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二对六(上)
    ,。

    你左我右。骑士长用手势朝自己的扈从比划着,这种流行于苍狮军队之间的暗号是里昂为数不多可以在这几天里教授给精灵的东西。巴克姆点了点头,虽然坑洞中鼠人的数量是他们的三倍,不过精灵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至少他认为如此。何况,一想到自己被鼠人夺取的右眼,精灵握着双刀的手就变的更加用力起来。

    三。血狮用手势默数着他们冲出去的时机,他的眼睛在右边的三只鼠人身上游走着,试图寻找出一条可以最快杀死敌人的途径。而相比较而言,巴克姆的双眼中仇恨和愤怒的火焰已经燃起,他迫切的渴求着用鼠人的血来为自己报仇,并且像他的新导师证明他不是一个弱者。

    二。里昂的呼吸加重了,他确信自己可以让这些野兽一个惊喜,虽然猎刀远不及他之前的佩剑锋利,但是切开鼠人遍布着毛发的皮肤应该是游刃有余的。不过或许就是因为骑士长把精力都放在了即将爆发的战斗上吧,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扈从已经无法再压制对鲜血的渴望了。

    一的手势还没有比出来,巴克姆的身影已经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样从二人的藏身处飞驰了出去!

    “死吧!你们这些该死的怪物!”精灵大喊着,他手中翻飞的银刀如此的耀眼,顷刻间就让那只腿部受了伤的鼠人身首分离。血液,如同喷泉一样从鼠人颈部的断口里喷射出来,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洞中每一只鼠人的身上。

    “该死的!”里昂看到眼前的一幕低声咒骂道,他没想到巴克姆连多等一秒都做不到。而精灵的举动让他眼中清晰的进攻路线顷刻间塌陷。不过这并不是唯一的影响,凹陷处的鼠人们意识到同伴被杀之后,发出令人胆寒的刺耳叫声,它们有力的后腿只用了一次简单的弹跳,就从土坑中一跃而出,直奔精灵而去。

    沉浸在杀戮快感中的精灵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陷入了怎样的不利处境,他在凹陷处的另一边停住脚步,双刀在空中划过两条优美的圆弧,可还不等巴克姆完全的转过身去,最接近他的鼠人已经朝着他的身体撞了过来。精灵纤细的身躯被鼠人一撞,顿时失去了平衡,朝着相反的方向倒下去。

    “巴克姆!”里昂叫着扈从的名字从藏身处冲了出来,仓促间的行动让他无法做到完美的突袭,不过幸好鼠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精灵身上,带着细碎裂口的猎刀从右往左狠狠的砍进离骑士长最近的鼠人腰上。

    骑士长的声音救了精灵一命,被撞倒到地上的精灵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三只鼠人已经从同一个方向朝他围了上来。离巴克姆最近的那只甚至已经举起了爪子。可是血狮的怒吼让这些鼠人们愣了一下,而这一下,已经足以让精灵通过一次翻滚来远离距离过近的敌人,并且恢复站立的姿态。

    然而虽然扈从脱离了危险,骑士却因为这次鲁莽的攻击付出了代价。猎刀终究不是可以作为武器的最好选择,粗制的刀身卡在了鼠人的血肉中,任凭里昂如何用力也无法拔出。但是原本站在这只鼠人旁边的敌人已经反应过来了,它呼啸着,两只利爪直奔骑士长脆弱的颈部,看样子是想将血狮的脖子整个捏碎。

    无奈之下,里昂只能把还卡在鼠人尸体里的猎刀连同上面的尸体一起扔向这个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怪物。两个鼠人的身体在空中碰撞并很快滚到了一起。骑士长眼见插着猎刀的鼠人压住了还活着的家伙,朝前快跑了两步,一脚踩住了鼠人的尸体,将怪物活着的同伴一同踩在了脚下。

    另一边的巴克姆就没有他侍奉的骑士那么好运了。虽然鼠人对精灵手中明晃晃的长刀有着一定的忌惮,但是血的气味让它们很容易失去理智。更何况,己方三倍于精灵的人数优势也让鼠人们增长了勇气,它们分散开来,包围住了巴克姆。而巴克姆缺失的右眼视野让他注定会捕捉不到一只到两只鼠人的行动轨迹。

    血狮终于将卡住的猎刀拔了出来,骑士长一刀解决掉了仍在脚下挣扎的敌人,将视线转向自己的扈从。此时的精灵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支,如果不是鼠人们不想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来获取眼前的食物,或许他此时应该已经死了。但即使如此,每一次巴克姆应对面前鼠人的佯攻,背后就会被另一只鼠人攻击,锋利的爪子撕裂了精灵的长衫,露出翻开的血肉和狰狞的伤口。

    里昂轻叹了一口气,他对巴克姆的境遇十分无奈。这个精灵很明显没有应对这种状况的经验,在面对多于自己的敌人的时候居然还和对方站在原地死斗?真是让骑士长不知道该说什么。

    “嘶哈!”眼前的鼠人又一次朝着自己扑上来,巴克姆知道这又是一次佯攻,但是精灵却不得不架起双刀予以还击,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虚招就随时有可能变成实招。他担不起这个风险。挥舞的双刀逼退了面前的敌人,而想象中来自背部的疼痛却并没有袭来。

    “盯着你的对手,小子。”里昂背靠着精灵,手中的猎刀横放在胸前挡住了鼠人的攻击。然而在这个时候,第三只鼠人动了,这只没有尾巴的鼠人谨慎的挑选了巴克姆的视觉死角,顺着精灵的右方发起了一次突击。

    巴克姆自然是没有察觉到这致命的攻击,但是血狮不需要看到,光是听觉就足以让这位身经百战的骑士做出反应,他用空着的手一把抓起精灵的右手,朝着鼠人袭来的方向做出了刺击的动作。精灵的长刀停在鼠人的鼻尖前一寸,这只怪物凭借着敏锐的反应捡回了一命。

    “用你的耳朵和鼻子去感觉对手,别被眼前的东西牵制住了精力。”骑士说道。同时里昂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情。如果一个战士可以在战场上自如的动用他的所有感官来完成战斗,那么他就已经合格了。至于现在的精灵?至少目前还不行。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