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瘟疫之潮
    当起司将手中的日志大略读完了之后,希尔也可以肯定她找到的确实是某种可以让人感染鼠人瘟疫的药剂。只不过比起当初独眼截获到的那批药剂相比,这一瓶的效力并不完整,如果女医生猜的没错的话,这瓶药剂应该是早期的试验品。而能找到这种东西,也就间接说明了或许他们已经找到了完整版瘟疫药剂的根源。

    “噗”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起司将手中的橡木笔记合了起来。如他所想的那样,一位研究者的笔记并不全是记录各种数据和配方,在法师紧闭的双眼前,许许多多笔记中零散的话语和文字慢慢被归纳成了一条完整的脉络。这条脉络指出了这位王国首席药剂师堕落的全过程。

    在这其中令起司比较惊讶的是,原来格雷男爵的死和被顶替并不是意外,这场大戏居然正是这位男爵最信任的老师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更好的为他口中的那位“大人”服务。而格雷,他原本是反对自己老师的做法的,在这位男爵看来,虽然精灵药剂在人类手中发挥的效力有限,但是这有限的效力总好过无限的隐患。

    这本是一场师徒间关于学术走向的争论,首席药剂师也完全没有杀死这位自己最骄傲的弟子的打算。可是他不会这么做不代表那些蛊惑他的人不会。或许格雷最终会被说服,同意他老师的看法,但是瘟疫的散播者等不了那么久。在向药剂师保证只是“说服”格雷之后,这位老人将他的弟子送出了视野当中,送去了浊流镇。

    或许当他发现回来的那个格雷根本不是自己的弟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吧。起司能够从这本日志的最后阶段感受到字里行间的疯狂和愤怒,这些强烈的情感无处宣泄,只能投入到对鼠人瘟疫的改良和对起司这样的施法者的仇视上。没错,虽然最早的瘟疫散播者并不是这位药剂师,可是将鼠人的繁殖问题攻克,并且成功研制出可以遥控发作的瘟疫之种药剂的,确实是这个人。

    仇恨是最好的催化剂,它能让人变成他们曾经最渴望的样子,但是同时,它会剥夺所有其它的情感。这是克拉克在一次闲谈中对起司说过的话,早前法师还不理解这句话的份量,而有了这位药剂师的例子,起司感觉自己第一次了解到了仇恨的力量有多么可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对鼠人瘟疫的改造并制造出了稳定的瘟疫药剂,这样的能力恐怕法师本人都不一定做得到。

    将视线再次放到那具已经凉了的尸体,起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位药剂师的遭遇感到不快,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对方不被禁忌的知识所吸引,与阴影中的存在达成交易,那么这个人终其一生或许也只是一个碌碌无为者罢了。与恶魔的交易到底毁了你的人生,还是成就了你的人生,这种事情不是当事人的话,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了。”对还在翻找的希尔说道,起司将手中的日志加在腋下,走向离开工坊的通道。

    女医生虽然不知道法师从日志里看到了什么,但是既然起司已经发话了,她也只是点了点头,将装有瘟疫药剂的瓶子那好,准备回去进行解析。可起司却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把那东西放下吧,鼠人瘟疫已经不重要了。”

    “什么意思?”摄魂怪没有表情,可是希尔口气中的疑惑表现的十分明显。

    “意思是既然对方已经放弃了药剂师协会,任由我们杀死假男爵和这位药剂师先生,那么他们就已经不重要了。”法师说完,低着头走下了工坊。还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女医生,对方已经放弃了继续改进鼠人瘟疫的另一个有力证据就在他手中的日志里。根据这本日志作者的推测,现在的鼠人瘟疫已经不再需要任何方面的调适,这种瘟疫已经学会了自我完善,它最终势必会变成历史上最恐怖的天灾。

    在日志的最后写到“我已经预见到了那足以吞噬一切的狂潮。可笑的是当我意识到自己完善了什么的时候,我已经阻止不了它了。”

    “狂潮吗?不,有我在,就不会。”起司低语着,回到了三层的那间办公室。在他面前的房门上,一个有着三角形主框架,镶嵌和环套着众多复杂图形的红色魔法阵正散发着令人不安的光芒。硫磺的气味,开始从这个法阵里散发出来。

    法师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魔法阵的作用,同时也让他对布下这个的人的法阵功底稍微鄙视了一番。

    “太多无用的回路,太多重复的套环,哈,还有一些只起到装饰作用的线条,不知所谓。”

    可不管起司怎么说,被这法阵召唤来的东西还是成功的来到了这个房间。一只长着褐色长毛的大手顺着魔法阵的中心伸了出来,在木门上带起一圈圈水波一样的涟漪。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希尔医生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尖叫。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恶魔见怪不怪。

    从魔法阵中呼出的热风将法师头上的兜帽吹掉,露出起司黑发下那副不耐烦的样子。在得到了第一手的资料之后,法师现在想要做的可不是和一只恶魔打一架,这种无谓的暴力在他眼里完全就是浪费时间。所以起司动了,面对正在从法阵中拔出自己另一侧肩膀的猿猴型恶魔,法师毫无惧色的走了过去,空着的右手上开始用魔力构建出一个复杂程度远在其上的法阵。

    “以我之名,中止这场召唤。”起司将右手贴在恶魔的头顶,轻声说道。他的双眼中射出如同光柱一样的魔力,这股力量通过恶魔的身体作为媒介,猛烈的冲击着门上的法阵。法阵上的一些红色纹路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出更强烈的光试图阻止起司的行为,这是法阵中对抗魔力干预的回路。

    不过很明显的,法师在阵法之道上显然更胜一筹,随着他的魔力涌入法阵,这只恶魔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卡在了法阵之中,既不能继续前进,也无法将伸出的躯体收回,它甚至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而门上的红色法阵在连续的冲击下很快就放弃了抵抗,像是被水稀释了的颜料一样渐渐变淡,逐渐失去了清晰的外观。

    “啪嗒!”当最后一丝红色彻底从木门上消失之后,恶魔的半截身体失去了支持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它的断面里开始流出带着刺鼻气味的恶魔血液,可怜这只并不弱小的恶魔就因为这种事情屈辱的死在了这里。

    法师看都没看脚边的恶魔尸体,他一把推开了那扇已经满是裂缝的木门,露出了药剂师协会三层漆黑的走廊。照亮着整栋建筑的灯火,不知何时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