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旧日之矢 1
    跟在烈锤大公身后的两个人发现他们之前在地下迷宫中的探索在矮人熟练的引领下显得笨拙而无用,很多之前被二人忽略的道路在安德烈的脚下串成了一条捷径,不到一会的工夫,三人已经走出了令人绝望的地下世界,踏入了烈锤堡的地下室中。烈锤大公把两人带进书房,吩咐仆人为找两套合适的衣物送过来。

    “我不知道该说你们是无畏还是无脑。”矮人坐在自己的椅子里,隔着长桌看着魔裔和巫师,“不过既然你们已经看到了那些东西,我还是把该说的告诉你们吧,省的你们再去寻死。”

    咒鸦看了一眼喀鲁斯,发现对方也和他一样对烈锤大公要说的事情充满了兴趣。这两个人丝毫没有被刚才的恐怖经历吓到,不如说地穴之母的短暂刺激让他们的精神彻底的亢奋了起来。

    “哼,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烈锤大公看着桌子对面的两双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听着,你们接下来听到的东西是这个王国最大的隐秘,如果以后有人问起来,嗯,你们就说是我喝多了胡说的。”说完,这个矮人抄起桌面上的酒瓶,对着自己的嘴猛灌了一口……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烈锤领还没有出现,矮人安德烈的身材仍然健壮,而苍狮的现任国王,西格特.赫恩才刚刚从冒险中归来,继承他的王位。年轻的国王在伙伴们的安慰下从丧父的悲痛中走出来,接过了祖辈留下的王冠,他热情的邀请自己的朋友留在这个即将由他治理的土地,并允诺了自由和财富。

    可事实却是,除了因为在宴席上喝了太多酒以至于宿醉爬不起来床的矮人,国王的其他朋友们都在第二天的黎明前和他告别,或许西格特的冒险已经随着责任而结束,但是他们的还没有。王者没有再挽留他的伙伴,因为他很清楚他们是对的,相比起他这样的人类,像是喀鲁斯这样的魔裔显然才刚刚要开始自己的生活,他们在一起经历过许多冒险,至于未来,等着他伙伴们的传奇经历可能只会。

    于是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至正午,安德烈从城堡的房间里摇晃着自己剧痛的脑袋走出来的时候,矮人惊讶的发现自己被抛弃了。他不顾女佣的劝阻,闯入了王座之厅,安德烈要问问西格特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同伴们离开的消息。可是,当矮人步入大厅的时候,他愣住了。

    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有着他熟悉的脸,可是当这个冒险时的伙伴穿上象征国王身份的衣物,头上戴着王冠的时候,安德烈意识到,那已经不是他曾经认识的人了。这倒不是说西格特翻脸不认人,成为国王后就不认之前的朋友,事实上,当时年轻的国王是亲自走下王座将闯入大厅的矮人介绍给了在场的贵族和官员的。

    在大厅里的人散去后,西格特也让身边的佣人们暂时离开,留下他和朋友独处。那个时候的王座之厅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除了王座之外空无一物的房间显得空旷而压抑。

    “你应该在这里多设几把椅子。”矮人局促的看着他王座上的伙伴,说道。他没有预料到西格特之后真的在王座前增设了大量的座位供来到这里觐见他的人使用。而在当时,国王只是笑了笑,他走下自己的宝座,来到安德烈身边,一屁股坐到矮人的身边,毫不顾忌自己的衣物会不会因此变脏,就像是他们冒险时那样。

    西格特的举动令安德烈放松了下来,他也坐到地上,原本一肚子的抱怨不知怎的在看到那双黄色眼睛里的真诚时烟消云散。“我只是喝多了,你知道的,我也会离开。”矮人嘟囔着说,他怕朋友误会了他的选择而失望。

    新登基的国王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态,就像他的伙伴了解他一样,西格特也了解矮人的意思。“他们没有出发多久,我让人给你找一匹快马,沿着大路走你应该能追上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王座之厅的门被打开了,进入大厅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担任了王国骑士团大骑士长之职的阿提克斯。“陛下,”铁骑士当时的样子与年老时没有太大区别,硬要说的话应该就是脸上的皱纹少了很多,脸上的胡子也还没有留起来,只有嘴上面有着一撇黑色的胡须。“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您。”骑士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阿提克斯并没有因为国王坐在地面上而惊讶,他是看着西格特长大的。

    “情况有多糟?”西格特抬头问道,他没有问骑士长发生了什么,铁骑士会不遵守礼仪闯入王座之厅,这种情况意味着王国内必然有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草原人。”这是苍狮人对于来自西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的称呼,“他们大量出现在西境,甚至一度侵扰到萨隆伯爵领。”

    “让就近的领主去解决,如果需要就请您亲自带着骑士团前往,黑山伯爵应该也可以帮忙。现在是秋天,他们待不了多久就会撤退。”国王想也不想的说道,游牧民作为苍狮最为熟悉的敌人,应对他们的办法早在西格特出发冒险之前就已经了然于心。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就不会这么粗鲁的来打断您了,陛下。”阿提克斯低头说道,虽然他的语气极为恭敬,但是话语中颇有几分苛责的意味,骑士长认为国王的反应太过于随意了。

    “哦?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铁骑士都顾不上礼仪呢?”铁骑士的话令年轻的王者来了兴趣,他从地上站起来,刚从冒险中归来的国王还没有习惯久坐在冰冷的王座上。

    阿提克斯注意到了西格特眼睛里的兴奋,并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国王如果太过喜欢身先士卒可不是好事。不过,老骑士也不是不能理解西格特身上的那股激情。他才刚回来,需要慢慢适应自己的新身份。阿提克斯想到。

    “黑山伯爵已经行动了,可是他同时也在战报中提到,在游牧民的军队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家伙。他们造成了我**队严重的伤亡。”

    “听起来得有人查查那些家伙的来头对吗?”西格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同时在他注意到铁骑士脸上的反对意味时立刻补充说,“而且,我想没什么比新国王亲临战场更能鼓舞士气的了,对吧?”

    阿提克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最终还是无法找到理由说服国王,他叹了一口气,“如果您坚持的话,陛下。”

    国王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他转头看向自己的朋友,“最后再陪我去完成一次冒险?”

    “当然,人类。虽然你现在做了国王,但是你最好的骑士也不会比矮人更有力!”安德烈双拳在起自己胸前狠狠一撞,做了一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