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城市之下
    “你迟到了。”咒鸦站在小巷里说道。他背对着从黑暗中走出的魔裔,这是很危险的行为,不过咒术师觉得喀鲁斯似乎和他所认知的魔裔并不相同。无可否认的,这个双眼着火的家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刺客,但是光是如此可没办法成为烈锤大公的朋友,所以喀鲁斯一定还有着什么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抱歉,那个矮子的脾气比我记忆里的还臭,看来这几年的贵族生活让他的矮人脾气更大了。”魔裔耸了耸肩,他身上红色的纹路随之扭曲着。“倒是你,不打算找个可靠的帮手吗?我听说你们这些巫师身边总有几个可靠的护卫,还是说,你偏好使用尸体?”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好奇。

    咒鸦撇了撇嘴,这个动作没有被他背后的喀鲁斯看到。“我不需要护卫,没有人比自己更可靠。而且,”说着,他转头看了看魔裔,“我也相信你不会放任我被杀的不是吗?”

    “嘿嘿,你这小子跟我真的很像。”喀鲁斯走到咒术师的身边,低头看着对方,“那就跟紧我,要是你掉队了,我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魔裔露出一个令人畏惧的笑容,展示出他满嘴锋利的牙齿。

    喀鲁斯说完,走到小巷的深处,那里有一扇木质的门扉,但是这扇门并不是通向某个房间的,它通往地下。随着魔裔打开这扇木门,一股恶臭从里面涌了出来,这味道让咒鸦下意识的掩住了口鼻。

    “你确定吗?”咒术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滑稽。不过他脸上的表情说明他是认真的,如果不是必要,堂堂的灰袍巫师咒鸦可不会进入一座城市的下水道。

    “一夜攻陷这座城市?哪怕是我这样对战争完全一窍不通的人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铸造了这里的可是安德烈啊!”相比较咒鸦,魔裔倒是不太在意这种臭味,比起他经历过的炼狱,下水道的环境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舒适的。

    “既然堡垒无法从外部攻破,就只剩下内部的破坏。然而这座城市并不像铁堡那样已经被瘟疫之种感染,有能力容纳足够数量鼠人的地方,只有下水系统。”咒术师接着魔裔的话说道。他当然明白这些道理,要不然他就不会和喀鲁斯一同来到这里。只不过,试着放开掩住口鼻的手,咒鸦还是无法适应这种气味。

    魔裔翻了个白眼,无奈之下,他伸手从腰上缠绕的布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将它扔到咒鸦手上。那看起来应该曾经是一张面具,只不过这张面具现在只剩下了鼻子以下的部分,从断口上来看,整张面具似乎是被很大的力量撕成了两半。

    “戴上它。你会好受一点。”

    咒术师能感觉到这张面具上的魔力,显然这件物品遭到了灾难性的破坏,它原本的作用已经无从追查,但是残留的魔法能量还是可以让佩戴者和空气中的恶臭区隔开来。

    “谢谢。”咒鸦用自己的手段确定了这张面具上没有陷阱后道了声谢。说也奇怪,那张看起来颇为粗糙的面具在戴到咒术师脸上后就很自然的贴紧到了他的皮肤上,咒鸦本人居然丝毫感觉不到面具的存在。

    “准备好了就来吧,没多少时间了。”魔裔率先抓住木门里的梯子,爬入了熔铁城的下水道里。

    咒鸦看了看下水道的洞口,又看了看自己长袍的衣摆,摇了摇头,把灰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衣物。他可不想弄脏了这件重要的袍子。在进入下水道的最后,咒术师不放心的确认了一下那张面具不会自己脱落下来,终于还是跟着喀鲁斯一起进入了黑暗中。

    在这个时代中,大部分或者说几乎全部的人类城镇都是不存在下水系统这种东西的,毕竟没有人会在修建城市之前先知先觉的挖好一套完备的地下系统并定期维护它们。但是熔铁城确实不在此列之中,作为生长于洞穴中的种族,矮人们很清楚到处乱排的废弃物会变成多么可怕的东西,如果一座矮人要塞没有配套的下水系统,它很快就会变成一座巨大的兽穴。

    烈锤大公继承了他们种族的传统,他建立了这座城市,所以他也建立了与其匹配的地下世界。熔铁城的地下空间很大,甚至当初受命建造这套地下系统的工人一度以为这位大公要把他的都城建造成地下城,而即使如今熔铁城的居民已经百倍与往昔,庞大而复杂的下水道仍然没有丝毫不堪重负的意思。

    “我想我肯定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咒鸦皱着眉头抱怨道,他靴子下粘稠的感觉令咒术师不愿意细想他到底踩到了什么。

    喀鲁斯没有说话,他走在咒鸦的身前带领着后者穿行在这些可供马车行进的地下管道中,魔裔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

    “你之前来过这里?”咒术师自然看出来喀鲁斯不是第一次走在下水道里,他很好奇这个家伙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才会进入这种地方。

    “我习惯把握自己所在地方的每一个细节。”魔裔沉声说道。咒鸦当然不相信喀鲁斯口中的“细节”指的是钻进一座城市的排污系统里,不过对方对这里的熟悉让他一时也找不出可靠的推论。咒术师恶意的猜想这家伙之所以能够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移动就是因为他是通过这些地下通道转移的。

    “小心。”魔裔轻轻拉了咒鸦一把,在他们不远处,随着一阵水流的声音,一些东西从管道的上方直流而下,溅起一些恶臭的粘稠液体。咒术师发誓他绝不想知道这些溅到他靴子上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现在在生活区,要时刻小心这些从天而降的‘礼物’。”喀鲁斯用两只手做了一个引号的动作。虽然在黑暗中咒鸦的可是范围不大,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对方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

    但愿在出去以前我不会把这家伙的脸按到地上那些东西里。咒术师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