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疫魔之战(下)
    随着法师的攻击,恶魔的眼球应声而爆!不过这恐怕并不能影响这只疫魔的行动,毕竟它有六只眼睛,炸掉这一只也不足以影响它的视觉。可是这次攻击已足以让这只恶魔意识到起司拥有着足以杀死他的力量,而这对于法师来说就够了。

    “荆棘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们在野外的时候,喜欢以死尸来作为养料。而当它们长在我身上的时候,它们的养分就是,恐惧。”起司的脸上露出如同疯狂一样的笑容,随着他身上魔力的涌动,恶魔身上的负面情绪也顺着藤蔓逆流到了法师的身上。

    不过和起司只是感到了一些负面情绪相比,那只被荆棘缠上的疫魔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感受到了恐惧的荆棘像是饥饿的昆虫一样钻入疫魔那布满肿瘤和烂疮的皮肤下面,而看到这一幕的恶魔自然拼了命的想要摆脱这些致命的藤蔓,可是它更加扩大的恐惧只能刺激荆棘更快速的生长。仅仅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原本狰狞的恶魔就变成了一团被荆棘包裹着的花肥。

    “开胃菜结束了。来试试这个吧。”

    随着起司轻轻一甩,包裹着疫魔的藤蔓猛地散开,被束缚其中的恶魔一脸错愕的因为惯性准确的跌入了黑色池塘里。想要彻底的杀死一只恶魔是不容易的,可是瘟疫之井吞噬一切的特性这个时候却刚好为法师提供了一条快速的解决办法。

    不过随着疫魔慢慢的消失在黑泥之中,吃到了自己造物的黑色泥潭显然被激怒了。瘟疫之井可看不见闯入了献祭仪式的法师,它只知道下仆的祭品让它十分的不满。复数的黑泥触手从瘟疫之井里扭动着伸了出来,这些粗壮的触手足有成人腰一般粗细,它们胡乱的挥舞着,将所有接触到的生灵通通卷起来拉入黑泥之中。

    这下那几只原本就在瘟疫之井旁边的疫魔就倒霉了。足足三只恶魔一边尖叫着,一边措不及防的被黑色触手卷起来拖进了黑泥之中。而在这混乱的局势里,起司悄然利用和自己连接在一起的荆棘,将刚才那个差点被献祭掉的摄魂怪拉了回来。同时,他也开始朝着那群被抓住的人质靠拢。

    “嘿,看起来这家伙有点挑食啊。”和一开始冲过来的两只恶魔缠斗在一起的杰克看到了这一幕,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虽然他并不理解为什么黑色触手会无差别的攻击附近的生物,可是这不妨碍他为疫魔们的悲惨经历感到开心。

    “把这些家伙丢进池子里!动作要快,我也不知道愤怒的污染之井会变成什么样!”起司说着,侧身躲过了一条从身边擦过的触手。激怒污染之井这种事情,就算是灰塔之主恐怕都不会尝试。不过鉴于在这里出现的只是被疫魔们召唤来的化身,法师还是有把握可以控制住局势的。

    与此同时,还活着的疫魔显然是被污染之井的骚动给吓住了。这些恶魔毕竟是被眼前的这片池塘制造出来的生灵,对于自己造物主的恐惧是烙印在灵魂上的印记。此时面对震怒的主人,疫魔们能做到的只有立刻将制造了这场混乱的起司和杰克献祭掉来平息污染之井的愤怒一途。

    原本看守着祭品们的七只疫魔看到起司朝着它们冲过来,这些丑陋的怪物同时张开嘴,将腹中的黑泥如同炮弹一样打向法师。恶魔喷出的黑泥在近距离的时候速度不会比箭矢慢多少,甚至犹有过之。面对来自七个方向,远近不一的密集射击,或许杰克可以凭着惊人的动态视力和身体素质从容的躲避过去,但是起司却是绝对做不到的。不过法师也不需要闪躲。

    “啪!”起司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他身上的灰色长袍瞬间化为了灰色的烟雾从攀附在法师身上的藤条中扩散开来。几乎在眨眼间,浓重的烟雾就彻底吞没了起司。那几发黑泥像是泥牛入海一样飞入灰雾之中,再没了动静。

    疫魔们见到这个情况,不禁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它们虽然狡猾而残忍,但是面对完全始料未及的情况一时之间却也没有应对的手段。可就在恶魔们犹豫的时候,那团灰色雾气开始朝着它们飘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疫魔本能的想要先远离这团诡异的烟雾。可是它们的身后,就是大量昏迷着或者失去反抗能力的俘虏,如果它们让开道路,难保起司不会带着这些祭品逃离这里。

    电光石火间,恶魔们还是决定死守这些俘虏,毕竟想要安抚下瘟疫之井的愤怒,这些祭品是必须的。它们很快就会对这个决定感到后悔了。灰色的雾气很快笼罩了这七只恶魔,而起司的身影却突兀的从雾中走出来,来到了被俘虏的人们面前。接着,法师的动作就像之前和血斧大公决斗时一样,他嘴角带着笑意,再一次打了一个响指。

    疫魔可没有哈罗德三世的机警,何况这一次起司的灰雾也不像对战刽子手时那样温和。凄厉的惨叫,从灰雾中传了出来,这些惨叫是如此的真切,可是听起来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不过总之,在惨叫过后,起司的灰袍又一次出现在了法师的身后,只不过,这次灰袍下面好像还盖着什么东西。

    “天亮了,孩子们。”法师说着将自己的袍子从地上捡起来披回身上,而这个动作也露出了灰袍下面盖着的事物。那是七只疫魔,但是这七只疫魔的体型现在却都被缩小到了拳头大小!当光明再次照到它们身上,疫魔们茫然的看着四周,似乎还完全没有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这边也搞定了。”杰克的身影从半空中落到起司身边,他已经将剩下几只恶魔全数解决了。狼行者看着面前这几只缩小版的疫魔,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些家伙变小了之后还是一样恶心。”

    “那就麻烦你把这些恶心的东西扔进那个愤怒的池子里。我要准备把污染之井驱散了。”法师耸了耸肩,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