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疯狂的人
    随着起司的话,工作台后面的一扇墙壁开始发出轻微的声音。这声音与一般的机关门开启时相比要轻了不少,看起来这扇暗门一定在最近常常被开启,要不就是有人在定期保养这些机关。不过不管是那种可能,当机关停止运转,一道通往更高楼层的走廊就出现在了房间当中。

    “情况看起来比我想的要简单。”法师活动了一下脖子,看着这道通往黑暗的楼梯说道。事实证明,这间办公室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魔力陷阱。而遮掩暗门的方法,也完全没有考虑提防那些具有探查能力的施法者。这是一道典型的针对普通人的防御机制,建造者根本没把黑暗中的存在纳入考虑的范畴。

    “这些楼梯上没有陷阱了吗?”希尔医生看着楼梯,她可没办法像起司一样那么快的从刚才的经历中恢复过来,对这道楼梯,希尔表现出了强烈的怀疑。不过在她还踌躇的时候,法师已经踏入了走廊。

    看到这个情景,摄魂怪就知道自己应该是多虑了。谨慎和多疑,二者之间的界线本来就十分模糊。或许也只有像起司这样对自己有着相当程度的自信,并且以极客观的角度思考问题的人才能把握这当中的尺度吧。

    当起司踏上药剂师协会理论上存在的第四层时,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里是一个制药工坊。巨大而昏暗的空间被暗红色的光源从上到下照亮着,大量的实验用具,炼金药剂特有的气味,以及,关在笼子里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不知名试验品。除此之外,一个穿着药剂师长袍的人正背对着法师,忙碌的在一条长桌上操作着数量庞大的仪器。

    “我一直以为苍狮的药剂师协会更偏向于精灵药剂,而不是这种东西。”法师用一种跟老朋友说话的语气对那个背对着自己的人说道。不需要其他的佐证,起司也能猜出来眼前的这位一定就是格雷男爵的老师,身为苍狮现任首席药剂师的那个人。

    “精灵药剂的效果太具有局限性了。那些长耳朵可以很轻易的培养出我们培养不出来的东西。”背对着法师的药剂师不慌不忙的回答道,同时举起一只盛着绿色药剂的透明器皿在红色的灯光下观察着什么。当这位首席药剂师侧过头的时候,起司发现他的头居然已经不是人类的样子。那长长的吻部和从鼻尖伸出的胡须无一不在诉说着他的身份。

    “我认为一个好的药剂师绝不会用自己做实验。”法师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时候希尔也已经走到了工坊当中,不过女医生还来不及惊讶,就看到了起司做出的安静的手势。

    “哦,你说我变成了鼠人这件事?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当时手头的素材恰好用完了,出去找一个合适的人又太麻烦……不过这样其实并不坏,我的嗅觉和视觉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对于一个药剂师来说已经足够好了。”鼠人药剂师说着,将手中的器皿放回到桌子上,伸手从一旁的架子上又取下了另一瓶红色的药剂,将它倒入了绿色药剂当中。

    “所以他就是瘟疫的散播者?”希尔在法师身后小声问道,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哈哈,我也希望我是。可惜我还不够格。”谁想起司还没有回答,那只鼠人却兀自接起了摄魂怪的话。他摇了摇头,鼻尖旁的胡须随之颤动起来,“鼠人瘟疫,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可是这位医生小姐,你误解了一件事。”

    “鼠人瘟疫并不是一种疾病,它是诅咒。”起司说道,这个结论自他在龙脊山下第一次接触病毒时就得出了,“而一个药剂师,即使再怎么精通药剂学,他也无法施展诅咒。”

    “说的没错。老实说,起司先生,我真的很羡慕你。”鼠人药剂师摇晃着手中的药剂,红色和绿色的药剂融合之后变成了更加令人不安的暗紫色,“我活了大半辈子,才得知了关于这个世界真相的只鳞片抓。为了这些知识,我付出了我的一切,家族,名誉,地位,甚至是身为人类这件事情。可是你!”

    说到这里,这个前首席药剂师好像突然激动了起来,他用鼠人那细长而瘦弱的手指指着法师,用鼠人那令人不快的嗓音高声说道。

    “你却可以在真理中长大!这是多么,多么的不公平啊!”

    “呼…”看着对方这几近癫狂的样子,起司叹了口气。他知道,不论对方刚才表现出来的行为多么具有条理性,这个人已经疯了。在他眼前的这个鼠人,早已不再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药剂师了,他只是另一个被力量蒙蔽了双眼,舍弃了一切的盲目的可怜的存在。

    “魔法并不是真理。我也从来没觉得学会魔法就能更靠近真理。药剂师用手中的药剂理解世界,施法者用魔力感知世界,二者不存在远近之分,是你把真理想的太简单了。”法师的表情很严肃,他很少会摆出这样的一张脸。而熟悉起司的人都知道,当他做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意味着这位灰袍真的生气了。

    “反正你是巫师,随你怎么说都行!你可以悄无声息的让一层和二层的人昏迷,可以用一根手指打开锁起来的门,你甚至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研制出了阻止瘟疫蔓延的药剂!你让我们这些凡人的努力都成了笑话!”鼠人咧开他的嘴,将自己手中拿着的暗紫色药剂一饮而下。那些锋利的牙齿上残留着药剂的残渣,还挂着一些看起来像是肉渣的东西。

    “听着,我可以把你的状态稳定下来。让你从困扰着你的噬血**里解脱出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看着对方的样子,法师做着最后的劝说。他并不想杀了这个药剂师,在起司看来眼前的人只是在研究道路上走错了路,同样以追求真理为目的,法师真的不希望目睹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理想的生命消逝。

    但是已经太晚了。随着药剂的效力发作,鼠人原本干瘪的肌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长吻里的獠牙也突破了嘴唇,从上下颚里伸了出来。看着对方那充血的眼睛,起司知道,刚才和他交谈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