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战场之后
    ,。

    “该死的!法术失败了!”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她面前的地板上绘制着一副无比复杂的图案,在这些图案的中心,被作为沟通媒介的晶球已经碎裂,围绕着女人和图案的六百六十六根蜡烛也尽数熄灭。

    她面前摊开的法术书上猛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火光,将这本由人皮制成的邪恶典籍瞬间燃尽。

    “这怎么可能?那小子还只是一个刚走出法师塔的雏鸟,他怎么可能…”之前曾经和爱米亚打过招呼的女巫库伊拉在听到同伴的喊叫之后走进了这个房间,她一眼就看到了燃烧的只剩下封面的法术书。要知道,这本书可是她们女巫团花了很大力气才得到的东西,这一整本人皮书里只记载着一种法术,那就是通过献祭驱使一位极为可怕的存在。

    这位存在被称为影之母,按书中所记乃是一位古老而性格乖戾的邪神。与有着众多祭司的其它邪恶存在不一样,自古以来对于影之母的祭祀就鲜少会被记载,也从来没有人声称或目击过以其为崇拜对象的教派或组织,对于这位神邸的一切,都比其它存在还要不可知和不可测。

    然而,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位邪神的力量,即使祂并不醉心于散播自己的信仰,但是这绝不代表着祂会比其它被人所知的存在弱小。反正以这个世界内生物的视角来看,那些高位存在的强弱完全没有意义,就像蚂蚁不能分辨人类间的区别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女巫们将这只能使用一次的召唤当成是最佳的见面礼,在她们看来,将起司,这个爱米亚最大的依仗轻松的杀死,可以给这个背叛者最大的恐惧,这样,她们的报复才有意义。

    可她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耗费了巨量的资源释放的召唤术,居然会失败!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叫做起司的灰袍法师并没有被影之母杀掉。这种结果显然是女巫们无法接受的事情,毕竟作为负责销毁药剂师协会证据的人,如果法师真的活着将首席药剂师的笔记带走,那对于那位“大人”的计划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绮莉呢?把她叫来,我要她现在就去把那个穿灰袍的杀了!”想到放跑法师会带来的恐怖后果,库伊拉的眉头皱了起来,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的光芒。现在的起司正是虚弱的时候,只要她们现在动身,就完全有可能在半路截杀法师,只要杀死了起司,那么今晚发发生的事情就可以一笔抹去……

    灯火,熄灭。女巫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吞噬,僵硬在了原地。这个房间为了施展咒语,除了门以外没有任何的窗户,而在库伊拉进入房间的时候,门也被好好的关上了。那么,吹熄了灯火的到底是什么呢?

    另一方面,在王都的城墙外,大量的鼠人们仍然在悍不畏死的攻击着这座城市。白天死去的鼠人尸体堆在城墙下面,让后来者可以更轻易的攀爬到城墙上。随着战斗的进程,这座尸堆越积越高,虽然城墙的大半仍然在尸堆之上,可是对于鼠人们来说,攻城的难度已经比白天大大下降。

    相较之下,人类一边的战力却受损严重。人是一种很容易受到情感控制的物种,在最开始的恐惧和激昂之后,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战斗让士兵和指挥官都陷入了麻木当中。而在持久战中,麻木,是最致命的问题。一旦战士习惯了砍杀,他们就会忘记躲避突如其来的变化,**上的疲惫尚且可以通过短暂的休息和进食来恢复,但是精神上的疲惫,往往更难以痊愈,也就更加致命。

    “嘎哈!”从城墙下蹦上来的鼠人怪叫着扑向一名背对着它的士兵,这个士兵正在专心的和自己眼前的敌人搏斗,丝毫没有发觉原本应该掩护自己的同伴现在也陷入了战斗中无暇顾他。鼠人的利爪,朝着没有受到盔甲保护的脖颈伸出,被攻击的士兵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可是精神上的疲倦让他错失了躲闪的机会。

    “噗!”利刃穿过**的声音从士兵背后响起,但是却并不是来自鼠人的爪子。铁骑士一脚将剑上的鼠人踹倒,顺势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士兵,专注一点。”老骑士长说着,用左手握住那个战士的右手肘,朝前猛地一推,将士兵手中的长剑送进了另一只鼠人的心窝。

    救下了这个士兵,阿提克斯并没有停下来,他手握铁则,在城墙上游走着。每当发现一处的守军有疲态的时候,骑士长就会帮助他们清理掉城墙上的那些鼠人,用实际行动激励他们继续作战。事实上,不止是铁骑士本人,王都中的王国骑士团骑士们也像他们的团长一样化整为零融入了每一支在城墙上奋战的部队,成为了其他士兵们的灯台。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意志坚定的骑士,人类的阵线恐怕已经崩溃了也说不定。

    但是这样不是办法啊。阿提克斯将一只鼠人从城墙上扔下去,看着城墙下一双双绿色的眼睛,想到。鼠人的数量太多了,而城墙上的空间本就有限,当战死的战士尸体和鼠人的尸体来不及清理下去的时候,人类的活动空间就会被压缩。这种趋势是致命的,一旦城墙上过半的空间堆满了尸体,即使鼠人的攻势减弱,人类恐怕也无法再想刚开始的时候那样轻松的守住城墙了。

    我们需要援军。铁骑士看着远处的黑暗。不需要太多,哪怕只是一支几十人的小队就好,只要他们穿着苍狮的铠甲从远处赶来,就足以激励所有城墙上的战士。阿提克斯的视力很好,多年的军旅生涯并没有伤害到他的眼睛,而哪怕在这黑夜中,铁骑士也可以接着城墙上的火光看到很远。突然,在远处的黑暗里,鼠人大军的后方,他好像看见了什么。

    “士兵,我需要照明。”骑士长走上塔楼,拉过一名手持弓箭的战士,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说道。

    那名士兵本来在狙击鼠人中个头较大的个体,突然被人拉起来自是有些混乱。可是他一看跟自己说话的人是王国骑士团的大团长,立刻精神一震,二话不说行了一个军礼。在听清了骑士长的要求后,弓箭手深深的点了点头,从脚边的箭袋里抽出一支裹着布条的箭矢,在一旁的油池中沾上火油,立刻就有战士走上前点燃了这支照明箭。

    “射高一点,那东西在鼠人的后面。”阿提克斯说道。

    弓箭手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长弓拉到最大,对着半空中射去。

    燃着火焰的箭矢像一道流星,以极快的速度掠过战场,引得城墙下的鼠人们纷纷转头。不少士兵们也被这一箭所吸引,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对着远处射出照明箭,这完全解释不通啊。可是当他们看到那只箭落下的地方时,所有士兵包括阿提克斯都被火光下的情景吓到了。

    虽然由于距离和夜色,火箭能带来的视野有限,但是在这有限的视野中,这些人清楚的看到,在鼠人们的后方,有着一个或者数个巨大的,臃肿的,但却比巨鼠人还要庞大的东西。

    “墓土守卫。”铁骑士长看到那些黑影后喃喃道。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