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巴克姆
    苍狮王国西南边界

    草原,在这里被树林所取代,茂密的树丛让游牧民族引以为豪的战马完全无法施展。在这些牧民的口中,这片立于草原南方的森林叫做无尽林海。据说,即使是最骁勇善战的战士步入这片林海之中,也会迷失方向。茂密的树叶遮蔽了天空,在深林中迷路的人得不到祖灵来自天空的帮助,最终只能化为高大树木的养分。

    当然,这只是草原人对于不熟悉的森林所诞生的恐惧而产生的传说罢了。对于苍狮的子民来说,他们很清楚这片森林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它的面积充其量也不过和半个王国相当。可是这并不代表这片森林是安全的,毗邻着这片森林的所有国家都禁止猎户进入这片森林。同时更加严禁任何形式的伐木行为,违者立斩不赦。

    这其中的原因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知道,他们或许是世代生活在这片森林边上的采药人,亦或是曾经冒险进入森林又侥幸离开的冒险者,不过更多的,是和这片森林真正主人有过交流的人。这些人都十分清楚,尽管在地图上这片森林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可是它却不是一处无主之地。这里,是精灵的领土。

    精灵,这是一个少数被人类承认与人类平等的智慧种族。他们类人的外貌和恬淡的性格至少让人接受起来要比兽人或者其它生物容易的多。不过事实上,人类之所以会乐于去承认精灵的地位,也许仅仅只是因为相比起会和他们争夺矿产的矮人以及争夺食物的兽人,精灵的生活区域和人类最没有交集。

    不过有趣的是,相较于人类可以以较为平等的姿态去面对精灵,这些长耳朵们却并不喜欢人类。或者说,他们十分厌恶人类。这种厌恶并不是因为人类的外貌以及两族间的摩擦,对于精灵们来说,短命又好战的人类是完全不可理喻的物种。与更加看重未来的森林之子相比,人类迫切的改造,破坏着这个世界的原貌,逼迫自然变的更加顺从自己。

    所以,综上所述,一个像人类一样的精灵是十分不可思议的存在。可是里昂面前却恰巧有一个。

    “我说,你的伤口已经包扎过了。而且以你们的治疗能力,那只眼睛又不是长不回来,你有必要这么哭丧着脸吗?”血狮对身边一直撇着嘴的精灵说道。经过简单的自我介绍,他已经知道这个使用双刀救下了自己的长耳朵叫做巴克姆,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巡林者。

    面对里昂带着些鄙夷的脸,巴克姆将头上的兜帽往下拉了拉,虽然他也知道因为自己的样子有些丢脸,但是从未体验过的疼痛和失去一只眼睛的恐惧感让他无法平心静气的面对眼前的这个人类。精灵闷闷不乐的挥刀斩开了面前的树藤,从他身上可看不到一点长寿种族的沉稳。

    血狮歪了歪头,作为被搭救者,他虽然觉得巴克姆的状态很有问题,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说别的,眼下离开这片森林还需要对方的帮助,要是因为说错话被人丢在树林深处等死,那未免就太冤了。

    里昂身上的伤势其实并不是十分严重,影响血狮活动的主要原因主要是饥饿和疲劳。饥饿的问题在巴克姆提供的食物补给下已经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对于精灵而言,森林当中到处都是食物。虽然要不要咽下那些味道奇怪的树果确实让里昂犹豫了一下。至于疲劳的问题,那恐怕必须得等找到可以休息的地方才能解决了。

    二人就在这样的沉默中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在这过程中,血狮注意到了一些事情,这让他颇为不安。

    “我们真的在往树林外走吗?我怎么觉得越走越深了呢?”骑士长看着头顶更加茂密的树冠,皱着眉头说道。

    “我是说过会送你离开森林,但是那得等我把这东西带给那些老头子之后。”巴克姆抬了抬手,他的手里拖着的正是那只鼠人的尸体。这原本就是他的任务,作为一名巡林者,保证不洁之物远离树林是他们的天职。

    “什么?”里昂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你知道在我跟着你去见你口中的老头子的时候,有多少苍狮人正在受到你拖着的这种怪物的伤害吗!”

    谁知道听到了血狮的话,精灵转身就把手中的长刀架到了前者的脖子上。

    “闭嘴,人类。我才不管你的国家变成了什么样!再说就算我把你送出去,你一个人又能干什么?”

    面对在脖子边闪着寒光的精灵长刀,骑士长沉默了。他沉默不是因为害怕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而是因为他知道巴克姆说的是对的。以他一人的力量,对于这场鼠人瘟疫来说实在是沧海一粟。想到这里,里昂再次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精灵。

    血狮不是第一次见到精灵了。事实上,人类和精灵间的关系就像是人类和人类之间一样,小规模的战争,台面下的交火,这种东西每隔几年就会来上一些。里昂作为苍狮帝国最精锐的骑士,他的手上自然也染上过不少精灵的血。所以,对于这些长耳朵的邻居,他还是有着一些认识的。

    “怎么,说不过我就想杀了我吗?”可能是察觉到了骑士长的视线吧,巴克姆在收回架在对方脖子上的刀时说道,“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我不想杀一个刚救下来的人。”

    “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并不喜欢我?”里昂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但是就算是他,也能听懂精灵话中的讽刺意味。

    “哼。”巴克姆冷哼了一声,转头继续向森林深处走去。在走了几步之后,他说道,“你的右手手背上有一条疤痕,那是我们的箭矢才会留下的痕迹。”

    里昂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身上的伤痕太多了,多到有时候他都想不起来某一条伤痕是在何时被谁留下的。现在记忆被精灵唤起,骑士长确实在手背上找到了一条和铁质武器留下的疤痕不同的痕迹。

    “如果这能让你好过一点的话,给我留下这条伤口的精灵是一个让人值得尊敬的对手。”血狮说道。

    “可你还是杀了他不是吗?”

    “……这就是战争,巴克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