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埋葬
    风,吹过原野,带走浓烈到刺鼻的死亡气息。鼠人藏身的坑洞成了天然的墓穴,看着六只鼠人的尸体被码放在凹陷里,不得不说这一幕颇为讽刺。毕竟,几分钟之前它们还躲在这里密谋着趁夜色袭击附近的一座村庄。

    “它们可没想到这里会是它们的终点。”精灵手中拿着一只燃起的火把,将脚边的木柴踢到尸体的身上。光是埋葬不能杜绝这些失去了生命的怪兽躯体继续传染瘟疫的可能性,只有火焰才能彻底杀死鼠人体内的瘟疫。

    “也许它们早就猜到了。”里昂将猎刀插在泥土里,站在巴克姆的身边说道。骑士长伸出手,示意扈从把火把给他。精灵对血狮的动作表现出了疑惑,在他看来由谁来点燃火焰并无不同。

    “他们曾是苍狮的子民。”骑士的眼睛转向对方。巴克姆注意到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某种浓重到化不开的东西,那是对自己无能的自责和对鼠人的愧疚。现在精灵知道了,对杀死鼠人感到痛苦的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他的导师比看上去的要阴郁很多。

    “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不欠它们的。”虽然这么说着,巴克姆还是将手中的火把递给了里昂,他试着用言语来安慰眼前的人类。因为光是看到骑士眼睛里的感情就足以让他感到不安。自己的导师有些不对劲,精灵想着。

    “他们还是苍狮的子民。所以没有保护好他们是我的失职。”血狮说,火把的火焰在风中凌乱的狂舞着,似乎也在表现这位看起来沉稳的战士内心有多么挣扎。里昂从没忘记,这些邪恶的野兽曾是和他一样的人,他受封骑士那一天所念出的誓言如同铁鞭一样狠狠的抽打着他的心灵。

    “好了,让我们快点结束这一切吧。”骑士长话里沉重的感情让精灵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辩论,巴克姆一边说着,一边背过身走开,不愿意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在精灵的背后,火把从里昂的手里抛出,在空中留下黑色的烟痕落入坑洞里。烤肉的味道和一股呛鼻的恶臭从凹陷处随着黑烟一同升起。

    但是里昂没有动,他仍然站在坑洞的旁边,保持着抛出火把的姿势,任凭烟尘将他笼罩其中。还未烧尽的灰烬随着黑烟落到骑士裸露的皮肤上,带来阵阵的刺痛,浓烈的尘埃遮住了血狮的口鼻,让他无法呼吸。但是里昂仍然没有动,他还是站在那里,紧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缺氧,让骑士长的大脑慢慢安静了下来,那种濒临死亡的寂静此时却让里昂觉得舒服。或许,就这么死于窒息也是一种解脱吧?血狮这么想着。然而在他即将踏入永夜的怀抱之际,一双手,一双精灵的手,把他从浓厚的黑色里拉了出来,滚倒在后方的草地上。

    “咳咳,咳!”巴克姆猛烈的咳嗽着,将自己口鼻中的灰尘驱离出来,在他旁边,里昂也趴在地上做着同样的事,只不过由于骑士长口鼻中的灰烬更多,他落到地上的口水和鼻涕都呈现出黑色。

    “下次!下次你想死我绝对不会救你!”先一步恢复过来的精灵走到血狮身边,对着他的导师大吼。他刚才是真的被里昂的举动吓到了。然而精灵的话并没有传到骑士长耳朵里,或许是被烟尘堵住了耳道吧,里昂满是泪水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神采。

    巴克姆见里昂完全没有反应,他不得不把他的骑士从地上拉起来,用半拖半拉的方式让血狮靠在刚才那棵树下,希望骑士长可以快点振作起来。火,慢慢的小了,鼠人的尸体在火焰里化成了泥土。精灵用里昂的猎刀当铲子,将旁边的土壤翻进凹陷里,将最后的火星压灭。当太阳渐渐偏西,血狮从树下站了起来。

    “我现在怀疑你到底能不能活着找到你的士兵。”将手中的猎刀递给骑士,巴克姆不无讽刺的说道。里昂的脸沾满了黑色的灰尘,看起来十分滑稽,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精灵就是笑不出来。或许,是因为骑士长脸上那些顺着眼睛向下延伸的白色痕迹吧。

    骑士默默的结果了他的武器,将猎刀随手插入了腰后的刀鞘里。他迎着太阳的方向走去,在那个方向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溪。里昂跪在溪边,看着自己在水里的倒影,笑了。他用溪水洗去了脸上的黑灰,可是不论如何也无法洗去盔甲上的黑色污迹,骑士发现那是因为过热的灰烬烧掉了破损铠甲上的银漆,露出里面烧黑的金属。

    “走吧。”里昂对身后的精灵说,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又变回了那个沉稳果决的战士。而虽然骑士长并不觉得,但是这确是他给巴克姆上的第二课,甚至比起在战斗时如何把握时机,这一课更加的重要。他教给了精灵,当你杀死什么东西的时候,你自己心里的某些东西也会跟着死去。

    巴克姆跟在骑士的背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埋葬了六只怪兽的土堆,他知道,那堆土里埋葬的不止有六只鼠人。还有这个年轻的精灵的一部分。巴克姆的傲慢和对战斗盲目的追求被永远的埋在了这里。埋在了这片不知名的原野上。

    风,吹过原野,让低矮的草丛发出“唦唦”的声音。一个人类和一个精灵各骑着一匹马,默默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我们去哪?”巴克姆问,他知道苍狮内一些有名的城市的名字,不过他并未去过。

    骑士长想了想,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想到此时的起司等人应该正在苍狮王都中为了调查瘟疫的起源而战。他尽量不去想法师他们在杀死这些鼠人的时候会不会跟他有相同的感受,那是对现在的他而言太过于沉重的问题。

    “我们去烈锤领,那里比王都更需要我们。”

    其实除了起司他们的存在之外还有件事影响着里昂,让他不愿意回到王都。他害怕面对自己的大团长,骑士不知道该怎么像那个严厉的老人坦诚自己的失败。他怕阿提克斯看透,老人总能看透,在他心里正在滋生的脆弱情感。

    “我们去烈锤。”骑士长小声的重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