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解谜
    鼠人背后的爱德华家族无疑给老鼠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可是由于鼠人的数量实在太多,而它们的分布也完全不像人类军队一样有规律可循,所以除了城墙上的铁骑士凭着极佳的直觉发现了这件事情之外,其余的人类士兵们对此还是完全不知情的。毕竟在他们面前,鼠人的数量仍然没有消减。

    但是在女巫之家的指挥室沙盘上,罗兰可以清楚的看到鼠人的势力已经被清除了将近十分之一,之后他就对身边的怨灵下达了请食尸鬼们撤离战场撤离战场的指令。引起鼠人内部的混乱,为人类重振旗鼓争取时间的任务已经完成,没有必要将目前手中最强的部队投入无穷尽的胶着里。

    怨灵接到命令后消失在灯火照不到的阴影之中,留下作为指挥官的老人揉着自己的酸痛的肌肉。罗兰的大帽子被放在了沙盘边,经过了整整一天的指挥,现在的老人可顾不上再保持形象了,疲劳让他真切的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同时也让他明白自己最好在还没有因此犯下错误的时候将指挥权交给别人。

    “爱米亚女士。”魔术师转头对坐在一旁休息的女巫呼唤道。可是爱米亚却并没有反应过来,女巫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罗兰微微摇了摇头,事实上,爱米亚自从解决了疫魔的危机回来之后一直是这个样子。

    “爱米亚女士!”无奈之下,老人抬高了音量说道。

    “啊,抱歉,罗兰先生。我走神了。”被惊醒的爱米亚脸上表现出含有歉意的笑容,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什么。”看着对方憔悴的样子,老人打消了把指挥权交给爱米亚的念头,她看起来比罗兰还需要休息,“我是想跟您说,您最好还是去休息一下。您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不大好。”

    “感谢您的关心,罗兰先生。不过我还不能休息,尤其是在现在。”女巫能听出来老人的话里并没有恶意,她看着沙盘上代表着敌人和友军的各色棋子,拒绝了罗兰的建议。现在确实不是休息的时候,也不是沉浸在往日噩梦中的时候。

    “您是在担心珂兰蒂吗?”老人吸了一口烟斗,问道。他能想到让这位女巫如此担心的事情,应该就是跟着起司一起前往药剂师协会却没有一同返回的女儿。罗兰虽然一直都没有子女,可是在他的人生里还是有几位和他关系亲近的后辈,对于这种担心,老人可以理解。

    “不,珂兰蒂已经长大了。她必须去面对自己的人生,学会如何活下去。何况,既然起司先生已经承诺了她安然无恙,那么我选择相信。”轻轻摇了摇头,爱米亚对于自己女儿的安危还真不像罗兰想的那么在乎。既然法师手上的戒指还在,就说明珂兰蒂一定还活着,而只要小女巫还没有死,爱米亚相信她的处境就绝对不会比在王都更糟。

    事实上,在确认了以库伊拉为首的女巫们已经到达了王都之后,爱米亚甚至还对珂兰蒂的意外感到暗自窃喜。因为从那时开始,就连她也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座城市。就在这个时候,在女巫的感知中,这栋建筑的大门被人打开了。起司的魔力反应出现在门廊,灰袍法师回来了。

    “砰!”沉重的药剂师日志被走近房间的起司随手扔在沙盘旁边,起司阴沉着脸,看着沙盘上王都的局势。

    “情况如何?”罗兰吐了一口烟,挑了挑眉毛问道。虽然从法师的表情上看他应该是不太高兴,不过在夜晚的药剂师协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要问的。

    “很糟。”考虑了良久,起司说出了这两个字。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要将自己的心中所有的不快通通叹出去一样。然后朝着空无一物的身后坐了下来,有趣的是,法师并没有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张看不见得椅子接住了他的身体,让起司得以用最习惯的姿势解释自己一路上思考后得到的结果。

    “我们一开始就思考错了方向。”法师将自己的左腿压在右腿上,两只手肘撑着看不见的扶手,双手手指相对顶住,看着前方的沙盘说道。

    “我之所以会介入这件事,是因为一场试炼。这让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会在此时,在此地发生这样一场瘟疫。鼠人瘟疫显然不是一场简单的天灾,而是某些人精心策划并散播出去的诅咒。那么,谁会从中获利?又有谁会在这场瘟疫中损失惨重呢?”

    “一直以来,我只是盲目的在追踪着瘟疫的散播者,试图终结这场瘟疫。却没有料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拉入了这片迷雾里,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巫妖,邪神教徒,被蛊惑的凡人,恶魔和他们的召唤者。这些家伙可能并不是一路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或许也像我一样有着自己的理由被卷入了这场游戏。”

    “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是那些新出现的女巫们。她们的出现太凑巧了。虽然葛琳的死是一个让她们大举来犯的好理由,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会放任一个背叛者寿终正寝,要知道,追杀她的可是一整个女巫团啊。”

    起司的话让罗兰和爱米亚都皱起了眉头,女巫的目光闪烁着,她想到了很多事情。一些之前无法解释,只能理解成巧合的东西在法师的推论下慢慢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条清晰的脉络。

    “你是说,是有人故意将她们在这个时间点上引来的?”老魔术师放下了烟斗,这个话题让他无暇再去顾及其他。

    “正是。甚至我猜可能不只是那些女巫,连同您的出现也在对方的计划之中。不然像您这样一位巡游诸国的流浪者会在这个当口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国?而且还恰巧救了被魔法乱流卷走的我,这完全不合理不是吗。”

    “听你小子一说还真是,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想来苍狮待上两天。”罗兰点了点头,说道。

    “可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女巫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问道,“我是说,就算一起都如你所说,我们被人当成了棋盘上的棋子,可是截至目前为止,你和我们经历过的每一场战斗却都是真的。即便我们猜出了自己被利用了,但是如何呢?”

    “目的,女士,目的。”法师轻轻敲着看不见的扶手说道。

    “一旦我们理解了主使者的意图,我们就有机会反客为主,通过猜测他的目的预测接下来的动作。”罗兰也说道。

    “没错!现在想来,我和巫妖被卷入魔法乱流这件事就看起来十分可疑了。就好像是对方故意把我扔到王都这片泥潭里,再用假男爵这个诱饵把我牢牢的套在这里,让我无暇顾他一样。现在甚至还发动了如此大规模的鼠人攻击,这根本不符合鼠人的习性不是吗。”

    “好吧,先生们,我有点跟不上你们了。能不能直接说说你们的结论。”爱米亚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表示自己真的无法跟上起司和罗兰的思路。

    “我的结论?”说到这里,法师笑了,他轻轻一弹,一道无形的利刃就飞过沙盘打在挂在墙上的苍狮地图上。被打中的地图上出现了一个小洞,而这个小洞的位置就是烈锤公爵领境内的,熔铁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