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来自黑暗的搭讪
    烈锤领,熔铁城

    在把琳安排回了住处后,咒鸦再次踏上了返回烈锤堡的路。在已经见识过报死女妖力量的情况下,咒术师绝对不会去怀疑琳所看到的未来,那全城人类几乎被屠戮殆尽的未来。其实对于他来说,这座城市人民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得到了琳的承诺,咒鸦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而这种满足感也让他有了再次面对烈锤大公的勇气。

    想起那个矮人公爵,咒术师兜帽下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老实说,哪怕是面对灰塔之主,克拉克的时候,咒鸦都不曾对见面如此抗拒。毕竟和自己老师的见面虽然每一次都如履薄冰,但是每一节课所带来的知识上的提高却也是实打实的。而且就算灰塔之主有时候显得喜怒无常,不过作为最强的施法者,他的一言一行都秉持着理性的原则,并非不可理解。

    可那个烈锤大公就不是这样。咒术师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任凭感性压抑在理性上,行为举止都有着一套自己的规则。这种规则比最严苛的法律还要玄妙,甚至大部分时候就算是他们本人都说不清楚。这样的人往往是艺术家,工匠大师,或者游侠,他们的固执堪比地底最深处的顽石。咒鸦讨厌这样的人。

    在咒术师的世界里,一切都是为了结果。所有的过程都是可以被变通的手段,如果此路不通,那么另寻他路便是,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是在竞争激烈的灰塔,咒鸦也没有敌人。在同门们的脑子里,比起咒术师所掌握的诅咒,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方法更加令人忌惮。

    矮人和咒术师,他们的处事原则就像是冰和火一样,难以共存。这或许也是为什么烈锤大公拒绝了咒鸦的帮助。但是为了琳,他顾不了这么多了。“如果他不听的话,我就带着琳离开。”咒术师走在大街上,自言自语着。

    “想要说服那个石头脑袋可不容易啊,小子。”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咒鸦的耳边传来。

    “谁!”咒术师下意识的喊道,朝着四周惊讶的行人张望着。这里是熔铁城喧嚣的街道,太阳正悬在天空正中,哪怕是在最阴暗的小巷里的影子,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一天中最难躲藏的时刻。可是即使如此,在咒鸦的感知中,不论是**的感知还是魔力的力场,他都察觉不到任何东西。而施法者的自信让他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绝不是错觉,这也就意味着,在他的身边,有着一个无法被感知到的存在。

    冷汗,顺着脊梁流下。咒鸦被这不可知的东西吓到了。不过很快,他又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并需要这么害怕,因为今天,并不是他的死期。咒术师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兜帽,他不喜欢阳光照到脸上的感觉。在咒鸦周围的行人对这个恢复了正常举止的人随即失去了兴趣,他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别害怕,小家伙。我没打算要伤害你,暂时。”那个声音再次从咒鸦的耳边传来,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声。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咒术师低着头沉声说道,他知道对方听得见。

    “噢,先等等,先等等。这里可不是聊天的好地方。如果你要和我聊天,那我们就得找个合适的地方。”

    “我想,烈锤堡或许不错。”咒鸦的眼睛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这段时间一定足够他从这个声音第一次称呼烈锤大公的用词上推测出点东西了。

    “呵,不错,真的不错。前面那个小巷拐进去,先左后右,我们那里见。”声音消失了。对于咒术师的猜测,这个隐身的发声者似乎十分满意,或许是因为那小小的破绽本来就是他抛出来的诱饵,用来钩起对方的好奇心。

    咒鸦确实感到很好奇,他知道如果一个人敢如此戏弄一个灰袍法师,那么他不是疯子,就是有恃无恐的。而鉴于对方似乎和烈锤大公十分熟络,他趋向于相信后者。离日落还有些时间,烈锤大公可以再等等。这么想着,咒术师按照那个声音所说的走法拐入了熔铁城的巷子里。

    城市里总是有很多小巷,虽然建造这座城市的人从来没有为它们预留出位置,可是这些小巷却真实的存在在每一个城市。如果说那些有名有姓的大路是城市的血管,那么这些巷子就是城市的肝脏,它们将城市里最肮脏的一面吞噬进来,直到那丑恶庞大到撑破小巷的容量范围。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鉴于我待会的行程,你必须给我个好的理由让我值得弄脏我的袍子。”感受着靴子下面粘稠的触感,咒鸦站在肮脏的小巷里说道。他不能带着这股垃圾的气味去见烈锤大公,所以在离开小巷之后,他必须换衣服。

    “理由?如果你需要的话,那种东西我随时可以给你举出一打。”两颗燃烧着的火球突然出现在咒鸦面前的阴影里,它们的位置和咒术师的额头差不多高。那是一双眼睛,一双燃烧着的眼睛。

    “算了吧,我不需要魔鬼的理由。”看到这样一双眸子,咒鸦身上的肌肉瞬间绷紧了起来,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因为紧张而收缩。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里有着这样眼睛的生物只有恶魔和魔鬼,当时恶魔绝不会有如此风趣的谈吐。

    “但是我也不是魔鬼。所以你最好听听。”燃烧双瞳的主人走出了阴影,让透过小巷缝隙的些许阳光照亮他的身体。那是一个裸露着上半身的男人。他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没有胡子。而令咒鸦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这个男人**的褐色皮肤上,密布着深红色的条纹,像是天生的纹身一样,这些条纹在他的身上组成一个又一个诡异的符号。

    咒术师知道这种特征意味着什么,眼前的人确实不是魔鬼,他是一个魔裔,魔鬼与凡人的不洁子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