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雨中的会面
    淅淅沥沥的雨声捶打着街道,突如其来的小雨遮住了初生的旭日,就好像早晨那壮丽的景色不过是一场易醒的梦。当城墙上战死的士兵被白布裹着抬下来,诸神垂怜,包裹他们的本来应该是象征着忠诚的王室旗帜,但是偌大一个王都,所有的旗帜加在一起,也不够覆盖住这些英勇的战士饱受疮痍的躯体,每一个见到这些逝去的卫兵的人,都收敛了他们的笑脸。

    胜利?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每一个走在街道上的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在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之后,所谓的胜利是不是只意味着又一天的苟延残喘?苍狮王都的居民们抬起头,用茫然的眼睛看着灰暗的天空,然而他们看不到丝毫的光明,有的,只是滴落到眼中的雨水。

    “就好像天空在哭泣。”蒙娜走在队伍的中间,伸出手,看着雨滴打在手掌上溅起的水花说道。

    “天空不会哭,会哭的是人。”杰克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接着说。然而即使是这位狼行者,也收起了他散漫的态度,弥漫在这座城市中的悲凉气息和雨幕下的绝望令他不得不这么做。

    在一行人都因为这种氛围而沉默不语之后,只有起司的眼睛毫无顾忌的打量着身边走过的王都居民,法师的眼睛里看不到悲伤或者庄重的情感,有的,只是他一贯的冷静。起司就好像是在观赏着一幅画一样看着周围的情景,然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绝望,是信仰的摇篮。”

    苍狮是一个几乎没有信仰的国度,因为它的偏僻,就连那些热衷于传教的教士们也不愿意在这片寒冷的土地上扎根。这个王国的居民们的信仰还停留在较为模糊的图腾或者干脆就是国王,在他们中没有一个具有规模的宗教团体。不过很快这就会成为过去时了,法师相信,只要苍狮在这场瘟疫中挺下来,宗教就会开始在这饱经苦难的土地上发芽。

    而最快获得成效的,应该就是那些早已潜入这个王国中,等待那一刻的人们。比如某个忧郁的吟游诗人。起司想到这摇了摇头,湿魂的教派并不喜欢宣传自己。事实上就连法师也搞不懂这些雨中人的信徒到底在为什么而行动。

    “我们到了。”爱尔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打断了起司的思考,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面前的景色已经是城市的外围,城墙就在一行人的不远处,希瑟正在跟管理这片区域的士官交谈着。洛萨没有在这支队伍里,联想到他身上发生的事,伯爵主动退出了面见王国骑士团大团长的计划。

    阿提克斯很快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位骑士长的胡须和罗兰一样是苍白的,但是相比起老魔术师那垂至胸口的长须,这位大团长贴着下巴轮廓的胡子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铁骑士的眼神坚毅而清澈,完全看不出是经过了一场大战的样子。

    “能再看到你真好!我亲爱的玫瑰!”大骑士长说着,紧紧的拥抱住了希瑟。这位扬名苍狮的女骑士曾经是他直属的小队中受训,这也是为什么希瑟有把握可以得到铁骑士接见的原因。

    “是的,能见到您真好,团长阁下。”女骑士并没有对对方的拥抱感到不适,且不说两人身上都穿着铠甲,这种拥抱根本接触不到身体,就算没有这两层铁皮的阻隔,希瑟也不会拒绝这个像父亲一样男人的手臂。这也是每一个在阿提克斯手下受训过的骑士所共有的情感,他们像尊重自己的父亲一样尊重这位老骑士。

    “哈哈,别这么说,你已经是烈锤骑士团的团长了,我可没资格被你这么叫!”老骑士说着,用力的拍了拍希瑟的肩膀,他审视着眼前的女人,她和里昂都是他最得意的弟子。甚至曾几何时,阿提克斯还试着撮合这两个人走到一起,虽然那段感情并没有像铁骑士希望的那样以一场婚礼结尾,不过这不妨碍这两名弟子在他心中的位置。

    “您永远是我的团长,大人。”希瑟的脸上露出少见的笑容,她只有对真正的亲近之人才会表现的这么女性化。要知道,就算是烈锤骑士团服役了三年以上的骑士,他们也很少能见到团长的笑脸,而对希瑟一笑会有多么大的破坏力,那些年轻的骑士们甚至还为它起了一个专有的名字,玫瑰怒放。

    铁骑士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所以他现在只能双手紧紧的握着希瑟的肩膀,脸上的笑容让他身边的副官看到瞠目结舌,他们从来没见过像铁人一样的骑士长这样高兴。

    “好,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听到烈锤领沦陷的时候,我恨不得亲自带人去找你!没想到没等我找你,你自己却来到了这里……”阿提克斯的话说不下去了。希瑟身为烈锤骑士团团长,身上的责任注定她决不能抛下宣誓效忠的领主私自逃离,那么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大骑士长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在希瑟的身后,还站着几个人。而且其中的几个让他本能的感到不悦。

    希瑟注意到了铁骑士的目光,也察觉到了阿提克斯眼睛里的阴霾,对于施法者,这位老骑士长一向感觉敏锐并且缺乏好感。深知这一点的烈锤玫瑰知道,她必须在大骑士长开口前打消他的顾虑。于是希瑟挣脱开肩膀上有力的双手,猛地单膝跪下,左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说道。

    “我以我的荣耀和性命起誓,我没有背弃我的誓言,我带着拯救苍狮的希望而来恳求您的帮助!”

    阿提克斯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骑士,眼睛中的热度渐渐冷却了下去。他的视线在起司和杰克的脸上来回挪移着,铁骑士能感觉到,自己的佩剑正在剑鞘里散发出不寻常的热量。那些落到剑鞘上的雨水正在被飞速的蒸发。

    “带他们来我的帐篷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伸手将希瑟从地上扶起来,大骑士长说道。然后就头也不回的一甩披风,走向了城墙下的营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