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敞开的门
    在希尔的视野中,原本还在各个房间里活动着的人们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纷纷倒下,从他们的呼吸来判断,这一觉应该会睡得十分安稳。当屋子里所有人都沉沉睡去,医生对起司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已经可以行动了。法师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药剂师协会旁边高耸着的城堡,那里是苍狮王室的所在。不知怎么的,起司总觉得那个城堡里现在正在发生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这种预感十分微弱,法师也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某种启示还是只是太过压抑的氛围带来的错觉。为了保险起见,起司口中默念咒语,封锁了药剂师协会周围的空间,这样不管是协会内的人想要逃走还是有人想要直接打开通往屋内的传送门都会受到阻碍。随手推开身前的大门,一个简单的把戏就足以将门栓从内部打开。眼前的药剂师协会看上去和白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的话,也只是从无数巨大透镜间投下来的光亮变成了带着些黄色的火光。在这样的环境里,起司和希尔越过门前倒在地上发出轻微鼾声的人们,朝着建筑物的二层走去。摄魂怪注意到这些睡倒在地上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块水渍,想来那就是起司制造出来的水滴虫完成任务后的样子。当他们醒来的时候,水迹早就干了,就算这其中有人想要追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已经无从查起。“轻一点,我只是让他们睡着了而已,如果发出太大的响声还是会醒的。”低声对身边的同伴叮嘱道,法师可不想因为这种失误而暴露行踪。与此同时,起司看到了周围这些昏睡的人中不少穿着制式的铠甲,看来白的骚乱让王国加强了对协会的警戒。根据洛萨的情报,平时在这里驻守的士兵可不会有这么多。不过这些身着铠甲的战士在施法者的伎俩面前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事实上即使法师不出手,他身边的希尔医生也有办法让这些普通人失去意识。摄魂怪是生的魔法生物,虽然能够感知到的东西不如起司这样经历过完整教育的施法者,可是对于从二层楼梯上蔓延下来的魔力,希尔医生还是能够感受到的。她轻轻拉了拉法师的长袍,希望可以提醒身边的同伴。不过就如刚才所的,希尔能够发现的东西,起司打开大门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别紧张,这些魔力明我们来对了地方。”法师的脸在兜帽下看不真切,不过他的声音中却有着难以遮掩的兴奋。药剂师协会的二层,白被战斗波及而打坏的培养槽可没这么快修复。虽然地上散落的植物和土壤已经被收拾好了,不过依然有十多个学徒在这里努力保证那些幸存下来的珍贵植物可以顺利生长下去。“看来你们白打的十分激烈啊。”顺着栅栏上的破口看到三层上被杰克砸出来的痕迹,摄魂怪轻声道。“还行。”法师走到之前他和杰森战斗过的地方,果不其然地上的血迹早就被清理干净了。起司倒是不太在意自己的头发或者血迹被敌人拿到,自从答应和女巫合作后,法师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对自己释放了一个魔法,那些离开了他本体的身体组织会在短暂的延后后迅速自燃。就在起司话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视线落到自己身上,可是当法师顺着视线的方向看回去的时候,他看到的只有三层走廊中的黑暗。“怎么了?”注意到起司的异状,希尔医生走到法师旁边问道。“没什么,心一点。我们可能有伴了。”着,起司蹑手蹑脚的走向通往三层的楼梯,在这种微光的环境下,法师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脚下的台阶上,有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当起司的脚踩到这些由不明黑褐色液体画成的符号之后,这些符号迅速溶解并渗进了石砖之中。登上第三层的走廊,这里的情况比起司想象中的安静得多。井中的透镜似乎是被调整过了的样子,屋顶的巨型火炬发出的亮光并不能彻底照亮这一层。不过好在这里离火炬的位置不远,微弱的火光还是能为法师提供基础的照明。看着走廊上的破损痕迹,起司注意到药剂师协会首席药剂师,也就是格雷男爵的老师的办公室门,居然是打开的。这可就有意思了,打扫的人绝不敢放任这间房间的房门大开,而就算是那位首席药剂师现在就在里面,他也没有理由不关门啊。况且,不论是法师还是医生,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房间里有人。黑洞洞的房门好像在无声的邀请着好奇心过重的人进入一样敞开着。起司尝试着用魔力的视觉去观察房间中的情况,但是法师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看清门后的东西,就好像这扇门是一道无形的屏障一样阻隔了他的魔力。“真是有趣。”法师低声自语道。能够屏蔽掉魔力的东西,就他所知在这个世界上可不多见。希尔听到起司的话,也试着用自己的方法去探查房间内的信息。不过摄魂怪很快就发现她遇上了和法师一样的问题。和起司不同,医生可不会觉得在这个当口出现这么一间无法被看破的房间是有趣的事,这意味着这很有可能是敌人布下的陷阱。“准备好了我们就进去。”起司用轻松的口吻道,完全不管听到这句话希尔面具下的表情变的有多么震惊。“你疯了吗?这很明显他们准备好的陷阱啊!”医生低声道。“是陷阱又怎样呢?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前往四层,可是你看看,这哪里有通往四楼的楼梯?如果这个建筑物真的有四层的话,那么就是它的进入渠道被藏起来了。而作为首席药剂师的办公室,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哪里更适合修建这种暗道。”希尔被法师的一番话的哑口无言,她当然知道起司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在她看来这不是自投罗的理由。“我们可以从井里进去,打破外墙就可以了。”摄魂怪指了指井斜上方的砖石墙壁。“相信我,那绝不是一个好主意。”法师耸了耸肩,完径直走进了那间办公室当中。希尔医生伸手想要再次拉住起司,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从法师的长袍中穿了过去。知道这一定是起司为了防止自己阻止他用的手段,这位医生此时也只能忿忿的跺了下脚,跟上法师的步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