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蛇头人 上
    现在咒鸦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会驮着背了。眼前的蛇头人其实并没有弓起身子,他的驼背是因为这个生物的颈部比寻常的人类以及类人生物要长上很多,而这种生理结构在让它们行动起来有些头重脚轻之余,也让蛇头人最强力的武器变的更加致命,那武器就是他们嘴里的毒牙。

    “飒!”如同毒蛇吐信一样的声音从咒术师的面前响起,蛇头人头部笼罩着的灰尘虽然没有散开,可是他显然已经找到了袭击者。那和毒蛇一样构造却比任何蛇类都大的头部在黑暗中猛地朝着巫师的脖子咬去,长长的颈部骤然发力,使得他的攻击像闪电一样迅速。

    咒鸦来不及做出反应,锋利的蛇牙就已经贴上了他的脖子,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能救下自己的只有本能。巫师双眼中的魔力前所未有的强烈,他双眼中的光甚至照亮了蛇头人身后神像的大半。在这诡异雕像前,致命的毒牙轻松的撕开了人类柔软的皮肉,蛇头人能感受到牙尖传来的触觉,他等待着温热的鲜血流入自己喉咙时那种令人上瘾的畅快。

    可是他注定等不来了。蛇头上下颚的牙齿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令人心悸的响声。而咒鸦,却不知怎的朝后退出了一步的距离,这一步,就是生与死的差距。咒术师的身体这个时候才能完成反应,他的双臂下意识的护在头前,勃颈处传来的疼痛告诉巫师虽然毒牙没有刺穿他的身体,但是还是留下了伤口。

    “我可不喜欢这种亲吻。”用左手抹了一把疼痛传来的地方,咒术师故作沉稳的说道。灰塔在上,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怪异生物,黑暗中的蛇头人对于咒鸦来说完全就是陌生的存在。但即使如此,在敌人面前暴露出胆怯这种事情他还是不会去做的。

    “人…嘶…类……肉!”不可视的空间里传来扭曲难辨的低哑嘶吼,蛇头人话里的内容因为浓重的杂音影响让人难以辨认,饶是以巫师的智慧,也是一秒之后才想明白对方到底说了什么。不过话的内容需要思考,说话的语气却透着直白的噬血**,对方显然不打算和咒术师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天。

    “听着,虽然一开始是我先动的手,不过接下来我算是正当防卫。”说话是一种很好的缓解压力的方法,咒鸦的诅咒并不像其它法术那样需要咒语来完成,几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让诅咒生效,所以灰塔的学徒们都知道,他们精通于诅咒的同门在战斗的时候话总是很多。

    蛇头人可不管咒术师说了什么,他从咒鸦说话的声音判断出了对方还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于是这个怪物不顾刚才剧烈咬合带来的麻痹感,再次伸出了他致命的毒牙。而这一次巫师早有准备,一个简单的下蹲,帮助了咒鸦躲避开了这次攻击,他发现这个蛇头人似乎很钟爱攻击脖颈。

    “你似乎很想亲我的脖子?不过你最好还是先顾好你自己的!”附在双眼上的魔法令咒鸦在黑暗中辨别出了敌人的轮廓,他的诅咒于无形中降临,咒术师已经发现对方的主要攻击手段应该就是嘴里的毒牙,所以他诅咒对方颈部的肌肉抽筋。这诅咒看起来似乎没有直接咒死对方或者引来意外直接伤害对手来的强力,但更简单的诅咒也就意味着更小的代价和更快的释放速度。

    相比起起司那种完全不计后果的全力施法,咒鸦一直以精巧的作战艺术自视,而不论咒术师对魔法的理解如何,在灰塔的众多学徒中,他的作战能力一直名列前茅。就连灰塔之主都曾经赞赏过咒鸦的作战理念,并且将其称为施法者应有的战斗方法。可是今天,在这熔铁城地下深处的黑暗教堂中,咒术师引以为傲的手段出现了失误。

    蛇颈并没有如料想中的那样出现迟钝,或者说那短短不到一秒的迟钝不足以达到咒术师理想中的效果。蛇头人顺利的收回了他的脖子,而虽然不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仍然意识到咒鸦在作祟。出于谨慎,这个怪物改变了他的战术,一柄由脱落蛇牙制成的匕首,以及一张精巧的手弩出现在了蛇头人的手上。

    “看来你还有别的玩具?”巫师讽刺着对手,他能看到敌人手上的武器,不过他并不担心。毕竟他根本没打算跟对方打近身战,饶是蛇牙匕首上附有足以杀死他的毒素,也不会有机会发挥作用。至于那张手弩?咒鸦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灰塔的法师可鲜有被箭矢伤到的案例。

    蛇头人可不知道法师的能耐,只见这个怪物凭借着天生的热能感应能力,抬起手对着咒鸦就是一箭!由蛇牙制成的箭头在空气中飞动时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就好像真的有一只毒蛇正在对着对手扑过去。然而,这本应命中咒鸦胸口的一箭并没有奏效,灰色的长袍像是有灵性一样骤然飞起,长袍的布料如同爪子一样抓住了蛇牙箭,然后轻轻一卷,将箭头上的力道全部卸去,让失去了动能的箭矢自己掉到地上。

    “看,不过是玩具罢了。”毫不在意被拦下的箭矢,咒鸦的双手从身体两侧挥动着,在身前合拢,蛇头人身边的空气像是枷锁一样开始试图限制他的行动。刚才诅咒的失败让咒术师猜测对方身上有着某种可以抵消他诅咒的东西,所以他需要改变一下战术。

    “嘶!”蛇头的怪物被无形的手按住,嘴里的信子发出威胁性的嘶鸣。他的表现让咒鸦认为自己的法术已经奏效。而在巫师看不到的蛇瞳中,一抹狡黠的色彩转瞬即逝。他在误导咒术师,让对方认为魔法已经限制住了自己的行动!

    但是咒鸦可不愚蠢,诅咒的教训告诉他对这个生物的施法极有可能并不会如他所愿,虽然敌人看起来已经被控制住了,可脖子上的疼痛告诉他事情不会那么顺利。说起脖子上的痛感,咒鸦这才意识到,他脖子上的伤口似乎更疼了,比刚被咬破的时候还要疼。中毒了,这是咒术师能找到最合理的解释。仅仅只是擦破了一些外皮就会让人中毒,这要是让这个怪物咬伤一口,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别急,我们有的时间慢慢玩。”巫师说着,脚下的步伐却慢慢像相反的方向挪动,他不想离蛇头人太近。而在注意到咒术师的行动之后,蛇头人意识到对方不会上当,这个怪物发出一声嘶吼,轻易的挣脱了魔力的枷锁,朝着咒鸦再次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