知,这个她曾经的同伴不是会单枪匹马出现的人,在这附近一定还有保护她的女巫或者其它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