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苍狮之王 上
    苍狮王国的国王,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在王座之厅大门打开的时候,门前没有见过这位王者的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从年龄来看,这个国王应该比铁骑士阿提克斯小一些,可是他毕竟是烈锤大公冒险时的同伴,矮人比人类悠长的寿命让这几十年的领主生活只是使安德烈的身材有些走形,那么作为人类的国王呢?

    他是否已经彻底失去了当年和伙伴们仗剑四方时的激情,变成了一个只能缩在厚重的披风里瑟瑟发抖,用阴郁的眼神和难以揣测的城府来统治这个国度的老人?又或者,国王曾经在冒险里获得过什么神奇的宝物,让他的面容不再衰老,看起来仍然是个少年,他会手里端着一杯美酒,在这混乱中以不凡的气度迎接自己的大骑士长?

    对于这位国王陛下,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猜测。苍狮虽然是一个偏僻的国都,可就是这个国家,它让洛萨,里昂甚至阿提克斯这等人物都甘愿付出自己的一切来维护。它收容了不属于龙脊山以南世界的冰霜军团,也有烈锤大公这等不会在任何其他人类王国中出现的贵族。不论苍狮王国最后会不会灭亡于这场瘟疫,它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作为这个国度的王,这个有着赫恩之名的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通往王座之厅的门彻底打开,起司等人在大骑士长的带领下走入这个大厅。法师注意到,比起那些总希望自己的王座是整个房间里唯一醒目物体的国王,苍狮之王的王座之厅显得很……温馨。当然,我不是说这里不够肃穆,不论是砖石组成的,几乎不加修饰的墙壁,还是沿着大门向内延伸的地板两侧相对而立的银色铜狮灯台,都让这个大厅里有着王室应有的庄重。

    可除此之外,王座几步外的座椅,以及座椅旁贴心的手炉,都证明这里的主人不是一个冷酷的统治者。法师看到,在王座的后方墙壁上,苍狮王国内所有贵族的家徽都有着一席之地,它们不分远近,只以封地位置作为坐标的环绕在王室的徽记旁边,象征着这个国家的统治集团。

    在这由家徽构成的地图前面,木质的巨大王座耸立与两阶台阶之上。以起司的眼力,他可以看出这个王座是直接由一棵巨大而古老的树木的木桩雕刻而成的,王座的下端自然的扩展成树根,深深的扎进王座之厅的石砖地板下面。就好像在说王座上的王会像树根一样与他的国家合为一体。

    “您在此时来见我必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阿提克斯先生。”一个声音从王座上传了下来。这声音让所有人把目光从王座之厅的装潢和布局上收回来,聚焦到那个坐在那里的身影。

    这个王国的名字真是贴切。这是第一次见到国王的人的想法。他们看到王座上的人有着银白色的头发和胡须,二者虽然经过精心的修建,可还是在显得茂盛且浓密,当它们在国王的脸上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这个人看起来确实像雄狮一样长着一圈威风的鬃毛。在这银白的毛发下,那双暗黄色的眼睛散发着王者的威严。国王的岁数由于脸上的毛发太过旺盛而无从判断,可从声音上来说,他听起来已经上了些年纪。

    “您明鉴,我的陛下。”铁骑士走到王座的台阶下,单膝跪地,低头回答道,“我带来了一些可以为苍狮解决眼下问题的勇士。”

    王座上的雄狮听了阿提克斯的话,将目光落到大骑士长身后的众人身上,当被那双眼睛凝视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刚刚吃饱的猛兽。王者在起司和希瑟身上多看了几秒,随即开口说道,“先站起来吧,阿提克斯先生。几位年轻的朋友也请找个中意的位置坐下,你们手边的炉火可以驱散雨里的寒意。另外,希瑟,能看见你在这里真好。”

    待起司等人落座,女骑士仍站在原地,她像阿提克斯那样在国王面前跪下。“请您宽恕我在这个时候抛下效忠的主人。”

    “可我并不是你效忠的那个人,希瑟女士,宽恕你的工作得等到安德烈来做。不过,我想那个矮人在看到你平安无事之后应该就不会顾得上这么多了。”王座上的人摇了摇头,他的声音里流露出了快乐的语调,显然他并不在乎希瑟的擅离职守,而就他所知女骑士和矮人公爵的关系,后者也只会在乎希瑟的安全与否。安德烈待他的骑士长就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这在矮人的老朋友和国王耳朵里可不是什么新闻了。

    “感谢您的仁慈。”希瑟说完站了起来,坐到了大骑士长的身边。

    “嗯……让我猜猜,如果我的眼睛还没有浑浊的话,你们几位应该是来自北方?我希望这场瘟疫没有波及到龙脊山的脚下。”王者对着杰克他们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感谢您的关心,陛下。就我所知我们的家乡并没有受到影响。”蒙娜作为冰霜卫士中官阶最高的士兵,站起来以手抚胸,对国王尊敬的说道。现在她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祖先会同意在名义上加入这个王国了,如果苍狮的每一代国王都像眼前的这位这么懂得尊重的话,北地人也不是不能放下他们的固执。

    “那就好。说来惭愧,我虽然肩负这个王国的全境守护者之职,可是真要说起来,我恐怕是苍狮历史上最无能的君主了。”苍狮之王的眼睛里慢慢涌上了阴郁的感情,叹了一口气,对鼠人瘟疫的无力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寝食难安。

    “我不这么认为。作为一个人类王国的国王,您和您手下的战士们令人印象深刻。”灰袍的法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以此来吸引国王的注意。

    “而您,身穿灰袍的客人。说句实话,您的出现让我觉得更加的不安。”苍狮之主看着起司,沉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