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峰回路转
    当喀鲁斯将手中的武器重新收入身体里,迈过地上死相凄惨的蛇头人尸体时,灰袍法师已经站在了隧道里。魔裔看了看眼前的咒鸦,又看了看洞顶那个被他打出来的坑洞,确定里面那只乌鸦确实不见了之后,走到巫师的面前鞠了一躬。

    “现在你又让我更加羡慕你们这些法师了,因为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变成鸟,试试飞翔的感觉。”喀鲁斯说着,小心的观察着咒鸦兜帽下的表情,如果巫师对他的问候露出半分的敌意或者猜疑,他都会着手准备撤离计划。必要的时候,魔裔不排除自己会像对付蛇头人一样对付咒鸦。

    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灰袍巫师脸上的表情十分凝重,看得出来法师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到魔裔的身上。不过这也让喀鲁斯注意到了咒鸦紧闭的双眼,那双眼睛并没有因为变回人形而恢复正常。

    “那些事情待会再说。我们现在最好先把这个醒来的大家伙哄回去睡觉。”巫师说道,将脸面向吊篮的方向。

    “那是什么?某个沉睡的恶魔?还是地底的巨人?”魔裔摸着下巴问道,他从未感受过如此恐怖的气息,这些世界之外的存在,哪怕是对于一个魔裔来说还是太过于神秘了。可咒鸦却能认出这种气息,这种和起司相当接近,不过强大百倍的气息。

    “都不是,那个房间里正在醒来的东西比你说的两者还要糟糕上很多倍。”咒术师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只有这样,他才能抑制自己的颤抖。他不是起司,对付这些高位存在并不是这位巫师的拿手戏。

    “那我的建议是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管那里面醒过来的是什么,他或者她总归还需要时间才能跑到地上去不是吗?”喀鲁斯耸了耸肩,他并不想贸然和这等存在为敌,在魔裔的处世哲学里,未知和危险往往相随。

    “如果我的另一位同门在这里,他一定会为你的话而好好嘲笑你一番。不过不管他的那些蹩脚笑话,如果这东西真的完全苏醒,我们是不可能逃离祂的。整个熔铁城都不行。”咒鸦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咒术师更加用力的抓着自己的手腕,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不断的回忆着有关于这些存在的知识,试图阻止这场必然的苏醒。现在咒术师明白了,死亡并不是来自于鼠人或是蛇头人,而是来自于教堂里的东西。

    “好吧好吧,那你有什么可以起到实际作用的建议吗?因为看起来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喀鲁斯的话是有道理的,在两个说话的工夫,某些比黑暗更加深邃的东西正在顺着教堂的缺口蠕动出来,魔裔很怀疑他看到的是不是错觉,至少他希望那是。这些诡异物质让喀鲁斯不自觉的想到一座深不见底的山洞,他当然知道山洞不会扭动起来,但是那些东西确实像黑暗的洞窟一样令人畏惧。

    “血肉,或者是刚死不久的躯体,我不能确定。但是祂确实渴望着尸体上的某种东西,先把你杀死的那几个怪物放到吊篮里,这能吸引祂的注意。”咒术师命令道,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他也知道魔裔刚才一定杀死了不少蛇头人,他们的叫声太过独特以至于听过一次的人就不会再忘记。

    “这应该是我喂过最凶猛的动物。”喀鲁斯说着,将地上的蛇头人尸体拉了起来,由于这些尸体基本已经可以用“块”来作为计量单位,所以他只是把尸体一块一块扔到吊篮附近。那些顺着缺口伸出的触须好像确实受到了吸引,开始缓慢的朝着新鲜的死尸蔓延过去。

    在魔裔搬运死尸的时候,咒鸦伸出双手,用自己的方法去感知眼前的麻烦。地穴之母,他知道眼前的东西的名字。在刚看到教堂中的那座雕像时咒术师没有意识到,不过随着回忆,过去模糊的记忆很快变得清晰起来。按照书中提到的资料来看,地穴之母在高位个体中算不上强大,比起湿魂,或者血肉高塔这等存在来说完全不值一提,但当祂的对手只是一群凡人的时候,地底邪神的力量还是完全可以创造出噩梦中才会有的场景的。

    “必须想个办法。”巫师皱紧了眉头自语着。

    很快蛇头人的尸体就被全数堆到了吊篮附近,喀鲁斯仰视着巨人庞大的身体,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沉思的咒鸦,耸了耸肩再次唤出了那柄长剑,开始试着把巨人的尸体变成更加易于搬运的样子。

    “看起来你们真的是惹了了不起的东西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走廊的拐角处传了过来。烈锤大公穿着一身看起来有些紧身的重甲,右手举着一盏矿石灯,左手里倒提着一把重锤,腰上别着三根权杖,出现在了这条走廊里。

    “安德烈!可,你怎么会在这里?”魔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矮人朋友。公爵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我为什么在这里?哼,我要是不在这里,你和这个巫师恐怕就把我的城市毁了!”矮人怒气汹汹的对喀鲁斯吼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推开站在走廊中间的咒鸦,径直走向金属吊篮。他头上的头环随着靠近地穴之母的而散发出温和的光芒,而有趣的是,当矮人手中的提灯照到贪婪的吞吃着尸体的触须时,那些触须快速的朝着教堂内部缩了回去。

    “你知道祂。你在看护祂!”被推开的巫师突然激动起来,他一把抓住了矮人的衣服,对他喊道。

    “而你要是还不放开你的手,巫师,我就把你扔进那个该死的教堂里去。”烈锤大公的威胁奏效了。虽然咒鸦对于矮人的好奇令他十分兴奋,但是咒术师还是松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两步。甚至还略微低头表示了自己对于冒犯对方的歉意,这对高傲的施法者阿狸说可不多见。

    “现在,闭上你们的嘴,看着我来给你们善后。”矮人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将吊篮旁边每被吃掉的蛇头人尸体一脚踢开,脸上露出明显的厌恶表情。烈锤大公将自己的战锤一把按到地面上,两只手捧着矿灯,抬头看着吊篮正上方的缺口,口中唱起了一首奇怪的歌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