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疯狂的兽
    法师无从推测眼前的这只鼠人到底喝下了怎样的药剂。但是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那个瘦弱的药剂师身上的长袍已经几乎要被他膨胀的肌肉撑破了。而且除了**上的增强,起司也惊讶的发现在他的眼中,对方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了某种极为不详的力量。

    这种力量法师并不陌生。事实上,在今天早些时候起司曾经见到过或者说几乎要见到这种力量的源头,那条血肉街道的主人,被称为血肉高塔的可怖邪神。现在鼠人身上逸散而出的正是来自于祂的力量,虽然这力量并不强烈,可能尚且比不上正经的邪神祭司,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不会带来威胁。恰恰相反,哪怕是最疯狂的邪神祭司,也绝不敢直接将这来自于世界之外的能量粗暴的加持到自己身上。

    “别去碰他的灵魂,那上面的东西你绝不想看见。”抬手示意身后的希尔小心,法师叮嘱道。摄魂怪有着可以直接碰触生物心灵的能力,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的战斗也是依此而行。但是在对方将邪神能量灌注到身体里之后,再贸然的接触受感染的灵魂可就不是好主意了。

    事实上女医生并不需要起司的提醒,在她的眼中,那只鼠人在饮下药剂之后就彻底的变了。希尔可以从这个鼠人的身上看到某种巨大的,难以名状的虚影,而光是看到这个模糊的虚像,就足以让最强大的摄魂怪丧失所有的战斗**。现在支持她还没有逃跑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她害怕起司会报复她的族人。

    站在前面的法师并不知道身后的同伴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当中。面对已经长到了两米多高的鼠人,起司必须全神贯注于眼前的敌人,才能在对方做出攻击动作的第一时间进行反应。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留给法师的机会可实在不多。但起司既然敢来到这里,他自然也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魔力之光,在法师的双眼中跳动,纯粹的魔能自起司的手掌中流出。他正在施放的法术对于法师本人来说不太常用。可是这确是他所知对现在的情况最适合的魔法。在最近的战斗中,起司似乎完全在依赖女巫戒指带来的能力,道理其实很简单,只因为这样能够节省他自己的体力。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

    古朴而拗口的语言从起司的口中传出,光是听到声音,咒语中强大的魔力就足以将希尔从恐惧中唤醒。而已经被邪神能量彻底入侵的鼠人自然也感受到了法师在准备着怎样的魔法,它的后腿轻轻一蹬,庞大的身体转瞬间就已经杀到了起司的身前。那双没有了神智的眼睛里充斥着嗜血的**。

    “!”无声的尖啸从法师的口腔里喷涌而出,随着这无声的音节,在起司手掌中狂涌的魔力变化成了凶猛的电蛇,跟它们的施法者一道尖啸着扑向了近在咫尺的目标。

    “噼里啪啦!”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希尔看见无数蓝中透白的电弧将那只鼠人包裹了起来。巨大的热量和逸散出的电荷让医生的头发像钉子一样竖了起来,白色的电光淹没了小小的炼金工坊,极度的光亮带给人的同样是不可视的世界。

    从感觉到的东西来看,摄魂怪相信起司的这一次施法,其破坏力已经足以破坏掉苍狮的城门了。可是来自灵魂层面上的感知让医生也意识到另一件她极不情愿相信的事实,那就是那只鼠人并没有在电光下泯灭,甚至可以说是毫发无伤的。

    电光来得快去得也快,雷电的特性注定了它会将全部的破坏力浓缩在一瞬之间爆发。而如果有东西能挡住这一瞬的伤害,那么它就可以无视雷霆。当希尔的眼睛恢复视力,她看到健硕的鼠人正用一只手抓着法师的脖子,将起司从地板上举起来。除了一些变黑的毛发,医生没有看到鼠人的身上有任何伤痕。

    和希尔不同,此时的起司可没有闲工夫去观察自己的法术有没有对鼠人造成什么伤害。被几乎要把脖子捏碎的巨力举在半空中,法师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因为施法后的疲惫和外力的压迫而逐渐远去。徒劳的用双手抓着鼠人的手指,希望将它们从自己脖子上移开,起司眼睛里的魔力开始像供电不足的灯泡一样闪烁,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永远黯淡下去。

    这样的情况对于大部分施法者来说都是绝境,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就算你掌握着再强的法术也是无用。不过灰塔严格的训练却让它的学徒们不在此列。在灰塔的课程中,就有着在各种精神状态下施法的训练。那种把魔法当成是本能一样去使用,甚至将其和求生欲绑定在一起的课程一度被学徒们当成是老师的恶趣味。可当他们真的走出法师塔,他们才知道这有多么的实用。

    直达灵魂的灼烧感从鼠人的手里爆发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普通人握住了一块燃烧着的木炭,不等大脑反应出到底有多痛,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松手的反应。

    “噗通”法师的身体像是一块木头一样直直的从鼠人手中掉落到地板上,他顾不上后背传来的痛感,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让自己的意识可以更快的恢复正常。不过起司显然小看了鼠人的反应,还不等他把呼吸调整好,带着恶风的拳头已经到了法师的面前。

    “起司!”希尔医生朝前飞扑而去,想要挡在法师的身前,可是在她的身体刚刚作出这个动作的时候,起司已经从她的脸旁边倒飞了出去。

    “碰!”**砸在墙壁上的声音,引得屋顶上砖缝中的灰尘都开始落下。法师像是一具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整个人四肢摊开倒在墙边,生死不明。

    摄魂怪愣愣的看着起司的方向,突然,一股压迫感从她的脑后袭来。这个时候希尔才想来,将法师打飞的东西,正在她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