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金属教堂
    巨人的怒吼让法师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那种错失猎物的狂怒让咒鸦毫不怀疑地板下那个巨人绝对不会给他交流的机会。不过,虽然暂时摆脱了被巨人撕成碎肉的危险,他仍然对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一无所知。铁质的吊篮将咒术师带入了一片黑暗的空间里,四周的安静说明驱动吊篮的机关已经停下。

    咒鸦小心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右手食指,将这根湿润的手指略微抬起,以此来确认这片黑暗中是不是有着微弱的气流。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这里有风在吹动,很弱的风。这让咒术师可以肯定自己不会因为窒息而死,同时也给了他点起火焰的勇气。

    “啪!”跳动的火苗漂浮在巫师的掌心,咒鸦用魔法创造出的火焰虽然可以照明,却没有真实火焰的温度,换句话来说,这团火只不过是徒具外形的照明道具罢了。冰冷的光线照亮了尘封了不知道多久的房间,这间房间很大,因为穷尽光亮的尽头,咒鸦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墙壁。

    “咳咳”空气中飘荡的灰尘呛得翻出铁栏的咒术师大声咳嗽着,这声音在黑暗里不断回荡,过了好久才安静下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咒鸦疑惑着,他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地面,发现它们和之前看到的墙壁是由同一种金属铸造的,只不过比起下面通道中遍布着奇怪纹路的墙砖,这里的地板看不到任何的痕迹,就好像它们是一次性铸成的一般。

    巫师俯下身子,用空着的手抚扫开地上的灰尘,试图从地面上找到焊接的缝隙,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一下子铸造出如此巨大的金属制品,据他所知哪怕是传说中的矮人王国里以他们的神邸名字命名的大锻炉也无法做到这一点。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咒鸦更加好奇了。

    咒术师漫无目的的前进着,他可以肯定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一个生物,但是他不能保证这里没有早就设好的机关陷阱。为此,咒鸦每次落脚的时候都会先试探一下,确定了脚下的金属不会突然下陷之后才敢将体重完全放上去。这样的探索方式注定了他无法快速的走到房间的边界,不过他也不需要这么做。

    当咒鸦向前走了大概五十步的时候,火光里出现了某些东西的轮廓。起初他以为那会是堆积在地板上的货物,咒术师推测这里可能是烈锤大公的秘密仓库,但是很快,他就不得不打消这种猜测,因为在光亮中出现的东西可不是一个个堆叠在一起的箱子或者其它类似的东西。

    那是一座祷告台,和地面用同一种物质组成,并且,看起来也和地面一起铸造出来。咒鸦看到这一幕,背后已经隐隐有些泛冷了,他知道铸造了这个房间以及这座祷告台的技术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应有的范围,同时祷告台这件宗教意味明显的东西也让他意识到谁可以拥有这种堪称禁忌的技术。

    “我想还是起司更适合管这件事。”咒鸦低声自语着,在灰塔的学徒中,所有人都知道起司对于世界之外的存在有着最清楚的认识。甚至光以这一方面的知识来说,就连灰塔之主克拉克都会不时来询问起司意见,这让其他的学徒们在羡慕之余,对起司还有着轻微的忌惮。那是连他们的老师都不喜欢踏足的领域。

    可虽然嘴上抱怨着,咒术师还是没有敌得过自己的好奇心,打着火光走近了祷告台。和那些光滑的地面不同,金属制的祷告台上密布着令人头晕的繁密花纹,这些花纹在昏暗的照明下好像在流动一般,让观看者在感到敬畏的同时又难以压抑自己内心涌出的不适感。这种感觉令咒鸦确定接受从这个祷告台上发出的赞美的存在绝对不会招人喜欢。

    巫师走到祷告台的旁边,他必须不断告诉自己眼前的东西只是一块变形的金属,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中的恐惧降低到不会把他逼疯的范围。咒鸦小心的检查着祷告台的每一处,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暗格之类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本教典的话,他就有机会理解这到底是为谁而建的房间。当然,如果是起司的话,他很有可能已经从祷告台上的纹路里看出了些端倪也说不定。

    咒鸦不是起司,他精于诅咒之道,却不曾涉及世界之外的领域,那是命运无法笼罩的黑暗,恐怕就连命运之神本身都无法影响其中分毫。最终,咒术师只得摇着头离开祷告台,他没办法分辨这东西的来历。不过咒鸦也不是全无收获,一般来说,在祷告台的前面总会有神像,也许他还有机会。

    沮丧的巫师顺着祷告台面对的方向继续前进着,他手中的火焰开始慢慢的缩小,这说明房间中的通风来不及补足被消耗掉的分量。咒术师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等火焰再小一些的时候他就得考虑暂时停止照明,等气流带来更多的风。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些时间。

    “让我们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祷告台前不到二十步,果不其然咒鸦又发现了什么,而且他发现的东西极大,其边缘超出了火光能照亮的范围。神像,巫师暗自推断着,只有神像才能有这么庞大的体积。咒术师迫不及待的走到那个巨大的黑影前,将手中的火焰尽量抬高,以此来加大照明的面积。

    虽然咒鸦已经对神像可能拥有的扭曲形体有了准备,但是当光驱赶开了巨影上的黑暗时,他还是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这是一具怎样的雕像啊!

    和地板一样的金属铸造了它,但是这神像的样貌却不似任何的生灵,祷告台前祭拜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一大块被随意破坏开凿的岩石,可是这岩石中却又以精巧的手法雕刻出了无数挣扎着,看起来想要从里面逃出来的扭曲形体!咒鸦能从其中找到人类,矮人甚至精灵,不过这些形体中的大多数,还是那种没有规律,像是把各种生物随即拆开再任意组合出来的怪形。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孩子的恶梦,只不过这只应存在于恶梦中的形象实在是太过于具体了。

    咒术师手中的火焰因为惊恐而猛地胀大,接着因为供氧不足迅速熄灭。黑暗中,巫师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他的双眼直直的盯着那座神像,虽然他现在能看见的只有一团漆黑。现在他可以肯定了,这里是一座教堂,属于这座神像的教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