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路边的血迹
    里昂和巴克姆骑着从村民那里买来的马朝着北方行进着。靠近森林的小村子里自然是没有好马的,所以骑士长用全身所有的财产费了许多口舌从村民那里买来的,也不过是驼货的矮脚马罢了,这种马除了载重能力可圈可点之外,不论是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比里昂曾经的坐骑差了不止一筹。

    令血狮有些惊讶的是,虽然是第一次接触马匹,他的扈从似乎就已经初步掌握了骑术的要领。或者说,精灵坐下的马主动配合着巴克姆的动作。而从精灵不是抚摸坐骑颈部的轻柔动作也不难看出,他对待动物比对待人类要和善的多。

    里昂想要就这一点和自己的扈从说笑两句,可是还不等他把话想好,小路边的痕迹就吸引了骑士长的注意。

    “停下。”血狮说着勒住了坐骑的缰绳,从马背上翻身而下,走到了旁边的某一处草堆上。

    “怎么了?”出于好奇,巴克姆跟着自己现在的导师走到了路旁,他下马的时候还不忘让自己刚认识的两个伙伴安静一些。这些马匹对于骑手的命令感到些许困惑。

    面对精灵的提问,里昂并没有用语言回答他,骑士长皱着眉头从草堆里一些杂乱的痕迹里翻找着,很快,一根颜色不太正常的草茎出现在他的手中。里昂将这根草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眉头上的皱纹愈加明显。

    巴克姆看着血狮的动作,也学着里昂的样子顺着骑士长翻找过的痕迹继续寻找,更多颜色奇怪的草茎随着精灵的动作出现在了草堆上。取下其中一根,巴克姆仔细观察着是什么让这些草看起来和同类如此不同。他很快发现奇怪颜色的原因,是一些不慎滴落到草上的液体。

    “血液,鼠人的血。”精灵的语气严肃起来,与那些鼠形的怪物交战的记忆让他的右眼隐隐作痛。

    “大概一天左右,不能确定有多少。”里昂通过血液的味道和凝固程度做出了自己的推测,他看着手中沾着鼠人血液的草茎,目光中充斥着不安。骑士长转头看了看来时的道路,那里不到半天的路程就是收容了他们的小村子。这样的村子绝对禁不住鼠人的攻击。

    “也许是之前追你的那些家伙留下的。”精灵耸了耸肩说道,这倒也不无道理,里昂进入森林的位置就在这里不远处,鼠人在追赶他的时候绕了一些远路并不是不可能。

    可是骑士长摇了摇头,他将手中的草茎扔了回去,说道。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你能顺着血迹追踪下去吗?”

    染着血的草被藏在了草堆的下面,显然流血的鼠人也注意到了这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在这样的情况下,血狮是难以继续追踪敌人的,那不是他所擅长的事情。不过他的扈从则不然,这个从森林中长大的精灵对于各种会被常人忽略的线索极为敏感,这一点在他带着里昂走出森林的路上骑士长就察觉到了。

    里昂猜得没错,巴克姆确实有这个能力。虽然大多数精灵一旦离开了熟悉的森林,就很难在短时间内与陌生的植物和土地达成理解,不过巴克姆不在此列。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森林接纳过。当他的同族通过简单的感应完成一次狩猎的时候,年轻的精灵必须要强迫自己从动物留下的各种痕迹中找到线索,这种长时间的训练成就了他,巴克姆是比许多年长于他的精灵还要强大的追踪者。

    “你确定吗?”精灵问道,他并不认为里昂的决定是正确的。即使这附近真的有鼠人在游荡,巴克姆也觉得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必要冒险去追踪那些老鼠,他们最多只需要回去跟那些村民们提醒一下也就仁至义尽了。何况骑士长一直在强调时间的紧迫,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浪费时间在这里让精灵不知道是否值得。

    “我们有义务保护他们。”血狮默默的说道。他转身去从马上拿下了他的武器,一柄猎刀,骑士的佩剑在之前对抗鼠人的战斗中已经不堪使用了,这把刀是他和马匹一道从村民手里购得的。

    “保护他们是他们自己的责任。”骑士长的话令巴克姆皱起了眉头,在精灵的世界里,自己的安全应该由自己来负责而不是别人,单纯的依靠别人保护是很不负责的行为。然而虽然小声抱怨着,他还是没有违抗自己侍奉的骑士的命令,精灵矮下身子开始仔细检查草丛中的痕迹。

    里昂歪着头,他听见了巴克姆的抱怨。关于如何像这个精灵解释骑士信条中的内容让他感到些许的烦恼。要知道,大部分的精灵都是极度的个人主义者,在精灵的部落中没有法律,所有的规范都是由传统和长者来裁定的。而除非是要保护小孩或者老人,否则精灵鲜少会对有能力自卫的人拔刀相助。漠然,是很多人类对于精灵的印象。

    “找到了。”血狮没有烦恼多久,巴克姆很快找到了鼠人留下的更多痕迹,他抬手示意骑士跟上,走入路旁更深的草丛之中。骑士长将猎刀倒提在手中,把马拴在了路旁的树上,放任它们去吃路边的野草,接着跟上了精灵的步伐。

    巴克姆的速度很快,齐腰的野草丝毫不能影响精灵的行动。他带着里昂翻过了一块凸出的岩石,来到一处背对着森林,里村子不过三公里左右的凹陷处,这是天然的避风港/四周高出地表的土坡能有效的遮挡夜晚的寒冷,也能阻挡土坡中生物的视野。

    骑士长和精灵趴在土坑旁的下风口处,他们看着坑中的野兽互相交换了一下视线。六只鼠人,不是劣鼠人,而是从人类转化而来的怪异生物正躲在里面规避着刺眼的阳光。虽然太阳并不能真的对鼠人造成伤害,但是却无疑会让它们的行动变的迟钝,一般来说,小规模行动的鼠人都不喜欢在白天四处乱晃。

    里昂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的打量着这些鼠人,它们中有两只受了伤。伤势不重,一只划破了腿,另一只则断了尾巴。血狮猜想这些家伙应该是追着溃败的王国士兵到这附近的,他只希望被这六只怪物追赶的士兵能像他一样幸运的生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