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撒谎
    爱米亚再次见到起司他们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黄昏。城墙上的战争还在继续着,王都最精锐的士兵们不断将试图翻过城墙的鼠人一次次的击退。而那些庞大的鼠巨人,也被城墙上准备好的投石机之类的器械击溃。战斗持续到现在,人类一方付出的伤亡量实际上非常微弱。

    不过无论是前线撤离下来的人带回来的情报,还是从这些攻城者酷似老鼠的外形来判断,真正的战斗想必一定是在夜晚才会开始。在这个紧张的时刻,王都原本繁华异常的街道变的空旷而寂静,这座城市所有的住民都只能寄希望于高耸的城墙和佩戴着苍狮徽记的战士。殊不知在这王都之中,另外一场战争也在阴影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珂兰蒂去哪了?”这是爱米亚在看到起司和洛萨的第一句话。在法师的药水帮助下,爵爷已经可以一瘸一拐的走路了,只是他折断的左臂想来还要修养一段时间。不过这都不是女巫要关心的事情,她只关心自己女儿的去向。

    “放心,她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起司伸出自己的左手,将手上完好如初的荆棘戒指展示给对方。如果珂兰蒂出了意外,这枚指环也会随之枯萎。而现在指环的状况则说明这位法师名义上的未婚妻确实还活着。

    看到戒指没有出现问题,爱米亚送了一口气。虽然她对于起司口中所谓的“很安全的地方”感到怀疑,不过在葛琳和法师签订的条款中,对于起司在盟约期间不能对女巫做的事情有着很详细的规定。所以爱米亚并不担心法师会监禁珂兰蒂或者干脆把她扔给什么危险的存在来个借刀杀人。

    正在这个时候,杰克的身影也从道路旁的屋顶上跳了下来。看得出来,狼行者现在十分不开心。他双手插在裤袋里,半低着脑袋,如狼一般的瞳孔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怎么?追丢了?”法师看到狼人的这幅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没有抓住那个女巫。不过起司对此倒是并不是很在意,只要证明了对方的身份确实是女巫,对于法师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起司的语气甚至还有几分调侃的意思。

    “别提了。让人摆了一道。切,下次我要是再遇到那个女人,我一定会把她的眼睛挖出来穿成项链。”狼行者朝一旁吐了一口口水,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种猫捉耗子却被耗子戏弄的事情让他十分的恼火。

    “我劝你别那么做。眼球烂掉之后用绳子可挂不住。但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有一个朋友倒是能用眼珠做出不错的东西。事实上,我一直想要他帮我做一件来着。”法师耸了耸肩,若无其事的说出了十分恐怖的话。

    “眼睛?你碰到绮莉了吗?”爱米亚听着狼人的抱怨,皱了皱眉头说道。

    “绮莉?这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吗?很好,看来至少我知道该咒骂的对象叫什么了。”杰克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说道。

    “这么说来,那位,呃,绮莉小姐,是你之前女巫团的成员喽?”起司歪了歪头,这个结论不难得到。再说爱米亚本来就告诉过她关于女巫团的事情。

    “是的。只不过我离开女巫团的时候,她还很小。不过那个时候她的眼睛就已经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了。”金发的女巫点了点头,她的面纱随着这个动作轻轻的摇动。

    “一个年轻的女巫。”法师略微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不是每一个年幼的女巫都受到了足够的教育,那些仗着自己的能力到处胡作非为的小丫头往往可以制造出可怕的混乱。而如果一个女巫团在外出行动的时候带上了这种成员,要么说明她们已经无人可用,要么就是她们根本不在乎这个王国中居民的死活。

    “对了。在我刚才来的时候,我遇到了库伊拉。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那个人。”爱米亚将自己刚才的遭遇告诉了起司,既然已经决定要和法师并肩作战,她不希望因为隐瞒这些事情而让起司对她的诚意感到怀疑。

    “库伊拉?你是说你们之前女巫团里和葛琳女士年纪相仿的那个女巫?”起司的眉头彻底皱了起来。由最年轻的女巫和最年长的女巫来进行这次追杀行动,恐怕一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了。

    “是的。”爱米亚说道,“她和母亲的岁数应该差不多。虽然可能小母亲几岁,但是相差不会太大。而且我刚才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上魔力依旧充沛。”

    女巫的话让法师陷入了沉思。他开始意识到这群女巫的突然出现极有可能会破坏很多已经计划好的事情。不说别的,当这座城市里出现了另一股强大的女巫势力的时候,那些黑暗住民的忠诚就是个问题了。但是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要搞清楚这些女巫的目的。

    “你们两个在碰到女巫团的女巫时,有听她们说过什么吗?她们只是单纯为了寻仇而来吗?”起司沉吟了一下,问道。

    “怎么?你担心她们会帮那群鼠人?可这对她们有什么好处?”杰克立刻领会了法师的意思,他回想了一下和叫做绮莉的女巫的短暂较量,并没有发现对方提到过这方面的事。

    “我也没听到这方面的事情。”爱米亚说道。她当然是说谎了,库伊拉的话中很明显的指出这些女巫团成员知晓瘟疫的散播者,并且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他的帮凶。但是爱米亚并不敢将这件事告诉起司,因为她怕。她怕起司在觉得无法对抗敌人的势力之后选择逃走。而法师可以一走了之,被女巫团堵在这里的她和珂兰蒂却一定逃不掉。

    不过起司还无法光从听的来看穿女巫的谎言,所以他内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其实这倒是爱米亚多虑了,在她眼中一个女巫团是强大到难以独自抗衡的势力,可是对于来自灰塔的法师来说,女巫这种资料甚为详实的存在还真的不难对付。要不是当初急需葛琳的帮助,起司可能完全不会去接触这些女巫。

    “好吧,看来我们在对付老鼠之余,还得抽出时间和这些女士们好好聊聊了。爱米亚女士,关于那个库伊拉,我想您还得仔细跟我说说。”法师耸了耸肩,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