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会面前夜
    与此同时,熔铁城,烈锤堡地下

    “叮叮当当”铸造锤敲打在烧红的铁毡上的声音哪怕是在烈锤大公的私人书房内都可以听到。这是属于烈锤堡的夜晚,每一个这样的夜晚,都会有来自烈锤领全境的矿石被送入这座城堡,这座同时也是苍狮最大锻造工厂的地方。烈锤大公靠在那张铺着熊皮的沙发椅里,他喜欢这样的声音。

    在矮人面前的橡木桌上是一面被支撑起来的镜子。和这个时代所使用的大部分粗制滥造的镜子不同,这面镜子的镜面是由不知名的宝石制成的。在镜面周围,铜质鎏金的边框混杂着大量点缀其中的宝石颗粒,铸成一个一个造型生动的形象。至于为什么矮人公爵盯着这面镜子,倒不是因为他要整理仪容,而是因为在那宝石的镜面上显示的,正是召唤出恶魔与钢铁假人战斗的咒鸦。

    “他看起来打的很吃力?”从书房角落的阴影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见得,我觉得这小子多半是在保存实力。他虽然不知道我能看到他,但是如果他亲自出手,明天我未必不能从假人的残骸上找到蛛丝马迹。”烈锤大公给自己倒了一杯火百合酒,一口喝了下去。

    “这些巫师。”阴影中的人显然是同意大公的说法的,而且以自身的经验来看,这些施法者们确实喜欢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以此来令敌人产生错觉。那些自认为对自己的对手了解的已经足够的人往往会因此在一个措不及防的法术下吃大亏。

    “哈哈,还记得你当时偷袭那个没有头发的法师时发生了什么吗?”听到同伴的抱怨,矮人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他拍了一下扶手,说道。

    “该死的,闭嘴!我们说好不提那件事了!”阴影里的人气急败坏的说道。

    大公耸了耸肩,不再去逗自己的同伴。因为他深知,再继续说下去,那位影子里的仁兄极有可能直接掏刀子砍人。多年的冒险经验让这两个人都无比的了解对方的脾气秉性,这也让他们的玩笑总能在一个恰当的地方停止。

    “说起来,我没想到你这次真的会过来。”矮人向后靠入椅子里,似乎是不经意的说道。

    “你在信里把这件事都形容成世界末日了,我再不来未免太不给你这个公爵面子了。”这人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公爵”这两个字咬的很重,显然是在讽刺着什么。

    “随便你说吧,当时如果你愿意留下来,这个烈锤领应该由我们两个一起治理的。结果你倒好,前一天答应的好好的,第二天人就不见了。”大公说道,语气中颇有几分不快,可能是对当年同伴的不告而别感到愤慨。

    “哼,留在这里跟你一样变成一个贵族?我可不希望自己将来死的时候身边只有那些哭的假惺惺的子女和根本就不关心你的佣人。比起你现在的生活,我宁愿将来独自死在荒郊野外。”

    同伴的话让矮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挠了挠头。就在这时,阴影里的人继续说道。

    “再说,这里有你一个就够了。我可不希望为了权利和金币有一天要和你兵戈相向。”

    财富和**会改变人的感情,哪怕再坚固的友情和爱情或者亲情,在足够庞大的利益面前都有可能会随着时间腐朽。也许有的人可以长时间的抵挡住这样的诱惑,但是阴影中的人从不赌博,如果接受这些的风险就是牺牲掉他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那么他宁可从一开始就拒绝。

    烈锤大公当然明白自己的朋友在说什么,不过有些东西,说破了反而不好,于是他说道。

    “兵戈相向?我记得没错的话,咱们俩之间的战绩可还是二比零呢吧!你是怕我哪天心情不要一斧子砍翻了你?”

    “呵,矮子,我倒是不介意现在跟你出去打一架。但是就怕你挺着啤酒肚拿不动你的斧头。”黑暗中的人反唇相讥到。朋友的话令矮人领主不由得朝自己的肚子看了看,确实,多年的贵族生活让他的体型有些走样了,虽然烈锤大公每天都会保持基础的锻炼,但是这样的身体和当年他在冒险时的样子已经相差甚远。

    矮人绞尽脑汁想要找到一句可以与这句同一量级的话来反击对手,奈何与他不同,自己的这位朋友多年以来依然游走在冒险的第一线,身手完全不减当年,甚至可能在技巧和经验上比当年更强。索性这个时候,镜子中的战斗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刻,钢铁假人接二连三的挫败恶魔的进攻,并且成功击杀了那两只小型恶魔。

    “靠,你造的魔偶可是越来越变态了,居然能这么轻松地把恶魔绞成碎肉!那些家伙的肉跟木头一样硬啊!”镜子中的画面让阴影中的人发出一声感叹,虽然易地而处,他绝对能比钢铁假人更快也更好的杀死这三只恶魔,但是那是不同的啊!要知道,这些钢铁假人不过是从这地下的流水线上制造出的量产品种,甚至它还不是烈锤大公最得意的作品。

    “那当然,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公,我可是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制造这些小玩具。怎么样,等这小子走了之后,你要不要下场帮我测试一下我最得意的作品的强度?”说到自己的发明,矮人立刻变得得意起来。在人类社会中的岁月让他有能力将自己的制造天赋精进到许多矮人铸造大师都不足以到达的地步。毕竟,一位公爵所能的得到的资源和锻造师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有意思,要是我把你的玩具给拆了,你可不准哭啊。”听到烈锤大公的挑衅,阴影中的人全然不惧,甚至还有几分跃跃欲试的架势。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镜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在咒鸦的法术下,被召唤来的恶魔崩解成了带有强烈腐蚀性的粘液,这些液体覆盖住了假人的每一个关节,让这具钢铁傀儡很快失去了作用。

    “嘿,这小子手可真黑,稍有劣势就把召唤来的恶魔给爆了。”看着自己的傀儡被摧毁,烈锤大公完全不在意,反而开始对咒鸦的战术品头论足起来。

    “我倒是觉得这小子干的不错,留着那个恶魔不死还要付它报酬,既然这样不如榨干它的利用价值。反正这种等级的垃圾,回头再找就是了。”另一个人似乎持有和矮人不同的观点,从他的话来看,他似乎还有些欣赏咒鸦的做法。

    “这就是你不招人喜欢的原因你知道吗?”烈锤大公从椅子上转头面对着自己的朋友抱怨道。在他看向的那片阴影里,一双闪烁着火焰般红色光芒的眼睛带着戏谑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