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丧钟之音
    苍狮王都北面,巨量的鼠人聚集在这里,它们互相推搡着,争斗着,甚至那些饥饿到了极点的鼠人还会对身边比自己瘦弱的同族咬下去。这些鼠人在等着,等着它们正在攻城的同伴死去或者成功进入眼前那座庞大的城市,这样,它们才有机会攀上那白色的石墙,去痛饮人类温热的鲜血。

    但是在鼠人们渴望着人肉大餐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些东西在暗处窥探着它们呢?

    “轰!”巨响,从队伍的后方传来,在夜风里扩散着。灰尘伴着碎肉从天空中落下,将那些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鼠人吸引着转过头去,看到它们从未见过的景象。月光,从远方的树林上照下来,映出了那些巨大的影子。比巨鼠人还要巨大,堪比一座二层尖顶房屋的庞大黑影们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这些老鼠。

    这些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巨人们没有一点生物的反应,它们没有呼吸,也不需要心跳。沾满死亡气息的土壤构成了它们的身体,包裹着尸骨的泥泞是它们的血流,它们身上遍布着各种时期或残缺或完整的墓碑,那是它们在作为坟墓时的证明。而现在,在爱德华家族食尸鬼的精心培养下,这些供死者安眠的土地站了起来,拱卫着逝去者的安宁,它们的名字,就是墓土守卫。

    庞大的墓土巨人挥动着它们粗糙且硕大的肢体,像是扫过的灰尘的扫把一样,将大量的鼠人送上了天空。而那些较为幸运,离墓土守卫较远的鼠人还来不及庆幸,就被疯狂逃离这些巨人的同族踩在了脚下。

    “你真的觉得现在是出动它们的好时机吗?”鼠人身后的树林中,一棵高耸的白桦树上,爱德华家族的族长,食尸鬼们的领袖一个人站在最高的树枝上看着墓土守卫们在鼠人群中肆虐。而说话的人则是飘在他身边的白衣怨灵。

    “这是爱米亚女士的意思,也是灰袍的指令。何况,如果这些老鼠真的攻入了王都,对我们也没有好处不是吗?”食尸鬼王挑了挑眉毛,冷漠的回答着自己老朋友的问题。不过话虽如此,这些墓土守卫是爱德华家族在苍狮立足的根本,可以说是压箱底的战力了,此次为了减轻人类战场上的压力居然倾巢出动,确实让人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那位灰袍大人可以一开始就知道爱德华家族拥有墓土守卫这件事,还曾经指名道姓的要求你们在必要的时候使用它们。”怨灵阴测测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食尸鬼王转头问道,他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

    “呵呵,我什么意思?其实你也能想到吧。”白袍的老者飞到对方的身前,冷笑着看着他,“眼下的局势来看,我们确实需要团结一致来对抗这些老鼠。但是你别忘了,这场瘟疫终究会过去的,而那个时候,王都乃至整个苍狮都会因为这场瘟疫而改变。葛琳女士是一位仁慈而且令人尊敬的领导者,她从不过多的干涉我们,但是爱米亚女士,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灰袍,就不好说了。”

    “你是说在瘟疫过后,他们会对我们不利?”

    怨灵撇了撇嘴,他半透明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十分诡异,不过类似的场景爱德华族长已经看了很多年了,倒也不会觉得惊讶。

    “不利?如果只是不利就好了,我的老伙计。想想吧,一个人类极度虚弱的王国!对于我们这些隐身于阴影中的人来说,那个时候的苍狮是一块最鲜美的肥肉不是吗?摄魂怪和矮精已经明确了立场,他们都愿意归于灰袍的庇护下,到时候那个巫师只需要把我们和其它不足为惧的反对者清理掉,他就可以独吞这个王国的黑暗!甚至,在阴影下统治这里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荒谬,且不说那个叫起司的根本就对权利没兴趣,就算他真的打算成为苍狮的阴影之王,我们也像其它人那样归顺与他不就行了吗?不论是那些吵闹的小家伙还是只会躲在面具下的懦夫,他们都无法成为真正锋利的矛,论武力,爱德华家族还是最强的。”食尸鬼王说道。

    “是啊,你说的一点没错。”怨灵慢慢升高了一些,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你也知道除去女巫和巫师,爱德华家族是苍狮最强的黑暗家族吗?我以为你都忘了这件事了呢。想想吧,我的朋友,你,统领着全苍狮最强大的食尸鬼家族。为什么,我是说为什么,通知这个王国阴影的人,不能是你呢?”

    当白袍老者的话音落下,沉闷的钟声从墓土守卫们的身上响了起来。那是丧钟的声音,也是食尸鬼家族总攻的信号。爱德华家族的食尸鬼们从树上落下,两米高的落差对于这些非人生物来说毫不费力。他们从族长的脚下跑过,冲向墓土守卫撕开的裂口,准备让那些鼠人们知道一下,黑暗到底属于哪个种族。

    突入起来的食尸鬼们杀了鼠人一个措手不及,这些可怜的鼠人还在疲于逃离墓土守卫的攻击范围,根本顾不上对付身手并不比它们迅速的食尸鬼。而爱德华家族的战士们凭借着身后墓土守卫的依仗,大肆收割着落单鼠人的性命,他们撕碎鼠人的喉咙,用新鲜的血肉来滋润干涸的皮肤。

    虽然身为守魂人,这些食尸鬼十分尊重死亡,可是在战场上,他们并不会表现的比自己无脑的同族软弱。他们挥舞着边缘锋利的铁铲和足有小臂长短的铁钉,这些东西本来是用来埋葬死者的工具,现在确成了这些送葬者的武器。与鼠人的吵闹相反,这些披着破烂斗篷的食尸鬼战斗起来安静的像是幽灵。

    看着自己的族人们如同一簇黑色的箭矢一样深深的扎进鼠人的队伍中,食尸鬼王眼睛中的神采渐渐变的复杂起来。统治,阴影吗?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族人不必再忍受饥饿?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让那些短视的人类懂得尊重死亡?

    怨灵飘到了爱德华族长身后,看着对方思考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更加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