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疫魔之战(上)
    万事万物皆有其起源。虽然经过漫长时间的摧残,大部分事物的起源都已经变的及其晦涩而不可考,不过还是有些东西的出现原因是被人所知晓的。这其中就包括疫魔。在灰塔的图书馆中记载着恶魔的区域有着一本被所有学徒都翻阅过的书,这本书是灰塔之主克拉克的众多著作之一,它的名字叫做,恶魔全典。

    在恶魔全典中疫魔的一项,灰塔之主是怎么评价这些生灵的“它们不完整的消化系统和生理上的重大缺陷让我确信,这些被称为疫魔的存在绝不是自然生成的恶魔。它们更像是为了侍奉某种更加可怖且可怕的东西而被创造出来的士兵,就像是供养着女皇的工蜂一样。”

    而根据克拉克后来真的进入深渊后的经历完成的补足部分来看,疫魔们辛勤供奉着的东西是一片无法丈量大小的湖泊,即使是强大如灰塔之主,也无法对这片几乎占据了深渊中整整一个阶层的可怕存在做出更加详细的说明。只是在书中留下了他对这片湖泊的代称,污染之井。

    污染之井有很多十分令人畏惧的特性。不过好在起司知道,他们眼前的这个小池塘只是疫魔们为了向自己的创造者献祭而临时制造出来的东西。但是如果放着不管,一旦疫魔朝这个充满了黑泥的池塘里投入了足够多的祭品,那么那个本体在深渊中的污染之井未尝没有可能真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等一下行动的时候务必小心,千万别掉到那个黑泥池子里去。”起司小声的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其实这倒是他多虑了,饶是以狼行者的胆量,看着那滩诡异的池水,杰克的心中也不免会感到畏惧。从看到污染之井的那一刻开始,狼人的心里就已经敲响了警钟。

    “我尽量。”杰克回答道。同时开始仔细观察这片小广场上的情况。

    广场上的疫魔们还没有发现这两个不速之客。它们的精力主要还是放到了向自己的主宰献上贡品上。总计十二只疫魔盘踞在广场上,其中七只负责看管抓到的祭品。剩下的五只中,三只负责将祭品投入黑色水池,另外两只则负责将那些喷溅的过于遥远的黑泥捕捉回来,重新投入黑泥里。

    “看来大部分的疫魔都在这里了。剩下的家伙应该在这附近游荡寻找更多的食物。”起司很清楚虽然罗兰给他的信息是有大量恶魔出现在这片区域,但是像是疫魔这样的恶魔,绝不会同时存在二十只以上。无他,恶魔的数量过于庞大的情况下,即使是污染之井也不能完美的掩盖它们的行踪。

    “这么说来我们运气不错,只要我们把它们一举消灭,应该还来得及在城卫军反应过来前处理掉它们的痕迹。”狼行者故作轻松的说道。他很清楚虽然说起来容易,可以同时和十几只恶魔作战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还是在有瘟疫之井的情况下,那条黑泥组成的粗大触手让杰克十分的不安。

    “别这么悲观。黄昏时刻鼠人的攻击强度会上升,城卫军不一定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一支小队消失了。何况,我们也不是孤军奋战。”法师听懂了同伴话里的潜台词,他歪了歪头,将视线瞥向了夕阳的方向。那里,在落日的余晖中,一些小小的黑影正在逐渐变大。

    “要等等他们吗?”杰克自然也注意到了正在快速朝着这里靠近的蝠人们。如果能等到这些援军赶来,相信对付恶魔的难度可以下降不少。

    “我是想等等,但是看起来那位朋友可等不了。”起司口中的朋友,指的是一个正在被扔进污染之井的倒霉蛋。从他脸上的面具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摄魂怪。不过其实在法师眼中,被丢下去的是摄魂怪还是人类都没什么区别,因为他本来也没打算靠着蝠人们来解决这些疫魔。

    “叩,叩,有人在家吗?我和我的狼头朋友想要一点新鲜的疫魔肉。”法师用自己的右手做出装作敲门的动作,轻声说道。然而伴随着他眼中强烈的魔力光晕,这句听起来像是玩笑一样的招呼成功的吸引了所有疫魔的注意。

    当所有的疫魔都把它们丑陋而又畸形的脸对准两人的时候,杰克一边走上前一步将起司护在身后,一边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下次记得提醒我,如果我再同意和你单独行行动,你就用银锤打碎我的腿。”

    起司的嘴角向上翘了翘,算作是对狼人的回应。同时,随着灰袍因为魔力的涌动而猎猎作响,大量的荆棘藤蔓顺着法师手上的戒指滋生出来,如同攀援植物一样快速布满了起司全身。

    疫魔从来不是以速度闻名的恶魔,可是如果有人认为它们臃肿的身体会让它们的行动十分迟缓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虽然翅膀上的翅膀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无法支撑疫魔庞大的身躯,但是这些丑陋的怪物确实可以以一种迅捷的速度活动。当荆棘的藤蔓爬上了起司的脸颊的时候,离着两人较近的三只疫魔一边尖啸着,一边冲到了杰克身前。

    “嗷呜!”悠长的狼嚎声从狼行者的口中响起,面对接近自己的敌人,他毫不畏惧,紧握的拳头对着冲的最快的那只疫魔狠狠地打了下去。

    疫魔很明显错估了狼人的速度,或者说,当一个狼人动起来之前,没人知道他们能有多快!虽然没有使用利爪,但是杰克的拳头十分准确的印在了恶魔的面门上。至于为什么不攻击它的肚子?狼行者可不想被喷一身的黑泥。

    “嘭!”一声闷响从疫魔的脸上传来。那只被打的恶魔踉跄着倒地并向后翻滚,可是杰克从手感上得知,他这用上权全力的一击,竟然没有打碎疫魔的头骨!

    “噗哈!”就在这个功夫,第二只疫魔已经朝着狼行者的位置吐出了一大口黑泥。不过好在杰克的反应速度远在对方之上,那团黑泥还没有飞到一半,狼人已经绕到了这个恶魔的身后,伸出锋利的爪子猛攻它的后颈。

    因为距离的原因,当杰克已经扑到第二只疫魔身上的时候,第三只疫魔才赶到。这头恶魔浑然不顾误伤到同伴的可能,抬起肥硕却长有骨刺的前肢,猛地朝着狼行者的背后砸了下去。

    “别着急,你得跟我打。”荆棘如同蛛网一样将半空中的恶魔拦了下来,起司的眼睛里闪动着危险的光芒出现在了第三只疫魔和杰克中间。随着他的右手朝着被拦截下的疫魔轻轻一指,一股无形的力量如同钻头一样击中了恶魔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