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铁骑士
    一  阿提克斯,是一个不怎么被提起的名字。毕竟拥有着这个名字的人有着太多姓名之外的称号,而这个王国中也没有几个人可以有资格直呼他的名讳。所以甚至有很多加入了王国骑士团的新兵在受训结束后都不会知道他们大团长的名字。比起这个无人提及的名字,他们更愿意叫他,铁骑士。

    铁骑士阿提克斯,苍狮王国王国骑士团大团长。这个称号和他所率领的王国骑士团,是能让临近诸国甚至精灵都感到畏惧的存在。而身为大团长的铁骑士,今年已经将近七十岁了。作为一名纯血人类,活到这个岁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罕有的事情了,而能像阿提克斯这样依然可以披甲作战的,翻遍大陆的史书恐怕也是特例。

    这也就无怪坊间流传着类似铁骑士是受到诸神祝福的战士,得到了直到寿命的尽头都可以享受战斗的祝福之类的传言。不过传言归传言,阿提克斯自己十分清楚,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了。之所以还能在这次鼠人战争中站在城墙上挥剑指挥,凭借着的也更多的是手中的武器。

    想到这里,大骑士长不免接着逐渐亮起的火光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剑。这把叫做“铁则”的单手骑士剑,已经跟随阿提克斯很多年了。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像阿提克斯这样身居高位的人会坚持使用这柄看起来毫无装饰的武器,要知道,除了剑脊上印刻着的骑士誓言之外,这把十字形的骑士剑完全没有一点点的装饰。它是如此朴素,恐怕就连那些刚当上骑士的菜鸟都不会去选择它。

    可铁骑士知道,这柄剑其实有着和普通武器完全不可比拟的力量。简单来说,当那些栖息于阴影中的东西出现在这把剑之前的时候,铁则上的骑士誓言就会发出红色的光芒,同时持剑者的力量也会因此而得到提升。虽然阿提克斯不知道猎巫刀这种武器的存在,但是这不妨碍他认识到这柄苍狮大骑士长世代相传的单手剑有多么的不凡。

    此时的铁则,在火光的映照下依然像阿提克斯第一次看到它时那样闪烁着锋利的光芒,剑上的铭文在昏暗的环境中散发着黯淡的红色光芒,不过这光芒却被路过的士兵当成是砍杀了太多鼠人而染上的血迹。将长剑归鞘,阿提克斯双手撑在城墙的边缘,俯瞰着王都外的原野,在那里,在原本恬静的原野上,无数双闪着绿色光芒的眼睛正在窥视着这座城市。

    “命令预备队随时准备,老鼠晚上可没有休息的习惯。”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大骑士长对身边的副官说道。

    “您的意愿,大人。”那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脸紧张的对阿提克斯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就要去通知所属的军官。

    “等一下。”在副官转身的时候,老骑士叫住了他,“还是没有里昂的消息吗?”

    “报告大人…二团长和他率领的部队依然下落不明。”年轻的副官脸上的表情有些黯然,对于这些王国骑士来说,阿提克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而里昂则像是发生在身边的传奇,单论人气,可能血狮的知名度尚在铁骑士之上。

    “知道了,你去吧。”挥了挥手让对方去传令。在副官走后,阿提克斯微微叹了一口气,接着将视线投向北方。那里是里昂失踪的方向。身体上的衰弱让铁骑士十分迫切的想要将大骑士团长之位交给血狮,他为此从里昂还是骑士扈从开始培养了他几十年。在大团长眼里,就是和他有着相同姓氏的儿子和孙子都不及里昂在他心中的位置。

    “你可别死啊,小子。”阿提克斯灰白色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当年那个鼻涕都擦不干的小孩严肃的脸,这个出身平民的孩子用最标准的骑士礼请求成为当时已经是名满王国的铁骑士的扈从。真是难为他到底是怎么从别人嘴里打听到这一套礼节的。

    可是即使如此,当年的阿提克斯也没有立刻答应里昂的请求,而是给了他一些钱资助他去接受最基础的教育。因为铁骑士知道,那些整天只会拿着武器穿着铠甲骑在马上耀武扬威的家伙可不能称为骑士。在他的心中,只有真正用生命在贯彻着骑士教条的人才有资格穿上象征着王国荣耀的白狮披风,才有资格有朝一日,接受这把铁则。

    因此,里昂的兵败失踪对于铁骑士的打击恐怕尚在老年丧子之上。现在支撑着阿提克斯的,也就只有里昂的尸体还没有找到这一点渺茫的希望。这种痛苦,也就随之转化成了对鼠人这个种族的滔天恨意。原本铁骑士在知道了这些怪物是苍狮的子民受到瘟疫的影响后转化成的时候,还是主张让药剂师协会寻找接触这种变化的解药,然而如今,他已经是鼠人灭绝主义的绝对拥护者。

    “大人,没有及时到位的第三预备队找到了。”传令的士兵快步跑到阿提克斯身边,说道。

    “找到了?”铁骑士敏锐的抓住了士兵的用词,“他们遇上了什么问题?”

    “幸存的第三预备队士兵只有七人,其余人员自队长以下全部失踪。幸存者都受惊十分严重。发现他们的现场有一个之前不存在的巨大坑洞,据清醒过来的人说……袭击了他们并且制造了坑洞的东西是恶魔。”那个士兵似乎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听起来十分荒谬,他半低着身子,不敢去看大骑士长的脸。

    “恶魔?”阿提克斯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支预备队只是怯战而已,没想到回报上来的确实这样的信息。铁骑士不是不知道恶魔的存在,可是他也知道在苍狮会出现恶魔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伤亡的人数是不会说谎的,那些连尸体都找不到的士兵要不就是趁乱当了逃兵,要不……

    铁骑士摇了摇头将脑中的想法压了下来。现在大战当前,作为军队统帅的自己绝对不能乱。于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继续问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原本阿提克斯没指望这个士兵还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谁曾想这个士兵接下里说的话,让老骑士长险些晕厥过去。

    “今天上午药剂师协会遭到了袭击,现场逮捕了复数的刺客和佣兵。陛下下令要求血斧大公处死洛萨伯爵,但是据说血斧大公并没有完成他的任务,现在在王宫中像陛下请罪。此外,有人声称在码头区看到了很多披着斗篷的怪物。”

    铁骑士一手扶住城墙,以防自己倒下去。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微弱闪亮着的星辰,喃喃道。

    “诸神啊,你们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