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被禁锢的力量
    鼠人可不会怜惜女性,甚至对于这只疯狂的野兽来说,他还能不能分辨出性别的差距都是个问题。异化了的兽爪一把按在了希尔医生的头顶,无法抵御的巨力迫使戴着乌鸦面具的头颅旋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摄魂怪的身体瞬间就失去了反应能力,变成了鼠人手中随意摆弄的死物。

    发现希尔似乎已经死去,鼠人对她也就失去了兴趣。野兽随手一扔将她的身体抛到了身后,狠狠的砸在满是试验器皿的工作台上,发出大量容器破碎的声音。随之溅散而出的各色药剂流淌到地板上,这个工坊里开始弥漫其一股令人不快的气味,那是药剂间相互反应所释放出的有毒气体。

    这种气味对于鼠人来说完全构不成影响,它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瘫倒在房间另一端的起司。此时的法师好像还是没有恢复意识的痕迹,低垂着脑袋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可虽然如此,在起司被长袍掩盖的皮肤上,无数以锁链般形状排列着的符文开始变的明显起来。似乎那皮肤之下的某些东西正在蠢蠢欲动。

    “吼!”鼠人在法师的身前低吼着,它不相信这个自己以思考能力为代价来对抗的对手会如此轻易的死亡。如果真是那样,那他的付出未免太滑稽了一些。好在事情的发展没有那么滑稽,随着野兽的吼声,起司低垂的头颅慢慢抬了起来。在他眼睛里已经没有魔力在闪烁,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更加危险的东西。

    来自邪神的力量让鼠人本能的意识到法师双眸中逸散出的能量有多么可怕,它向后倒退了两步,观望着起司接下来的行动。另一边,法师确实是被敌人逼到了近乎绝境的地步,纯粹力量上的压制让取巧的方法不足以影响到对手,而那些直接攻击心灵的招数又无法击破邪神之力。所以虽然来自安莉娜和湿魂的警告都在提醒他不要过多的去依赖身体中的另一股力量,但是情势所迫,起司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将自己的意识下沉,沉到内心深处的无光之境,以往在这个时候,那种与生俱来的力量就会自动缠绕到起司的意识上。可这一次,当法师试图调动这股力量的时候,却发现虽然他仍然能感觉到这力量的存在,不过却难以将它们从自己的身体里释放出来。每当他想要这么做的时候,都有着某种力量影响着他,使他无法集中自己的意志。

    起司撩开自己的袖子,看着手臂上的一层层符文,眉头皱了起来。他认的这种符文,这是他的老师,灰塔之主所最善于使用的术式,而且在法师还年幼的时候,克拉克也确实曾经用相似的法术控制起司身上的力量。可是在法师的印象中他最近一次见到克拉克还要追溯到在铁堡的时候……看来有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要等回去时问问学姐。如果他还能活着回到灰塔的话。

    回到眼前的战局中,起司发现自己最大的依仗不能使用,他一时之间再次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面前的敌人可不会给你任何的喘息之机。在发现法师似乎没有做出攻击的打算之后,鼠人的眼睛中再次浮现出嗜血的**。无奈之下,法师只能选择了目前最稳妥的方法。灰色长袍变成的浓雾迅速的填满了整个炼金工坊。他需要拖延时间来考虑对策。

    浓雾可以阻碍对方的视线,但是起司深知,自己面对的对手可不是失去了视觉就可以放松应对的等级,普通鼠人的听觉已经足以让它们在无光的环境中行动自如,更何况浓雾里也并不是完全看不见东西。

    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响动。法师在雾气的遮掩下半低着身子谨慎的移动着。起司现在只希望能够在鼠人找到自己之前尽量的靠近离开工坊的通道。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法师不敢释放那些有可能会波及到自己的法术,可如果战场能转换到稍大一点的地方,比如药剂师协会的三层,那么起司就有机会利用更加复杂的地形去对抗对手。

    然而鼠人真的会放任法师逃离它的巢穴吗?答案是否定的,不需要经过思考,残暴而嗜血的本能也可以让野兽推断出自己的猎物妄图逃跑的事实。它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一边发出沉重的脚步声,一边走到了工坊唯一的出口旁边。鼠人并不在乎和起司在浓雾里多玩一会儿,毕竟二者的体能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听到鼠人的脚步声,法师自知自己的计划恐怕暴露了。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借着雾气的掩护发动殊死一搏,要么就暂且先和对手拉开距离,再另做计较。如果起司之前没有对鼠人释放过法术,他确实有可能选择殊死一搏,但是在自己准备完整的攻击性魔法完全无法伤害对方分毫的基础上,法师并不觉的这次就能成功。

    在起司释放浓雾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希尔被扔到了工作台上,法师根据自己印象中工坊的布局,慢慢朝着那个方向移动着。他希望摄魂怪顽强的生命力可以让女医生挺过这对凡人致命的伤害。而不巧的是,起司显然忘记了那些在地上释放着毒气的混合药剂。

    “噗哧”鞋子踩到水渍的声音在安静的工坊中如此响亮。这个时候法师真的很希望他能有时间说一句脏话来抒发自己的心情。可是鼠人的速度让他明白自己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快速离开这里。

    “呼!”鼠人的爪子在起司踩到药剂之后一秒划破了雾气,刺穿了法师原本位置的空气。而此时的起司,则已经用一个极为不雅的侧翻动作闪到了一旁。

    虽然闪过了对手的第一次攻击,可是法师深知现在自己的位置可谈不上安全。他没有停下翻滚,在雾气中连着滚到墙壁边上才停下。或许是得益于求生的本能吧,平时缺乏锻炼的起司居然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中没有发出声音。可是地上器皿破碎后的残渣却有不少在翻滚中刺入了法师的身体。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注意到到自己身上的疼痛,起司明白他的时间不多了。有了血迹的定位,鼠人的下一次攻击绝对不会打空。而他的身体情况则绝不允许他再受到一次那种程度的打击。想,快想!起司的大脑飞速旋转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分析着周围的一切,试图从中找到一条活路。

    就在这个时候,手指间粘稠的触感吸引了法师的注意,那些在翻滚中粘在他手上的药剂让法师手上的皮肤发出轻微的刺痛。等一下,这个味道。起司将手臂上抬,把药剂凑到鼻子下闻了闻,他认的这种气味。几乎是在瞬间,一个计划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