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觐见
    熔铁城复杂的地下世界中,来自地穴之母的恐怖触须随着矮人唱出的歌声缓缓稳定了下来。这些无法名状的物质像是玩累的孩子一样顺着吊篮上方的缺口返回了金属教堂之中,烈锤大公伸手一拍吊篮,机括转动的声音中,通往可怕圣堂的唯一通路就这么闭合了起来。

    “呼……”看到吊篮的底部完美的镶嵌如洞顶,矮人长出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汗水。摇晃着身体转身拿起自己的战锤。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喀鲁斯和咒鸦,沉声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巫师和魔裔互相对视了一眼(咒鸦仍闭着眼睛),他们现在发现或许二人之前都太小看这位领主大人了,对于自己城市中的隐秘,安德烈可能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喀鲁斯走到咒术师的身边,询问的碰了碰对方的肩膀,在咒鸦点头了之后,魔裔一把把巫师背到了背上,疾走两步追上前方的矮人。

    烈锤大公手中的灯火消失在走廊的拐角,这条隧道再次回归了黑暗之中,除了地上那些蛇头人和巨人的尸体碎块,没有东西能证明这里曾经有过生命的痕迹……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冰冷的雨滴因为风的关系躲过了罩在起司头上的帽檐,直接打进了灰袍法师的眼睛里。法师揉了揉眼睛,嘴里低声对这场不合时宜的降水表示抗议。他身边的同伴们多半也是如此,大战过后的苍狮王都正处于伤患遍地的状况,这场阴冷的雨会带走很多重伤战士的性命。

    “这该死的雨。”走在起司左边的铁骑士阿提克斯低声咒骂着。老骑士长倒是不在乎冰冷的水滴打进眼睛,他厚重的靴子踩到坑洼的石板路上,溅起一片水花。他的目光好像穿过了这层雨幕,看到了在简陋的营房中因为阴冷潮湿天气而痛苦的士兵们。“这该死的雨。”

    和法师左边骂骂咧咧的老骑士不同,希瑟略微低着头,在雨里沉默不语。她的眼神里除了对这场雨的厌恶之外,还有着深深的迷茫。她在到达王都之后曾经被一群湿魂,雨中游荡者,的信徒劫走,在这些信徒的口中,她得知了一些关于自己家族血统的信息,以及她被自己血脉创造者所喜爱的事实。希瑟可以肯定,即使现在她抬其头去主动让雨水滴入自己的眼睛,那些水滴也会避开。但这能力只能让她更加迷茫。

    似乎是被走在队伍最前方三人的沉默所感染,跟在起司他们身后的爱尔莎和杰克等人都只是压低了兜帽的帽檐,没有一个人开口。这支小队像是幽灵一样无声的从王都的大街小巷中穿过,朝着他们的目的地,也就是国王的城堡走去。大骑士长同意了法师的请求,愿意成为起司面见国王的引荐人,这其中少不了希瑟的劝说,可事实上,不论是阿提克斯还是起司,他们都明白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作为这个王国的统治者,苍狮的国王陛下必须要站出来了。

    “请停下!”随着城堡大门前的卫兵将手中的长戟交叉着挡在一行人面前,哪怕是雨落的声音也无法掩盖着洪亮的命令。阿提克斯抬了抬眼睛,看向喊出这一句的卫兵,老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礼而生气,相反,他很高兴在这个士兵还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王国骑士团团长,阿提克斯,请求觐见陛下。”铁骑士朝对方行了一个骑士礼,用不输于对方的声音回答道。这样的大声回应或许在别人看来有些幼稚,可它确实可以激励战士的士气。

    “陛下正在王座之厅等您,骑士长大人!您可以进入城堡,但是您身边的这几位……”士兵抬起手放到自己的胸前,大骑士长的行礼让他受宠若惊。不过荣誉归荣誉,作为卫兵,他必须保证不会有危险分子进入城堡。

    阿提克斯瞥了一眼身边的法师,发现起司现在正在好奇的打量着苍狮的王室城堡,并没有因为被阻碍进门而产生不悦。他走到那个士兵身边,低声和对方解释了几句,将起司他们描述成可靠的冒险者。卫兵队长完全相信铁骑士的话,毕竟,在这个王国里的大部分军人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

    “好了,我们进去吧。”当卫兵收回他们的武器后,通往苍狮王室城堡的厚重城门也在轰隆声中朝着两边打开,几人走入城堡之中,立刻感受到了火焰的温暖。他们踩着厚实的红色地毯,看着走廊两边和穹顶上雕刻着的关于这个王国历史的浮雕,虽然还没有见到国王,但一种无形的压力已经由此落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请跟我们来。”侍立在走廊两侧的城堡女仆轻轻行了一礼,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起司等人走向王座之厅。与此同时,其他的女仆们也为这些战士送上了干燥温暖的毛巾,用来擦拭他们潮湿的铠甲。杰克他们并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一时之间还被女仆们的举动搞的颇为尴尬。还是希瑟转头对几人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示范性的将身上湿透了的罩衫交给女仆,狼行者他们才知道该怎么做。

    穿过城堡的前厅,走上向上的阶梯,一行人为这座城堡的庄严气势所感染,就连杰克都学着铁骑士的样子,走路时将手低垂在身体两侧。和第一次见到王室城堡其他人不同,起司曾经不止一次的和自己的老师去过这个世界上比苍狮更加富强的国家,他很清楚和那些王国或者帝国相比,苍狮的城堡几乎可以算是朴素的。然而这种朴素之下隐藏的,是那些大国所不具备的干练。

    “真是一座不错的城堡。”法师如此称赞道。

    “这话你一会留给陛下说吧,他会喜欢听的。”听到起司赞赏自己国家的城堡,老骑士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自豪的笑容,他极为少见的用调侃的语气和法师说道。

    “几位,王座之厅到了,陛下正在里面等你们。”带路的女仆恭敬的弯下腰,她的身后是一扇雕刻着一只咆哮着的白色雄狮的大门。这扇门的后面,就是这个王国最高的权力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