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伯爵与女巫
    赫恩之手的力量驱散了黑山伯爵脑子中的邪念,令已经深陷魔法影响之中而不自知的洛萨重新取回了自己的意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而言,例如魅惑或者精神奴役这样的魔法一旦生效,中招的人就很难再靠自己的意志力摆脱魔法的影响了。幸好,伯爵的手边有着一件足以帮他抵抗魔力的武器,猎巫刀的力量因为持有者受到魔法影响而显现出来。

    洛萨的头脑清醒了,现在他可以用正常的视线来审视面前的人。窗外射进来的月光照在女人身上,虽然不及灯光,但是以足以让黑山伯爵看清那些被他忽略的细节。得益于此,洛萨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网虫。

    “怎么了?我的伯爵大人。”有着女佣兵外表的人走到伯爵身前三步左右停住了,她似乎从洛萨的肢体动作里看出了有些不对劲,但是出于对自己魔法的信任,她并不觉得这个普通人可以抵御自己的魅力。

    “我在想,如果我要求网虫,我是说真正的网虫穿上这种衣服,她会不会把我的舌头从嘴里拉出来再放到火上烤。”洛萨的语调很放松,甚至听起来像是在说笑,可是他的手已经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紧紧的握住了战斧。

    听到伯爵的话,女人脸上暧昧的笑容僵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完美的伪装会被拆穿,更加无法理解为什么洛萨可以从自己的魔法中保持自我。赫恩之手上雕刻的狮头并未闪烁出危险的红光,这把战斧现在看起来与凡铁铸成的兵器无异。

    不过很快,女人的脸上又恢复了自信的神采,她不认为洛萨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假扮成网虫的女性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她走到爵爷的床边坐下,雪白的大腿交叠在一起,双手撑在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坐在窗边椅子上的洛萨。

    “那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女人眨着她那双大眼睛,看着黑山伯爵问道。能摆脱魔法的影响是一方面,可是她有充足的自信自己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和网虫无疑的才对,洛萨怎么一下子就将她不是女佣兵这件事看破让她十分好奇。

    “其实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虽然乍看起来你们外表都一样,但是许多细节是不同的。”洛萨挑了挑眉毛,对于对方没有逃跑或者发动攻击,反而坐到了自己床上的举动感到有些意外。

    “比如?”不管这个披着网虫面孔的人到底是谁,她似乎都对自己的伪装十分执着,虽然现在自己身处险境,可是她还是执意要洛萨说出是如何看破自己的伪装的。

    “眼睛,你的眼睛太,醒目了。”其实伯爵本来想用迷人这个词来形容对方的双眸,话快要说出口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恐怕不是抱着善意来的。

    假佣兵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她显然注意到了洛萨的本意,而且也很受用对方的赞美。同时黑山伯爵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笑容让月光都黯然失色。女人将身体朝前倾,两只修长的手臂放在腿上,右手支起自己的下巴,这个动作令她的某些部位更加惹人注目。

    “我想不仅仅是眼睛吧,还有呢?”女人继续问道,她注意到洛萨的目光已经被她的动作吸引到了她想凸出的地方,这令她非常高兴。

    对方的话令伯爵有些尴尬,他刻意的将自己的目光从假网虫的身上移开,可出于安全考虑又不敢别过头去。洛萨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还在试着像刚才那样控制自己的神智,或者他现在的反应其实只是出于生理本能?将这个荒唐的念头压下去,伯爵重新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手指,你的手指很美。”

    “噗哧。”洛萨过于严肃的语气和话中毫不遮掩的赞美令女人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在她见过的所有男人中,这位黑山伯爵是最有意思的一位,她能够看出来洛萨对自己一定有着非常严格的戒律,但是另一方面,洛萨的本能让他无法拒绝她,看着伯爵不断地在自己的理性与感性间挣扎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棒的戏剧。

    “手指吗?所以你的这位,嗯,网虫小姐手指不美喽?”女人将自己的左手伸出来,对着月光张开,五根修长白暂的手指如同玉石雕成。

    “她的手是一名战士的手。你的不是,太柔弱了,完全没有经历过训练。”黑山伯爵继续用一板一眼的语气说着,作为驯蛛人,女佣兵的手可不会这么美观。

    “嘻嘻,那么,黑山伯爵大人,你是喜欢这双手呢?还是喜欢那个女佣兵的手?”女人的嘴角露出调皮的笑意,她将自己的左手收回来,食指在嘴唇上轻轻一点,问道。

    “我觉得玩笑可以适可而止了,绮莉小姐。”洛萨的声音听不出起伏,他的眼睛里也没有了任何的杂色,通过问答拖延来的时间足够这位伯爵从记忆中找出眼前这个造访者真实的身份。那双眼睛,在他的印象中只属于一个人,也就是白天从杰克手中逃脱的女巫。

    “您听过我的名字?从爱米亚那里吗?”听到伯爵叫出她的名字,女巫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她将身体后仰,双手撑在床上,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她越发觉得今晚来找这个拿走了赫恩之手的男人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至于库伊拉安排给她的任务,绮莉觉得可以先放一放。反正对于那位已经老的不成样子的前辈,绮莉这样刚成年的女巫一向缺乏敬重。

    “像您这样的人名字总会传的特别快。”洛萨耸了耸肩,不愿意透露自己信息的来源。他不喜欢由女巫来主导这次谈话,所以伯爵决定问出自己的问题,“而像您这样的人也不会无故来深夜造访我,对吗?”

    “哈哈哈…”绮莉笑了,她在听到黑山伯爵的问题后非常开心的笑了,她知道洛萨的想法。赫恩之手能保护洛萨的意志不受女巫控制,但是却不能阻止女巫解读他的表层意识。而绮莉,她喜欢别人,尤其是男人,绞尽脑汁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主动的尝试。为了奖励洛萨的尝试,她决定暂时先顺着伯爵的思路。所以当银铃般的笑声停止,女巫说道。

    “算是吧,我的洛萨先生。那么你要不要猜猜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