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地下惊魂
    在很多时候,我的同门咒鸦都被外人当成是灰塔中的异类。在他们看来,他的行为和灰袍法师一贯的行事风格相差的太远,在他的事迹中,人们往往看不到对这无穷世界的尊重和对知识的渴望,他们只看到咒鸦急功近利的手段和乖张的性格。

    可这并不是真的。包括我在内,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灰袍会把我们那喜好使用咒术的同门当成是异类,在他令人畏惧的行事风格下,咒鸦和其它灰袍一样有着对真理的渴求。而他所表现出的急切,也是因为他真切的了解到语言交流的低效和不准确所采用的解决手段。总的来说,不论我的这位同门曾经做过什么,他都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施法者。——起司的个人笔记

    熔铁城的下水道里,或许这里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下水道了吧,因为这复杂且曲折的地下走廊中没有半点生活垃圾的痕迹。咒鸦靠坐在干燥的墙壁上进行着短暂的休息,他不知道现在离他进入这些奇怪的管道多久了,时间观念在幽暗的地底完全没有参考作用,不过从魔力消耗的角度来说,咒术师相信外界的世界至少还没有入夜。

    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处呢?这该死的地下隧道好像无穷无尽一样,甚至咒鸦一度怀疑这些通道的范围已经超过了熔铁城的地上面积。而且,虽然咒术师并不懂得下水道系统,但是他也看出来这里的布局绝不正常,比如他现在休息的这个路口,在拐角的墙壁上有着四道用魔力留下的刻痕,这些痕迹只有施法者才能注意到,所以绝无伪造的可能。换句话来说,他已经经过这里四次了。

    同时巫师还注意到了一件事,这些走廊间的高度不是固定的,很多时候通道会突然向上或者向下倾斜,这也让咒鸦变的更加困惑,这些通道真的是烈锤大公搞出来的吗?他进行了这么大的工程又是为了什么呢?阴谋的味道,弥漫在无光的地下。不论修建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咒术师有预感自己就快接近答案了。

    对秘密的渴望让咒鸦无视了身体的疲劳,他用手扶着墙壁,再次站了起来。散发着魔法光芒的双眼扫视着面前的三条通道,这三条通道他都曾经走过,并且无一例外的被带回到了这个路口,一定有什么他没有察觉到的办法可以摆脱这个困局,咒术师思索着。

    凭借着施法者超人的记忆里和常年施法训练锻炼出的构造能力,一张他探索过的地图悄然在巫师的脑中成型,每一条他走过的走廊,每一处他见到的岔路,道路的高低起伏,这些因素使这张地图飞快的从平面变的立体。即使是最老练的矿工想要记下如此复杂的地形恐怕都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于灰袍来说,几个呼吸的工夫便已足够。

    “呵,找到了。”安静的环境令咒鸦不得不用自言自语的方式来抒发自己的兴奋,他眼中的光亮更加耀眼,因为通过这短短几分钟的梳理,他已经找到了这个地下迷宫所隐藏的核心。无数管道的上下曲折都是为了让人忽略高低上的落差,只是为了让人适应并且迷失在这种起伏中,忽略某些东西。

    “在这里,对吗?”咒鸦小心的用脚步丈量着通道的变化,在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面朝着通道的顶部笑着说道。根据他的计算,在这条通道上,有着一块被精心隐藏的空间,这块空间的大小大概和一栋二层别墅相当。至于它旁边的走廊,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包裹着这个空间的蚕蛹一样,小心的保护着最柔软的内核。

    “来吧,让我们看看怎么进去。”随着一个响指,火光出现在了干燥的通道中,咒鸦知道这会招来一些栖息在这附近的生物,他之前漫无目的的游荡时曾经多次察觉到其它东西的活动,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咒术师全都选择了避开。但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魔法带来的夜视能力不足以找到精巧的机关,归根到底,人类的双眼是在光明下诞生的器官。

    “呼……”闭上双眼让自己可以适应手中的火光,咒鸦长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快了。哪怕在和鼠人战斗的时候,咒术师都没有这种快感,这种即将揭开一个秘密的快感。双眼,睁开,咒术师注意到这里的走廊墙壁在光线下显示出和下水道完全不同的材质,这种材质看起来更像是某种金属。

    “咚,咚,咚!”在咒术师用空着的手小心的**着金属墙壁,试图在墙上的纹路间找到一块可以被按进去或者滑动的暗格的时候,沉重的声音从通道的远处传来。那听起来就像是一块又一块沉重的岩石不停敲击着地板发出的,而在咒鸦的生命中,他只听过一次这样的声音。

    “见鬼,这地方怎么会有巨人?”巫师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他的双眼急切的寻找着纹路中不同寻常的地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咒鸦非常确定,只有那些被称为巨人的存在在快速奔跑的时候,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不论住在熔铁城地下管道里的是何种巨人,咒术师都没有兴趣跟对方见上一面。

    “咚!咚!”剧烈的回响迫近了。虽然灰袍法师试图告诉自己声音变大是因为通道中的回音,可是这并不能让他颤抖的双手稳定下来,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面对一个巨人…咒术师开始怀疑今天到底是不是他的死期了。

    “该死!该死该死!到底在哪!”巫师歇斯底里的叫喊着,他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那个巨人随时可能从周围的通道里钻出来把他捏死。而这个时候,他的右脚因为激动而猛踩着走廊的地板,随着“咔哒”一声,咒鸦的身体一沉,他把一小块砖块踩入了地里。

    僵硬,咒术师的身体完全僵住了。虽然巨人的脚步声仍然在迫近,但是咒鸦却动也不动,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入眼窝。巫师并不能确定自己踩到的到底是什么,也许这是可以让他逃出生天的暗门机关,但这却也有可能会让他把脚拔出来的时候被走廊两边的射出的弩箭变成刺猬。

    顺着火焰的光亮,咒鸦可以看到远处走廊的拐角上出现了一只长满脓疮的大手,以灰塔的名义,那只手上厚重的毛发几乎快赶上他房间里的毛毯了!突然出现的大手让咒术师的脚下意识的从凹陷下去的地板中拔出来,一阵齿轮和链条转动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声音从四周的墙壁里传来,巫师谨慎的四下张望着,庆幸没有看到突然打开的射击孔或者猛然弹出来的墙壁。

    不管从通道里朝着咒鸦狂奔而来的巨人到底是敌是友,他显然都跑的太快了。虽然那只大手成功的握住了拐角处的墙壁,但是庞大的动能令巨人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而他过长的手臂也无法令他如预想的那样完成转向。随着一团庞大的黑影闪过,大手和它的主人一起冲过了对着咒鸦的路口。

    于此同时,一个铁质的类似吊篮一样的东西顺着通道的顶部放了下来。咒术师想都没想,一步跨入了吊篮。在感受到有重量之后,这个不知道多久没有启动过的吊篮又一边发出刺耳的声音,一边带着其中的法师消失在了走廊的屋顶。当吊篮停止上升之后,咒鸦能听到来自正下方传来的愤怒的嘶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