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危险交易
    一  驱散瘟疫之井并不复杂,对于灰塔的法师来说,将恶魔遣送回深渊是基础中的基础。而虽然这片黑色泥沼属于世界上最强大的恶魔化身之一,可是它仍然还是恶魔。不过在这之前,起司想要尝试一些刚刚才想到的东西。

    “让蝠人们把摄魂怪带走,那些城卫军就先扔在这里吧。我们没办法跟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起司走向仍然躁动着的瘟疫之井,对杰克说道。天边的黑影已经十分接近了,前来支援的蝠人们随时可能抵达这里。

    “需要我保护你吗?”狼行者点了点头,问道。那些四处挥舞的黑泥触手看起来还是十分具有威胁,像法师这样直挺挺的走进对方的攻击范围或许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和这些东西打过太多的交道了。”起司摆了摆手,示意杰克不需要上前。同时,一根黑泥触手带着恶风从不远处猛地朝着法师的身上抽打过来,可是当它即将打到起司身上的时候,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弹开了。

    “恶魔防御,实用的法术不是吗?”法师自语着,他还记得当时学习这个法术的时候很多人都对这种只能防御单一种类生物伤害的防御咒术不以为意。可事实上,更加精确的防御带来的才是足够可靠的保护,那些泛用性的魔力护盾或者其它保护法术往往并不能提供足够的防御力。

    触手被弹开的异状引起了瘟疫之井的注意,更多的触手开始有目的的朝着起司攻了过来。不过它们却无一例外的被法师身上看不见的力量所阻挡,无法真的对起司造成伤害。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师很快就走到了黑色泥潭的岸边,再往前走一步,他的脚就会陷入这无尽的黑泥之中。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驱散恶魔的第一步,我记得是什么来着?”回想着脑中关于如何将恶魔送回深渊的知识,起司慢慢半跪了下来。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将魔力缠绕其上,之后谨慎的将这只手掌碰到了黑泥上面。接着,一股浩瀚如海的恐怖意识瞬间就从黑泥中涌来,一下子把起司的意识吞没了。

    黑暗,粘稠的黑暗。好像整个人都沉入了某种胶质物中一样的感觉。起司努力的想要在这片黑暗中睁开自己的眼睛,可是却发现眼皮好像被死死的缝上了一样,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分毫。四周的胶质物挤压着法师的躯体,但是却出奇的没有让他觉得痛苦,反而有一种被拥抱的安心感,不过这不能让起司放下戒心,毕竟,这可是瘟疫之井的意识啊。

    “咕噜噜!”那是一连串类似沸水中升起的泡泡裂开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可是在胶质的影响下,这声音听起来却十分的失真。慢慢的,起司身边开始响起很多这种声音,但是这些声音却又很快的消失,这样的情况不断反复,直到,一个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你不该这么做的。”这个声音和法师印象中自己老师的声音完全一致,可是起司绝不会认为是克拉克在和他说话。而且也可以肯定灰塔之主和这团黑泥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答案就是,瘟疫之井读取了他的记忆,并且使用了这个声音来和起司沟通。

    “我不该做什么?”虽然嘴巴无法使用,不过法师仍然有办法可以发声,比如直接使用魔力。

    “你大可以直接将我的分身驱散掉,但是你却因为自负和傲慢试图与我沟通。而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你被我彻底吞噬。”那个声音说道。

    “很多事情,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如果我像个正常人那样对黑暗中的东西都选择视而不见或者敬而远之,那我永远都不能接触到真理的皮毛。”听到对方要吞噬自己,起司并没有慌乱,在他看来,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此时的法师确实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但是如果对方只是在吓唬自己,那么表现出惊慌和恐惧就顺了对方的意思。

    “呵呵,你很有意思。”那个声音似乎是被起司的回答逗笑了,它发出低沉的笑声说道。而法师发誓,他从来没听过自己的老师那么笑过。

    “告诉我,人类。这回答也是克拉克教给你的吗?”

    “你……知道我的老师!”瘟疫之井的话这次真的让起司吃了一惊,从对方的话里来看,这个声音无疑是认识灰塔之主的,这种认识可不是简单的读取了起司的记忆就能得到的。显然克拉克和瘟疫之井之间曾经有过交集,至少是能让这个恶魔记住灰塔之主名字的交集。

    “嗯,他确实是我记住的为数不多的名字中的一个。你的老师,和他的接触令我印象深刻。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我还没有吞噬掉你的意识的主要原因。”那个声音说,“不过这并不能带给你任何的优势,人类。你的老师在我这里欠下的东西,远比他带给我的多。”

    听到这话,起司心头一沉。像这种古老而且强大的恶魔,基本都是十分记仇的,而从对方的语气来看,恐怕当年灰塔之主极有可能得罪过这个家伙。这就让法师的立场变的十分尴尬,恶魔可不会计较什么个人和集体的差别,何况在这个时代,很多学徒本身就是传道者的财产。那么对方如果想要通过杀死起司来达到报复克拉克的目的,貌似也不是不可能。

    “请允许我强调一下,虽然我身上确实披着灰袍,但是杀死我并不会让我的老师感到难过。”法师为自己辩护道。

    在一阵诡异的大笑之后,瘟疫之井的声音再次稳定了下来。

    “杀死你?我为什么要杀死你?哦,可怜的凡人,就算我要通过你去报复你的老师,也有更多更有效的方法不是吗?何况,我本来也没打算杀了你,要不然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和你进行这次对话。你要知道,就算是透过分身,我们之间的遥远距离也让我消耗巨大。我的仆从们献上的祭品甚至都不足以支付这次通话的价码。”

    对话进行到这里,起司终于肯定对方应该没有想要杀死自己的意思。那么既然对方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只为了和自己进行这次交流,法师觉得似乎还有机会完成自己的计划。

    “那么……我能问一下您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话吗?”起司小心的说道。

    “哦,你就把这当成是我因为太过无聊想找个人聊天吧,小巫师。”和克拉克一样的声音说道,“而且,我也知道你在计划着什么。你无非就是想试试能不能从我嘴里知道些内情,问问我将我的眷属召唤出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对吗?”

    “是这样的。既然您已经付出这么大代价来进行这次通话,我想您不会拒绝我这小小的要求。”既然算计被戳穿,法师倒也承认的干脆。

    “呵呵,你的要求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可是你也应该清楚,从我嘴里得到情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能给我什么呢?一城人的活祭?一个信奉我的宗教?还是你的灵魂……”瘟疫之井说着,话锋突然一转,“但这些我都不需要。不过,就当是对你大胆举动的奖赏吧,我还是可以提供给你一些东西。一些有趣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