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药剂师之死
    鼠人的攻击来的很快,工坊中狭小的空间让起司和鼠人间几乎不可能出现安全的距离。在这样的场地中战斗,优势和劣势之间的差距只会变的越来越大,即使这里已经充满了灰色的迷雾,但是鼠人灵敏的嗅觉和听觉都注定它绝不会让法师有准备反击的机会。

    狩猎中的野兽是不会恐吓自己的猎物的,直到自己的牙齿撕碎猎物的喉咙,那些真正的猎食者都不会暴露自己的意图。鼠人这个物种毫无疑问也是如此,与第一次攻击速度相当,而且近乎无声的攻击从法师的右手边悄然而至。有着血迹的定位,起司的位置在鼠人的眼中非常显眼。

    “轰!”猛烈地拳击打在工坊的石砖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可是,打到了地板也就意味着这次攻击打空了?这怎么可能!鼠人疑惑的看着它击打过的地面,从地上沾血的鞋印可以明显看出曾经有人半蹲在这里的痕迹,那么,原本应该蹲在这里的法师,去了哪呢?

    “滴答,滴答”血滴,从鼠人的面前落下,砸到石砖上溅出了如同红宝石一样的碎屑。野兽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它还在想从天而降的血珠到底意味着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冲击力猛地从鼠人的后背上传来!这措不及防的攻击竟然令这只身形庞大的野兽不由自主的朝前走了两步才止住了身形。

    而起司,要的就是这两步。从天花板上落下的法师抬起自己的右手对着鼠人的后背,双眼中的魔力冲破了**的阻隔从眼眶里迸射出来!作为一名施法者,起司可以通过自身的身体部位作为媒介来自由的施法,在这其中,刚刚流出的血液也是可用的素材。

    强大的魔力呼唤着离散在地上的法师之血,它们开始变的粘稠且具有伸展性,一滴血珠在魔力的操纵下变成了一条极细的血线。这些血线顺着踩在它们上面的鼠人的脚飞速爬升,一瞬间就遍布了野兽的身体。感受到血线已经就位,起司毫不犹豫的引爆了他体外的鲜血,浓烈的血腥味和扑面而来的热浪以鼠人为圆心在工坊中爆发开来。

    野兽迷茫了。不是因为从体表传来的痛感,这些痛感和刚才的电击一样,对它来说不痛不痒。它的迷茫是因为它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起司要如此大费周章却只是为了用这种程度的法术攻击自己。不过这不重要了,鼠人抬起手,将刚才忽略了的,墙壁上的血脚印抹花,这场战斗已经变的无趣了。

    “你,很令,我,失望。”已经被邪神能量入侵的躯体居然可以再次说话,老实说这还挺令法师惊讶的。不过现在不是纠结于这些的时候,在引爆了自己的血液之后,起司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工作台跑去,希尔的身体依然躺在那里,而在医生的身下,是大量散发着毒气的药剂。

    灰色的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淡了,当法师跑到工作台边的时候,灰色的长袍已经重新披在了他的身上。起司口中喘着粗气,暗自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好好锻炼一下身体,或者用什么方法强化一下自己的肌肉强度。

    手,碰到了台子上的药剂。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疼痛,法师的嘴角却露出了笑意。他知道他已经赢了。不过另一边的鼠人可不懂起司在笑什么,虽然法师成功的为自己争取到了抵达工作台边的时间,但是在野兽看来这对于战局毫无帮助。台子上的那些药剂加在一起给它带来的伤害也不会比起司的法术来的更高。

    不过鉴于这场战斗在鼠人看来已经没有意思了,那么它决定快点将其结束。庞大的身躯再一次冲锋到了法师的身前,可是这一次,起司没有躲避的意思。

    “凡事皆有两面。”法师的话很轻,不过在这个只有三个生物所在的工坊里也已经足够响亮。

    “诞生和毁灭是事物的两级,可偏偏这两极却总是连在一起的。”

    “善用兵刃的战士注定死于刀剑之下,从灰烬中长出的幼苗最后也会化为灰烬。”

    “药剂,也是如此。”

    鼠人不会让起司有讲完这些话的时间。所以起司之所以能说完这几句话,也只会有一个原因,他制服了野兽。在鼠人冲到法师身边的时候,起司就用空着的左手对准了对方的腹部,当然这种程度的抵抗在野兽看来毫无意义。它可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行动。鼠人的左手和右手像是要猛烈击掌一样从法师头颅的两边拍下来,如果这一下拍实了,那么起司的脑袋恐怕会变成爆炸的西瓜。

    爆炸的西瓜可没法说话,因此那两只粗壮的手臂终究是停了下来。而使它们停下的,是另一条手臂,起司的手臂。这条瘦弱的手臂上没有多少肌肉,硬要说的话可能连长干粗活的工人的手臂都比其强壮,更何况是战士了。然而就是这样一条手臂,现在居然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深深的,深深的插进了野兽的胸口。

    “为,什么?”鼠人低头看着贯入自己身体的手臂,喃喃道。它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飞快的流逝着。

    “其实很简单,我意识到你之所以会变强,并不是因为你的**真的强化了。”起司听到了野兽的话,也不管这解释对一个将死之人来说是不是有必要,自顾自的说着,“要知道,就算是真的巨人在我面前,挨了我那一下闪电之后也得抽搐半天。可是你却几乎毫发无伤,好像我劈的是一块石头一样,这太不自然了。”

    “以此为依据,我意识到,你的强化完全得益于喝下的药剂。换句话来说,是药剂里的魔力强化了你,你膨胀的肌肉只是被那过于强大的力量撑起来的气球罢了,根本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起司将自己的左臂从鼠人的胸口抽了出来,这个动作令鼠人不由得跪了下来,那颗丑陋的头颅因为身高的关系和法师在同一高度对视着。野兽的身体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一样开始迅速干瘪下去,很快,最开始那只瘦弱的鼠人又出现在了法师的面前。

    “接下来就很好办了。既然你的力量来自于魔法,我就不用把你当成是真的生物来对待。你和那些能量生物一般无二,而我所需要做的,只是解析你能量的来源,然后找到破解的方法,最后将自己的魔力调整好附在手上,如此而已。”

    “可……”鼠人还想说什么,但是它喉咙里的涌出的血让它无法发声。不过起司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意思。

    “你想说你的力量来自于高位存在,而我根本不应该有能力破坏掉它?”法师摇了摇头,“不巧,这样的高位存在,我也认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