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祥和的早餐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激战,苍狮王都城墙外的鼠人之潮终于开始了第一次退却。那些双目无神的战士从麻木的挥砍中惊醒过来,他们惊奇的发现,自己周围居然已经找不到活着的鼠人了。将城墙边缘的鼠人踢下去之后,这些士兵看到剩下的鼠人开始主动远离王都,朝着更广袤的森林四散而去。

    欢呼,从城墙上传来。这声音甚至比昨天的号角声还要高昂,而听到了这个声音,整座城市里的居民也就明白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安全了。很快,寂静的城市变的喧闹起来,人们近乎于疯狂的从自己的屋子里跑上街头,和相识的,不相识的人拥抱在一起,欢呼着,尖叫着,释放着他们一天一夜的恐惧。

    “他们高兴的太早了。”起司站在王都议事厅的尖顶上,这里是除了王室城堡之外全王都最高的地方,俯瞰着这座重新焕发出活力的城市,冷漠的说。

    “是吗?我觉得他们做的已经很好了。至少这座城市不会像铁堡那样……”法师身边的爱尔莎似乎受到了王都居民们的感染,她的脸上露出不可抑制的笑容。她为这座城市的人感到高兴。

    “那些鼠人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饥饿。它们会把这附近所有能吃的东西全部吃掉,等这些人走出城墙,他们会发现自己犹如身处荒漠。”起司的眉头紧锁着,法师对于这场战争的前景并不感到乐观,没有了可以维持生命的食物,人类可能顷刻间就会变成比鼠人更可怕的东西。

    “总会有办法的。只要他们还活着,就能找到办法。”爱尔莎低声说着,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坚定。这位从北方的风雪中走出来的女性继承了冰霜卫士如同坚冰一样强大的内心。对于老板娘来说,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绝不能主动放弃,不,或许就算没有希望,龙脊山的子民也不会向世界低头。

    法师歪了歪头,他希望爱尔莎说的是对的。这让起司不再对于这个话题多做讨论。

    “我们该下去了,太阳已经升上来了,会有人看到我们的。”法师说着,牵起女伴的手,走入了阴影里一扇本来不存在的门。

    “嘿,我还正在奇怪你们一早去了哪里呢!”女巫之家的一间房间里,(这里最近多了很多客人,使得爱米亚不得已启用了这间几乎从来没有被使用过的宴会厅。)胡桃木做成的长桌占据了餐厅的大部分空间,杰克正在一边啃着一块烤的七分熟的牛肋排,对走入宴会厅的两人说道。

    “我们去见证了一场胜利。至少看上去是胜利。”起司回答着,同时坐到离他最近的椅子上。当他坐下的时候,就有餐具自己从房间角落的橱柜里主动飞到他面前。爱尔莎显然是被这奇特的一幕震惊到了,不过联想到法师曾经做过很多比这还要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随即也就释然了。

    狼行者耸了耸肩,他当然听见了街上的欢呼声,不过这对他来说不重要。因为这场小小的胜利本来就是他们一同完成的作品。如果没有起司和那些黑暗中的家族帮忙,王都的人类绝不可能用笑容迎接新一天的太阳。而这笑容不是没有代价的。

    “各大家族的代表都回去清点损失了。我敢保证这是他们近一百年来损失最严重的一次。”红衣的女巫坐在长桌的主位上,喝着一壶红茶幽幽说道。虽然还没有得到准确的数据,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是食尸鬼还是摄魂怪,甚至矮精族群都在昨晚的秘密战争中付出了血的代价。这笔账必须要有人来付,女巫只希望不是自己。

    “那就让他们做好准备吧,战争远未结束,昨晚只是一个开始。”法师喝了一口自己飘到他面前的清水,不在乎的说道,如果战斗继续,伤亡的数字只会扩大下去。“比起这个,希瑟女士,你对我们今天的行程有把握吗?”

    默默将手中最后一口面包咽下去,女骑士长对起司眨了眨眼。“如果你昨晚没有把药剂师协会又砸了一遍的话,我的把握会更大一点。”她在“又”这个字上特别咬重了发音,意在强调起司在短短一天内就两次造访药剂师协会,并且每一次都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我们的行为都是出于正当防卫的目的,我相信苍狮的国王应该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对吗?”虽然法师这么说,不过从他脸上尴尬的表情上来看,他对自己的说词其实也没有多少信心。

    “正当防卫?走进守卫森严的药剂师协会迷晕了大部分工作人员,然后杀死首席药剂师和他的弟子算是正当防卫?”如果眼神能杀人,那希瑟现在的眼睛应该可以把起司活剐了了。假男爵的尸体因为其特性已经灰飞烟灭,而虽然首席药剂师的尸体可以被找到,但是谁也不能证明那只鼠人就是苍狮的大药剂师不是吗。所以从结论上来讲,起司他们必须要为这两个人的死负上很大的责任。

    “我相信洛萨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有利的证词,一位王国伯爵的话应该还挺有分量的。”起司摊了摊手,试图从女骑士长的指责里找到出路。

    “哈,需要我提醒你洛萨大人现在正在被通缉了吗?虽然你赢了荣耀审判,但是那可不是由国王亲自准许的。血斧大公是陛下的心腹没错,但是这种事情他能说上多少话可不好讲!”希瑟挑了挑眉毛。宫廷里的战斗和用刀剑战斗完全不同,很多理所当然的事情走到国王的议事厅里就全都变了味道。

    “哈罗德公爵不会给我们担保的。”随着房门推开的声音,洛萨出现在宴会厅的门口。他腰后别着赫恩之手,面色阴沉的说道。“血斧大公昨晚已经在城墙上战死了。”

    死寂,笼罩了餐桌。就好像洛萨的到来冻结了时间一样。桌子旁的每一个人都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陷入了某种沉默里。如果一场荣耀审判的见证者死了,那么那场审判,还会作数吗?这个问题突兀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