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二对六(下)
    在骑士长年轻的时候,他曾经把武器在空中挥舞时发出的破空声当成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声音。成功与失败,生与死,贪婪与荣耀,一切抉择和改变都会经过这种声音来完成,这声音目视着一个个年轻人成为勇敢而正直的战士,也见证了他们堕入自己**的深渊,不再配得起胸口的徽记。

    当里昂注视着一个比他要年轻或者年长的战士时,他都会不自觉的想这种声音到底将他们塑造成了一个怎样的人。而自己,又被这令人着魔的破空声变成了什么模样。所以当巴克姆在他背后用双刀以一己之力对抗两只鼠人的时候,里昂享受着自己扈从武器发出的声音,他认为他可以从中听到精灵的心。

    对于巴克姆来说,跟着绿杖的时间是漫长的,老精灵总是做出一些令他觉得摸不着头脑而又无聊的举动。但是血狮不一样,只是跟这个人类骑士走了不久,他就有无数次机会拔出自己的双刀,要知道,这种机会在宁静的森林中可不多见。他也享受这种感觉,面对怪物时的战斗让精灵热血沸腾。

    里昂无疑是一个好老师,甚至在这样的战斗中,他也可以从容不迫的指挥巴克姆改进他的战斗方式,而他迟迟没有解决眼前这只鼠人的原因,也是因为他希望精灵能尽可能的在这场战斗中成长。比起他们即将面对的战斗,巴克姆必须快速成长。而生死之间,历来是让一个武者成熟的捷径,危险的捷径。

    同时面对两只鼠人对于精灵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是比起刚才一打三的状况,这样的处境至少还不至于绝望。在第一次突袭被血狮化解之后,巴克姆就小心的半蹲下身子,尽可能的用一只眼睛的视线涵盖自己的两个敌人。而如果现实情况不允许他这么做的话,精灵的长耳朵也渐渐学会了捕捉细微的风声。

    与巴克姆越来越好的情况相对,战斗拖得越久,对鼠人来说就越不利。精灵手中的长刀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却也胜过了大部分人类王国中的刀剑,那两把闪烁着银光的美丽凶器只需要轻轻一划,就可以让鼠人坚韧的皮肤裂开一条伤口。鼠人是野兽,而野兽,懂得忌惮。

    看着面前的鼠人因为被猎刀拍打的次数过多而表现出怯懦的神态,里昂知道这场战斗快要结束了。作为王国中,可能也是世界上拥有最多与鼠人作战经验的战士,他深知这些野兽不会在面对需要高昂代价才能战胜的对手时表现出固执的一面,它们会逃的,而且很快了。

    “把握机会,小子。”骑士长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他知道如果让鼠人逃走可能会造成的危险。一只鼠人就足以让整个村子蒙受巨大的损失。但是他还是打算让巴克姆自己解决他的对手,血狮已经决心将这场战斗当成是他和精灵的第一课。这一课的主题,就是时机。

    巴克姆听到了背后传来的话,但是以他的经验来说,精灵暂时还不能明白里昂口中的机会是什么。他挥舞着长刀再一次逼退试图闯入他视野盲区的鼠人,发现自己在这场拖得太久的战斗中已经有些麻木了。这种麻木是致命的,因为它会让战士错失他们战斗中最好的朋友,时机。

    一切发生的毫无预兆,两只鼠人好像是约好了一样突然朝着精灵猛扑过来!这样搏命的打发自从第一次攻势后就再也没有被这些野兽使用过。巴克姆本能的想要躲避,但是随即想起身后的骑士,他不能把自己的导师的后背让给这些疯狂的怪物。想到这,精灵仅剩的左眼眯了起来,手中的双刀一前一后,和他的肩膀齐平,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骑士长不需要回头就知道自己的身后在发生什么,因为他面前的鼠人也做出了想要以伤换伤的架势,然而里昂甚至,这不过是它们为了自己即将进行的逃跑而虚张声势罢了。他当然也注意到了精灵在用身体守护自己的背后,这让血狮感到十分欣慰,并且在他轻松化解鼠人攻击的同时,还是决定帮自己的扈从一把。

    “现在,上!”来自背后的力量是巴克姆意料之外的。谁能想到在这关键时刻,他身后的骑士长居然回身踹了他一脚!精灵踉跄着朝前走了几步,幸好他半蹲着的身子让他及时找回了平衡不至于跌倒。但是这几步也让他和那两只鼠人间的距离变的极为接近。

    吃惊的并不只有精灵,那两只扑向他的鼠人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意外。它们原本的打算中,跟本没有和巴克姆短兵相接的意思,它们跃入半空后的双腿已经自然的摆动到了身体的前方,这样落地时可以快速的朝着旁边或者后面跳开并逃离精灵的攻击范围。里昂的一脚打破了它们的计划,可是临近落地,这两只鼠人也来不及调整身体,它们丑陋的脸上露出扭曲的惊恐表情。

    当里昂轻松的追上自己面前那只想要逃跑的鼠人,并且从背后一刀贯穿了它的肺部之后,骑士长才回头看他那一脚的结果。和巴克姆对战的两只鼠人已经有一只死了,精灵的短刀镶进了它的脖子里,可是这种薄身刀的力量不足以将整颗头颅斩断。而此时的扈从正手提长刀,追赶着另外一只妄图逃走的野兽。

    巴克姆在最近的一棵树下抓住了它,精灵用一击下滑铲从背后踢到了这只鼠人。宽大的树干挡住了野兽逃跑的所有途径,雕刻着植物藤蔓花纹的刀锋指着它的喉咙。精灵的身影从下方看去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巴克姆低头用左眼看着这只将两只手挡在自己身前,试图保住性命的怪物,他知道这东西曾经是个和里昂一样的人。

    因为战斗燃起的火,渐渐平息了。精灵记起了自己上一个导师的话,他看着鼠人混沌的眼睛,表情缓和下来。可这个时候,那只鼠人敏锐的察觉到了精灵的变化,野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逃脱的机会,它怪叫着伸出爪子,试图先一步抓住巴克姆的脖子。

    “噗!”长刀刺入**的声音,如此清晰。精灵是一个战士,在他的理智意识到鼠人要做什么之前,他的身体已经让他做出了最好的反应。被刺穿了心脏的怪物双手捂着插在胸口的利刃,它的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好像是无声的诅咒。

    “我很抱歉。”巴克姆看着这只鼠人,他突然觉得,战斗和杀戮似乎并不像他在森林中想象的那么有趣。也许这种血腥的故事,只有在别人嘴里说出来才会让人觉得动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