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猎巫刀
    随着城墙上支起大量的火把和灯具,夜晚笼罩了这座城市。在贫民区的一间小诊所里,起司和杰克见到了之前分开行动的同伴以及这些摄魂怪的负责人,希尔女士。这不是法师第一次见到这位摄魂怪首领了,在之前的准备期中,希尔被女巫托付了将解药散播出去的任务,而她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王国的反应怎么样?”靠在诊所里的木椅上,起司询问道。对于今天白天的行动可能会带来多大的影响,法师还是心里有数的,要说不会传到王国的各个掌权者手里,那恐怕就是自欺欺人了。起司现在只希望王国的应对不会给晚上的行动带来麻烦。

    “目前来看他们还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您白天干的事闹的挺大的,现在王都里估计已经没有人不知道那场荣耀审判了。”身着白袍的怨灵站在房间角落的阴影里说道,这些可以穿行于各个阴影中的存在不仅仅是负责传递命令的传令官,更是收集情报的耳目。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些人很明显是受了什么魔法的影响,那个时候和他们讲理完全没有意义。只是我没想到这个王国里居然会出现猎巫刀这种东西,不过从结果来看还是好的。”法师接过同伴递来的面包,狠狠的咬了一口,趁着这宝贵的时间补充体力。

    “这把赫恩之手如果真的是你口中的猎巫刀吗?”洛萨坐在椅子里,他的膝盖上放着的就是那把从哈罗德三世手中得到的武器。只不过现在的赫恩之手看起来和普通的战斧似乎并无区别,硬要说的话,无外乎就是斧身上雕刻着的狮子图腾特别精美罢了。

    “我怎么没觉得它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起司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耸了耸肩,对黑山伯爵说道。

    “你觉得在天上飞着的鸟会理解弓箭的原理吗?一直以来这种东西都是被用作狩猎施法者的,作为施法者,我连持有这把武器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知道怎么使用它呢。”

    “那爱米亚女士呢?您对猎巫刀知道多少?”见从法师那里得不到答案,洛萨转头询问其女巫来。

    爱米亚也在进食,不过看起来她的注意力并不在眼前的食物上,而是在想着什么其他的东西。这也导致了当伯爵第三次叫她的名字的时候,女巫才反应过来。

    “您是想问关于猎巫刀的话题吗?”爱米亚的眼睛里还有些疑惑,看起来并没有听清楚洛萨的问题。在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答案之后,女巫理了一下头发,接着说道。

    “关于这个,或许我还真可以告诉您一些信息。”

    爱米亚的话不仅让洛萨高兴起来,连起司都不自觉的把身体往前倾斜了一些,为的就是不错过女巫接下来的话。要知道,对于猎巫刀,哪怕是灰塔的图书馆中也鲜有记载,甚至那些记载多半也只是猎巫刀的各种能力,关于普通人是如何使用它们的,却是完全没有提及。

    “先说好,我知道的信息也只是女巫在长久的被追杀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并不能保证对每一个人都适用。”女巫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她的讲解。

    根据爱米亚的说法,作为生活在人类中的异类,女巫一直以来都是猎人的首要目标。可以说,一名成熟的猎人在他的狩猎生涯中可能没有遇到过狼人或者吸血鬼,却一定和女巫有着交手的经历。而也因为女巫这个种族的外形特点,即便是对黑暗种族最深恶痛绝的猎人,也难免会因为某些原因和女巫产生除了猎杀之外的交集。而这,也是女巫们得到关于猎巫刀知识的主要来源。

    根据那些被女巫美丽外表迷惑了的猎人的说法,猎巫刀这种东西,大部分情况下和普通的武器是一样的。只有当它们的持有者身上没有魔力的同时,接触到了带有魔力的存在,猎巫刀才有可能展现出它们不凡的一面。

    不过这也不是说只要没有魔力,谁都可以使用猎巫刀,严格来说,猎巫刀这种东西,和神话中那些只有天生王者才能拔出来的剑,只有某位神邸才能挥舞的战锤是同类的东西。区别在于,大多数的猎巫刀威力更弱一些。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猎巫刀可以自主的选择使用者。如果是那些它们不认可的人持有它们,那么得到的也就是一把不那么容易坏的武器。

    “虽然没有经过严谨的试验证实,不过根据我们的猜测,猎巫刀认主的依据应该是持有者的信念。”女巫隔着桌子看向洛萨腿上的战斧,说道,“这种信念可能是仇恨,可能是荣耀感,或者只是单纯的**。当使用者具有猎巫刀认可的信念的时候,猎巫刀自然会帮助它的主人。”

    “嗯…恕我直言,可是您所说的这些太过于笼统了。”法师皱着眉头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说道。对于起司来说,这种程度的情报根本谈不上有用的信息。不过考虑到这是连自己老师都说不清楚的事情,或许女巫们知道的已经不少了。

    “信念吗?”洛萨听了爱米亚的话,用手轻轻拂过赫恩之手上的花纹,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几人所在的房间门被打开了。依然戴着乌鸦口罩的希尔走了进来,对女巫和法师微微行了一礼,说道。

    “大人们,有情报说在商业区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罗兰先生已经让蝠人族先行前去侦查了,不过他让我也来跟您们说一声,以防不时之需。”

    “看来我们的对手等不及了?很好,反正我也吃饱了。”起司说着拍了拍长袍上的面包屑,站了起来,“鼠人的情况如何?”

    “它们的夜间攻势已经开始了。跟您所预料的一样,人类士兵中开始出现了伤亡。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应该还能挺到天亮。”

    “我知道了,尽量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保护人类士兵,要是他们溃败,我们的努力就都没有意义了。如果有必要,请爱德华族长在鼠人的后方动用墓土守卫。”法师命令道。

    “听起来又有事情干了?”在桌子上趴着休息的杰克听到起司的话睁开了眼睛,说道。对于这位狼行者来说,夜晚才是出门找人打架的好时机。

    “是啊。你待会跟我一起行动。爱米亚女士,请您先回指挥所坐镇,我怕会有人想要直捣黄龙。”女巫点了点头,表示愿意遵循法师的话。

    “那我呢?”洛萨见其他人都有了任务,开口问道。

    起司看了黑山伯爵一眼,说道。

    “我会让希尔女士派人护送你回伯爵府。你先休息一下,夜晚,不是属于你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