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日志
    强行调用体内来自第一场雨的力量对于法师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起司对于力量的源头可没有一丁点的信仰之心,如果不是得到了对方的默许,窃用高位存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会成功。不过比起**上的虚弱,给法师更大伤害的东西却是来自于精神上。

    起司看着倒在自己眼前的尸体,这具曾经是苍狮王国首席药剂师的人的尸体。他临死前最后的话依然在法师的耳边回荡着,在对于知识的渴求上,这个人并不亚于起司,能做到首席药剂师,也说明他从未在探索之路上懈怠。可以说,这位药剂师的性格和法师如此接近,但是不同的成长环境却给了他们完全不同的人生。

    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在起司的内心里悄悄蔓延着,法师不知道那是什么,或许是怜悯,又或许是哀伤。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他尚且可以将这悲剧归结于命运,然而起司不是,作为施法者,他不相信命运。摇了摇头,被情绪所掌控可不是一个自命冷静的施法者该做的事。法师不再去管那具尸体,转身走到了希尔的身边。

    女医生瘫软的身体躺在工作台上,有趣的是,虽然她的身体朝上,可是她的脸却朝着工作台的方向。这样的伤势放在人类身上,无疑已经死透了,不过对于摄魂怪来说,是这样吗?起司将希尔的上半身从工作台上拉起来,这样比较方便接下来的操作。

    摄魂怪的身体出奇的轻,甚至已经筋疲力尽的法师在拉动她时都完全不觉得吃力,而且她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整副身体的柔韧性好的令人吃惊。法师将女医生的姿势调整好之后,轻轻的解开了她面具后的纽扣。原本这个动作需要将手伸到希尔的脑后才能完成,不过现在摄魂怪的状态倒是让起司省了这个工夫。

    “啪嗒”乌鸦面具掉到了工作台上,法师的两只手小心的摸索着女医生长发下的脖颈,寻找着错位的骨骼。对于起司来说,人类的身体结构在他不到十岁的时候已经了然于心了,灰塔的教育虽然提倡因材施教,但是这些基础的东西却是每一个学徒必须掌握的。

    很快,法师就找到了那块受损最严重的颈椎,将颈椎正回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正位的过程中不再去对脖子里密集的神经和身体组织造成二次伤害。起司通过双手的触觉在脑中构建着希尔脖子中的模样,然后通过庞大的解剖经验开始了演算,当某一种演算结果达到了法师的要求并且确实可行之后,起司动了。

    “咔吧”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女医生的脑袋重新恢复了原位。而这也使希尔面具下的容貌出现在了起司的眼前。那是一张平整的脸,没有任何人类应该有的器官,不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都无法从这张脸上找到。就像是一具还没有开始装饰的人偶一样。

    普通人看到这令人惊悚的面目想来会感到惊讶吧。不过对法师来说,摄魂怪的样子他早就知道了,此时见到希尔的真正样貌,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唔……”随着头颅被摆正,女医生没有五官的脸中开始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听到这个声音法师就知道摄魂怪果然不是这么容易死的生物。几秒钟之后,刚才还如一具死尸一样的身体已经重新充满了活力。

    “我记得,我的头被掰到背后去了。”这是希尔重生后说的第一句话,从她平静的语调来看,她对于被起司救起来这件事还是十分冷静的。可是接下来,当她的手下意识的想要扶住额头的时候,她终于发现自己的面具不知何时被解掉了。

    “你做了什么?”摄魂怪的语气很冷,其中包含着的愤怒更是宛如要实体化一样的强烈。对于他们来说,被人看到自己的样子是一种耻辱,就算是他们诚心侍奉的人都没有权利命令他们摘下面具,更何况起司这个只有合作关系的巫师呢。

    不过面对愤怒的女医生,起司的表情依然冷漠,他的思绪完全不在眼前的这些小事上。比起尊重摄魂怪的个人**,他更想要知道为什么那位首席药剂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他在确认希尔已经正常了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救你。”

    之后,法师就不再搭理摄魂怪。工坊中的红光显然不是用来给人类照明的,或许这种光在鼠人眼里是一种合适的光源,可是想要仔细的看清这里的每一个细节,起司不得不用所剩不多的魔力再给自己创造一个照明工具。从灰袍中找到的灰磷石,以及在战斗中滚落到地上的油灯似乎是不错的组合。

    另一边的希尔虽然十分愤怒,可是她并没有失去理智,她很快意识到巫师说的话没有错。在将手边的面具重新戴起来之后,这位女医生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也大概就在这个时候,法师从工坊墙壁上的一个暗格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本由橡木做外皮的厚重书籍,书页中粘着各种只有书籍主人才会理解意义的便签。从上面的家族徽记来看,这本书是属于首席药剂师的。同样作为研究者,起司不需要打开就知道这东西毫无疑问正是对方的实验日志。而如果他猜的没错,他的很多疑问都会在这本日志中得到解答。

    当下,法师抬手在工作台上扫出了一小块足够拜访日志的空间,打开了这本日志读了起来。摄魂怪看到这个情景,也好奇的走到起司身边想要看看这本书里到底记载了什么。不过很遗憾的是,由于法师的阅读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希尔往往还没看完两行,起司已经打算翻页了。所以女医生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开始用她的药物学知识来分析工坊中的其他药物材料。

    这间工坊并不大,比起三层来说,如果这就是药剂师协会四层的全貌,那么这里的空间也就只有之前楼层的四分之一大小。在加上摆放在这里的各种实验器具和样品占去了大部分的空间,看得出来这里留给人行走的地方并不多。而在这些器具和样品中,女医生很快就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这是…瘟疫药剂?”拿出一瓶看起来和曾在独眼手中截获的瘟疫之种差不多的药剂,摄魂怪有些惊讶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