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惊吓
    精灵长者,是用来专指那些活了悠久岁月的精灵。事实上,虽然精灵的理论寿命远超人类,可是鲜有精灵真的能够活到自然死亡。战争,意外或者疾病,在这些情况面前受到森林钟爱的森林之子也不会比一只甲虫坚强。所以对于精灵们来说,那些见多识广的长者就是真正的瑰宝,他们或许精于与自然沟通,或许深谙处世之道,即使只是空活了这漫长的时间,他们所见到的东西也足以教授后辈。

    里昂之前在苍狮之外的地区参加战斗时曾经有幸和精灵并肩作战,那个精灵张嘴闭嘴都是“长者说”,这在让骑士长对他相当厌烦之余也对精灵族的长者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而现在他面前自称亚特伍德的精灵毫无疑问就是一位精灵长者。老实说,这还挺让血狮意外的。

    老精灵在和骑士长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开始着手对巴克姆带回来的鼠人尸体进行研究。只不过精灵的研究方法和之前里昂见到过起司的解剖以及药剂师协会那些药剂师的手法都不相同。只见绿杖将那只枯瘦的手放到已经略微腐烂了的鼠人尸体表面,接着那只手开始像抚摸爱宠一样轻柔的在尸体上跳动着。

    “我说,你们的探查方法,是不是有点……”看到一个老精灵如此病态的在抚摸一具半腐烂的鼠人尸体,这画面让里昂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巴克姆对此好像不以为意。

    “在老头子眼里,我们也好,那具怪物的尸体也好,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接触那具尸体只是为了洞察它的内部结构,就像是你们人类会用叉子确认肉熟没熟一样。没什么好惊讶的。”年轻的精灵说道。

    这个比喻里昂姑且算是听懂了,可是令血狮惊讶的是,巴克姆对于人类的了解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清楚。像他这样年纪的精灵应该还没有机会深入接触人类才对。那么,是这位自称绿杖的长者教给他的吗?

    在两个说话的时候,亚特伍德似乎已经完成了对尸体的检查,精灵长者把手从尸体上收回来,做出凝重的表情。就在里昂想要上前询问成果的时候,下一瞬间对方的举动险些让骑士长夺路而逃。

    绿杖将手从鼠人的尸体上移开,然后猛地发力,将那只枯瘦的手臂整个伸进了鼠人的腹腔里!老精灵的手在鼠人的腹腔中搅动着,发出令人作呕的声音,大量的血液和其它液体顺着鼠人肚子上被刺破的缺口流出来,不过亚特伍德看起来却对此毫不在意。这么搅动了几秒之后,绿杖似乎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精灵一把将什么东西从尸体的肚子里掏了出来。

    那是一颗沾满了血迹的心脏!

    “喂,我要是你现在就把眼睛闭上。”巴克姆在里昂的背后说道。

    至于精灵到底有没有闭上眼睛,血狮是不会知道了,因为他的目光彻底的凝固在了下一秒。原本里昂虽然觉得亚特伍德把鼠人心脏掏出来只是因为这可能是变异的核心,但是接下来他看到的画面让他对精灵族的印象彻底改观了。

    因为,亚特伍德,这位看起来十分和蔼的精灵长者,在把心脏从鼠人尸体里掏出来之后,在自己后辈和里昂的面前,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那颗心脏上!并且在骑士长呆滞的视线注视下将整颗心脏三口两口全都吃了下去,看老精灵的表情,好像是在啃食什么多汁的果实一样。可是他脸上的大量血迹,以及那颗心脏原本属于一个人类这样的事实,让里昂本能的想要呕吐。

    “你!呕……”好吧,骑士长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转头大口的呕吐了起来。只不过由于他这两天只吃了一些野果,胃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

    巴克姆轻轻拍了拍里昂的后背,希望能让他好过一点。从精灵脸上充满同情的表情来看,他肯定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老头子,你吓坏客人了。”

    对此,亚特伍德毫无自觉的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副还没有吃过瘾的表情。听到巴克姆的抱怨,老精灵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只不过他脸上的表情配上嘴边的血迹实在是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抱歉,抱歉,我忘了这里还有外人。”

    另一边的里昂总算是结束了他的干呕,骑士长扶着旁边的树干直起身子,他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巴克姆和亚特伍德。

    “你们真的是精灵吗?还是只是披着精灵皮的恶魔?”

    “噗哈哈哈!”听了血狮的话,绿杖不禁大笑了起来。他走到池塘边,用溪水清洗掉了自己嘴边的血渍。

    “老头子就是这个样子,你被吓到也很正常。我敢说要不是他是这片森林里年纪最大的精灵,早就被驱除出去了。”巴克姆耸了耸肩,说道。对于自己的导师,这位年轻的精灵也是满腹牢骚。虽然他知道自己在同辈中的天赋并不出众,可是当族人们把他交给亚特伍德之后,巴克姆一度怀疑他们是想借这个老疯子之手杀了自己。

    “嘿,巴克姆,在客人面前收敛一点。”已经洗干净脸的精灵长者走了过来。

    见到亚特伍德走过来,里昂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面对着一个可以面不改色吃掉其它智慧生物心脏的家伙,骑士长可不想和对方离得太近。

    “别害怕,来自苍狮的客人。我做了什么值得你如此忌惮吗?”

    “我想值得,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一颗心脏。”里昂面色苍白的说道。

    听到骑士长的话,老精灵又笑了,他摇了摇头。

    “在你看来是这样的吗?我吃了一个曾经是人的怪物的心脏?所以你才会如此恐惧。”

    “难道不是吗?”

    “哈哈,是,也不是。虽然你身上有受到森林喜爱的潜质,但是你的心被你们人类的社会规则钳制的太紧了。很多东西,我是说很多东西,你看到的并不准确。”亚特伍德说道。

    看着那双闪动着绿色光芒的眼睛,里昂感觉对方的话里似乎有些道理。可是骑士长却无法分辨出这个精灵长者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的王国和家族不再需要你了。到森林中来吧,我会教给你很多东西。”凝视着血狮脸上疑惑的表情,亚特伍德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感谢您的厚爱,可是眼下我的国家和人民都十分需要我。”里昂回答道。

    “我没说是现在,而是有一天,里昂先生。至于现在,我们还是得谈谈关于您和您的王国真遭受到的苦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