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夜话
    “不行,联络不上。”从专门为法师准备的静室里走出来,起司重新回到了指挥室中。他在完成了自己的推论之后就试着去联系身在熔铁城的咒鸦,希望将自己推理出的东西告诉对方。然而,就算让起司猜上一晚上他也猜不到,自己的这位同门现在正在和烈锤大公的钢铁魔偶进行着激烈的战斗,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接到来自他的信息呢。

    此时的指挥室中已经要比刚才只有法师他们三个人的情况好了许多。跟着起司回来的希尔医生已经对自己的脖子完成了简单的治疗,她的肩膀上绑上了一层由木头和绷带制成的固定装置,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几天内这位女医生都只能用一个视角来看东西了。

    此外,已经完成了白天战场的修补任务的闪电也带着它的矮精同伴们返回了这里。现在这些小家伙们几乎占据了指挥室的大部分空间,正在用进食的方式恢复它们消耗掉的体力。看着闪电将一块跟它的脑袋差不多大小的奶酪一口吞进嘴里,法师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起来。

    既然矮精们已经完成任务,那么被派出去搬运和保护它们的蝠人族自然也各自分散加入到其它的行动中去,作为领袖的蝠人族首领闭着眼睛倒悬在横梁上,他不需要视觉,光是听觉就足够在脑海中构建出完整的图像。

    “爱德华的人还没回来吗?”简单的跟几个人打了声招呼,起司走到罗兰的椅子边。老人半闭着眼睛没有立刻回答,罗兰看起来真的很累了。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疲倦,就连一向吵闹的闪电都没有来打扰他的休息。

    “他们要确保城墙上的士兵可以支撑到日出的那一刻。等到太阳升起,爱德华才会带他的人返回。”爱米亚从一扇门中走出来,女巫的手里推着一辆小推车,上面是一个精致的茶壶和几个同样材质的茶杯,“我在里面放了一些可以缓和精神的药草,虽然不能长期服用,但是短期使用还是可以代替睡眠的。”

    罗兰闻到药茶的气味睁开了眼睛,他朝爱米亚点头致意了一下,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小心的喝了下去。起司并没有去阻止魔术师的动作,因为在闻到茶香的时候他已经分析出了这茶水的成分。所以他也为自己倒了一杯,放到嘴边小心吹了一下。

    “咳”老人喝下了一口茶水之后被茶水与香气不符的苦涩味道呛得轻咳了一声,不过随着这一小口茶水流入喉咙,罗兰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力顺着胃袋渐渐散布开来,弥漫到全身,令老人的精神一震,好像睡了一觉一样。

    “这是我母亲发明的药茶配方,她熬夜工作的时候经常会让我和珂兰蒂帮她煮。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茶可以有效的代替睡眠,只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最好不要连续饮用太多的分量,它对于您的身体来说太刺激了。”女巫说到。

    “狮尾草的分量可以再少一点,适当的加入宁神草来中和其它草药的成分可以有效降低对身体的副作用。顺便,我建议再加入一些蜂蜜,这东西实在是太苦了。”起司再喝了一口药茶后如此说道。法师的话令被香味吸引来的矮精们纷纷打消了来一杯尝尝的打算,这些小家伙可不喜欢苦味。

    “好的。其实除了我母亲之外我和珂兰蒂都不喜欢喝它,只是我看到罗兰先生太疲惫了,才想到有这种药茶。”爱米亚点了点头,记下了起司的意见。对于草药这种需要大量知识储备和丰富实验经验的技巧,她和自己的女儿还无法像年长的老女巫一样熟练。

    对此,其实法师也是一样,起司的草药学成绩一直算不上优秀,但是鉴于他经常被安莉娜逼着去调配一些意义不明的药膏或者药液,在简单的草药应用上法师还是有些见地的。

    “对了,您提到瘟疫散播者的主要目标是熔铁城,您打算马上动身前往吗?”女巫在给罗兰添加茶水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这看起来的无心之语显然是一次试探,爱米亚十分害怕起司在得到新的线索之后抛下王都的烂摊子一头扎进烈锤领去。

    “不,一来熔铁城那边刚好也有一个我的同门。二来,我不能放任这些鼠人继续如此下去。”这个答案是法师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他无法说服自己放下这座被围攻的城市。毕竟不管散播瘟疫者的真正目的为何,眼前的鼠人瘟疫确确实实是一场足以横扫整个世界的浩劫,作为最早着手对抗这场瘟疫的人之一,起司身上的责任感迫使他必须完成自己的使命。

    “三来,我还没有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的眼睛挖出来。”法师话音刚落,一个低沉的声音就从指挥室的门口传来,仍然保持着狼人形态的杰克走回房间,他的皮毛上满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体液。从狼行者的发言来看,他对曾经戏耍过自己的绮莉有着极深的怨念。

    杰克的话让罗兰和起司的嘴角都露出了苦笑,记仇,这可以说是狼行者的固有标签。就像铁堡的狼巫时隔多年依然不愿意放过杰克一样,狼人的仇恨会一直延续到他们生命的终结,甚至还会传递给下一代。更加紧密的族群意识带给他们的还有着更加睚眦必报的性格。

    “解决完了?”起司再次做到他的空气椅子上,扭头对刚回来的同伴问道。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不过话说回来,那些水鬼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连血肉也这么臭。”杰克说着抬起自己的手臂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然后很快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呃,严格来说那些家伙就是在水里泡了不知道多久的浮尸。你知道,食尸鬼都不会想吃的那种。”法师耸了耸肩,对狼人说道。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你给我的工作就是这样。”杰克翻了一个白眼,由于爱德华家族要前往敌后牵扯鼠人的精力,清理水鬼的任务就落到了他的肩上。这任务对于狼行者来说毫无难度,可是他身上的恶臭已经让杰克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

    “不好意思,爱米亚女士,我能否借用一下您的浴室,或者其它什么可以清理掉我身上东西的地方?我现在甚至不敢解除狼形,这些东西要是直接贴到皮肤上一定会让我发疯的。”

    女巫点了点头,她轻轻抬起手,一只看起来像是瓢虫的小东西就闪烁着淡绿色的光从她的手上飞了起来,快速的绕着狼人转了两圈。

    “跟着它走就可以了。浴室里的水会自动更新,您不必在意。”

    杰克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